賀川豐彥的見證之話 (1921年12月22日 )

 

首頁Home / 日文文章 / 日人列傳總檔  / 本土信徒總檔  / 宣教師人物總檔 / 外國神父修女列傳總檔/Google Search 網內搜尋

賀川豊彦 (Kagawa Toyohiko, 1888-1960) 1921年12月22日 寫於 神戶貧民窟,李廷樞 2014年4月27日漢譯。  

受傷的靈魂耶穌穌的話是恩典的膏薬。其溫泉如給人心之溫暖,如噴水給與能力。在解放之日子裏耶穌的愛是感激之源泉,是遇難者之象徵。然後耶穌教育我們神是至聖,最強的的能力者。
耶穌親自是神的記號,即是話。並藉著耶穌神才向人帶有發言權。耶穌是道,是不是行動,是生命,是安慰者。
耶穌對我是無比可親可愛形象。我在阿波的德島黒暗之生活裏,初體驗山上寶訓的意義時。讓我躍動迎接它在我心胸懐裏。
我要接納成為教徒必須要有相當的覺悟。我爲要購買35錢的聖經很費苦心。即是我是個很貧窮者。我是不得准許到教會的人。因為所有的親戚都反對我成為耶穌的學徒。
阿波的吉野川流域,自從舊幕時代有了許多富裕自豪宅。然後其許多豪家大都有血縁。家父(賀川純一) 之家是其豪家之一。我自5歲到11歲在一起在吉野川流域,有大藍寢床之家培育。可是從明治的中途,阿波的吉野川流域的豪族之間,不知何故蔓延淫蕩氣風之流行病。在我鄉村附近大富豪農民的塗白壁庫,在我眼前中有無數之倒下。所有都是為道德的腐敗氣分所䝉蔽。那麼美麗的吉野川澄清的青水,也不能再使人心澄清過來。
我自初期就是個悲哀之子。我自11歲就認真每天到禪寺,素讀孟子。可是得純潔的盼望在我胸懷,是不能發育。
在我疑視我的周圍的腐㾱氣分之時,要成為潔淨心者,覺得完全無望。為此被黑暗之能力所壓住,繼續過著寂寞的生活。耶穌的學徒,也不能讓我徹底発見耶穌的生活。為此到我15歲時尚不知道耶穌至大的愛。
可是從參加羅根先生(Charles A. Logan) 的英語聖經研究會,藉著背誦路加福音山上的寶訓,讓我的心眼再次醒悟出世界。
我為何立即知道我的周圍的頹廢,那是因為沒有「神」。偶像的統治之黑暗是過於無知。然而我也沒有打破的膽量。可是我有了美國宣教師的引導與愛 加上之時我的心胸躍動。至今羅根先生與馬雅斯先生(Harry W. Myers) 如我的雙親,我也是��他們的兒子,不管何時,以愛心仁慈對待我,而藉著他們讓我看見耶穌。然後我充分瞭解耶穌之道路。
阿波之山與河在我復活了。然後使我成為復活之子。
我的一生開始於,最裂隙德島之天空,教導我「仁愛」。那是最美麗的東西。愛是無比之美,在此大自然之下能相愛即更加美好。 在年青時可相愛即是最高的喜歡。
我從耶穌的十字架発見人所有的奧密
我自十五歲幼小時到三十四歲的今日,得耶穌不變之愛所保護,將其恩典日過一曰深濃體驗。當被惡漢毆打之時,或醉漢侮辱之時,在街道接淫婦之時,耶穌經常堅固我,讓我時常保持潔淨。
貧窮變成不貧,寂寞變成不寂寞,在未決監裏或喀血之時,臨死亡之時耶穌的愛蘞都讓我埾強。
我經常忘記耶穌是猶太人。他的今曰豈不能是還活著我的朋友!他是最真實的人,豈不是比人Lev,Tolstoi更靠近我的人!我藉著耶穌得到無數之朋友,在貧窮人之中,或在勞動者之中得到無數之愛人。也藉著耶穌得好妻子,也藉著耶穌得到最好的親友。學問,書籍,任何東西耶穌都給我。雖然我差不多都沒有為耶穌做甚麼事之感覺,可是耶穌卻將一切給與我。
然後將對耶穌所得之體驗,各方面的人要求要聴,我才逑說。在東京,大阪,神戶,在堺都說同樣之事。然後尚有許多人還想要聽。
為此後來我的至好朋友們要求成書。其中有如兄弟的伏見教會牧師吉田源治郎先生將我的談話全部筆記下來,這的磪是我的光榮。吉田先生已經將我的書籍筆記為三冊。吉田先生將此一年完全為我犠牲了。所以我不知道要怎樣感謝吉田先生,但若有必要留下於世上即可留下卻是好事吧!為此我也很樂意的送出「耶穌的宗教與其真理」。
我的一切都交託於神。此後的爭戰也完全也交給神。颱風阿,來吧 。Τsunami來吧!。我要超越過一切,堅定的擁抱在耶穌的胸懷裏。
我絕不離開耶穌,他是我的棟樑!我的船長!我要依照他的命令駕駛船。暴風雨來吧!帆或舵將破裂吧!耶穌不攺變愛我所以我不擔心。
親愛的人阿,生在日本之土地的人們,儘可能在耶穌愛之一中,迎望太陽的日子必來臨。
春天從黑土裏復生越過雪,踏過霜,要準備復活。受傷的心靈都要注視耶穌。最後一切萬物要看見換新的日子是不遠了。
我在我還活之日子裏不能看見,但一切的勝利知道都在耶穌。真實的!精確的---。
1921年12月22日 筆者賀川豊彦。 於 神戶貧民窟
4/27/14 Thomas Lee 譯  

 首頁Home/ 本土信徒總檔 / 教會史話總 / 宣教師人物總檔 / 外國神父修女列傳 / 日人列傳總檔 / 原住民信徒 /  諸家論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