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該遺忘的稻垣籐兵衛

 

首頁Home / 日文文章 / 日人列傳總檔  / 本土信徒總檔  / 宣教師人物總檔 / 外國神父修女列傳總檔/Google Search 網內搜尋

 

劉峰松撰 《兩個不該遺忘的日本人》之一 《台灣教會公報》 3123期 2012年1月2-8日 p.23
題:稻垣籐兵衛(1892~1955)日本兵庫縣人 井上伊之助之友,霧社事件後為台灣人發聲  

1914年同志社大學畢業後,稻垣籐兵衛志願到新竹角板山擔任山地警察,與在當地從事醫療傳道的井上伊之助結成莫逆之交;1916年辭去山地警察職 務,在台北大稻埕六館街(今南京西路、西寧北路交界處)成立「人類之家」,附設稻江義塾,教育附近貧苦失學子弟,台灣早期畫家洪瑞麟曾在該義塾就讀,並受 其人道主義薰陶。1922年稻垣在艋舺風化區散發「給被虐的姊妹」傳單,鼓勵娼妓從良;1925年在嘉義「竹林事件」中,又為農民撰寫訴願書,準備向來台 視察的秩父宮殿下(裕仁胞弟)陳情,為農民權益與台灣總督府及三菱會社周旋將近1年;1927年發行《非台灣月刊》,宣稱:「我們是愛台灣,但是所愛的台 灣不是為我們自己愛的,是為台灣愛的,且我們是超越台灣而愛台灣的。所謂超越台灣而愛台灣是什麼意思呢?是說為世界與人類而愛台灣的意思。」同年7月又與 周合源等組成「孤魂聯盟」,以研究、宣傳無政府主義,謀求無產階級解放為目的。

1930年發生霧社事件,他竟發表感想:「此次蕃人的暴行,用一句話來說明,那就是這事件是神明給與的警戒。生蕃人不是可以永遠欺騙的,他們也隨著 歲月在進步,了解各種各樣的事情,所以不能再騙下去了。有人說會發生此一事件是缺乏精通蕃人各項事情者所致,其實就是有這方面的人員,他們還是會起事的。 這一事件是人心流於苟安、姑息的結果,它催促當局者要加以反省。」【註1】

身為一個日本人,在當時講「所以不能再騙下去了」「它催促當局者要加以反省」很容易嗎?實際上的情形是,全台日本人也只有他一個人這樣講。試想:事 件中日本人被殺於先,也死了不少婦孺,他沒站在日本人立場講話,反而替對方講話,並嚴詞指責當局,這個人要有多大的勇氣呀!他不是發���了嗎?

果不其然,當時在台灣的日本人都把他當作叛徒,對他十分敵視。台灣總督府編的《警察沿革志》,貶其為「個性偏狹」,而一位叫岩本秋心的日本人,甚至 出版專書《解剖せる稻藤》,抨擊他是危險人物和偽善者。

關於稻垣的下落,據獲知其逝世消息的好友井上伊之助在悼念文上說:「1947年被勒令強制遣送歸國,在最後的一艘遣送船上,至佐世保登陸之10天之 間,我們一起在木板間中起居、交談。那時候他也帶著一個毫無依靠的婦人回來(按為出身千葉縣的娼妓),背著大背袋,在離搭火車約有2公里的路上,一邊慢慢 等著那軟弱的女人;走在田畦上的那個樣子,至今仍浮現在我眼前。」並說:「他比我小3歲,一輩子未曾結婚,大概連個葬禮也沒有吧!為了可憐的台灣人,一直 過著40年的犧牲生活。我們彼此是同志,我很了解他的心情。他的一生比小說更曲折,在他一生的最後一頁,我謹以他的朋友身分寫了這些,希望能遺留下來。」 【註2】

顯然稻垣像當時大多數的日本人,不論功過都被台灣人遺忘了,頂多尋回一些蛛絲馬跡。

【註1】見台灣文獻館典藏「專賣局檔案」第12174卷,陳文 添譯

【註2】見《上帝在編織》,井上伊之助著,石井玲子 譯,1997年,人光出版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