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住民醫療服務之父—井上伊之助的故事

 

首頁Home / 日文文章 / 日人列傳總檔  / 本土信徒總檔  / 宣教師人物總檔 / 外國神父修女列傳總檔/Google Search 網內搜尋

盧俊義撰 《自由時報》2004年6月27日 p.15;《台灣之愛》III p.95-99

按:井上伊之助(1882–1966),日本高知縣人,1911年為報「殺父之仇」,而來臺從事原住民醫療,1947年4月返回日本。


「我要替父親報仇!」這句話是一位日本人名叫「井上伊之助」說的。

時間是發生在1906年7月31日,當時有一日本賀田樟腦株式會社採取組的技術員名叫「井上」的,因為到花蓮秀林鄉佳民村出差,不知是何原因被太魯閣族的原住民殺死。

消息傳回到日本時,他的兒子「井上伊之助」原本是神學院的畢業生,剛好正在參加一場日本基督教會舉辦的靈修會,當他聽到父親被台灣原住民殺死的消息之後,心中非常悲憤,一直問說為甚麼會這樣?也很激動地表示一定要去台灣替父親「報仇」!

說 也奇怪,那次的靈修會演講者正在講解聖經信息「要愛你們的仇敵」(參考馬太福音五: 44),隨即他腦海中想起了耶穌所說的話:「兩隻麻雀固然用一個銅錢就買得到,但是你們的天父若不許可,一隻也不會掉在地上。」(馬太福音十:29)使他 猛然醒悟過來,認為父親的死,必定有上帝的旨意。就在此時,耳邊聽到一絲輕微的聲音告訴他:「最好的報復方式,就是用愛勝過惡。」(參考羅馬書十 二:21)他終於明白聖經的教訓:生命中最大的力量就是愛,也只有愛才能改變人,並不是軍事武器,也不是政治勢力,而是愛!因為只有愛,才能使人與人之間 的仇恨消弭、平息。於是,他決定要到台灣來傳耶穌福音的愛給原住民聽。

「我要替父親報仇!」這句話是一位日本人名叫「井上伊之助」說的。

時間是發生在1906年7月31日,當時有一日本賀田樟腦株式會社採取組的技術員名叫「井上」的,因為到花蓮秀林鄉佳民村出差,不知是何原因被太魯閣族的原住民殺死。

消息傳回到日本時,他的兒子「井上伊之助」原本是神學院的畢業生,剛好正在參加一場日本基督教會舉辦的靈修會,當他聽到父親被台灣原住民殺死的消息之後,心中非常悲憤,一直問說為甚麼會這樣?也很激動地表示一定要去台灣替父親「報仇」!

說 也奇怪,那次的靈修會演講者正在講解聖經信息「要愛你們的仇敵」(參考馬太福音五: 44),隨即他腦海中想起了耶穌所說的話:「兩隻麻雀固然用一個銅錢就買得到,但是你們的天父若不許可,一隻也不會掉在地上。」(馬太福音十:29)使他 猛然醒悟過來,認為父親的死,必定有上帝的旨意。就在此時,耳邊聽到一絲輕微的聲音告訴他:「最好的報復方式,就是用愛勝過惡。」(參考羅馬書十 二:21)他終於明白聖經的教訓:生命中最大的力量就是愛,也只有愛才能改變人,並不是軍事武器,也不是政治勢力,而是愛!因為只有愛,才能使人與人之間 的仇恨消弭、平息。於是,他決定要到台灣來傳耶穌福音的愛給原住民聽。

由於當時日本 政府的「理蕃政策」,正在有計畫地要將原住民的宗教信仰全部「神道化」,因此禁止任何傳道者進入原住民部落傳福音。井上伊之助知道這種限制之後,就進入醫 學院讀書。1911年8月,他終於通過醫師許可證,並隨即在同年10月16日來台灣,且獲得准許進入原住民社區從事醫療工作。其實他真正的目的是要用醫療服 務來傳耶穌的福音給原住民,他說這是最好的「報仇」方式。不是用仇恨,而是用真心的愛來回應原住民殺死他父親的悲痛。

就 這樣,他的足跡遍佈羅東、花蓮、桃園、新竹、南投霧社等原住民部落,長達35年之久。他在走過的部落裏設立醫療站,醫治原住民身體的疾病,並同時傳福音給他們,滋潤他們的心靈。也因為這樣,井上伊之助後來就被原住民稱之為「台灣原住民醫療之父」,他也是傳福音給台灣原住民的先驅。

1945年,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他決定要繼續留在台灣傳福音給原住民,並且為要讓原住民得到更好的醫療照護,他甚至改名為「高天命」,向當時國民 黨政府派來台灣的長官公署申請留下來,並且獲得准許。他這樣做的原因,就是在表明他要用生命的代價,贖回原住民殺死他父親的罪,也同時用這種方式對原住民 見證上帝在耶穌基督裏對他的愛。非常可惜的是在1947年發生二二八事件後,他被迫強制遣送回日本。

我 們的社會有恨,因為我們從小就被教育要恨,而且是恨我們連看都沒有看過的共產黨,結果這種莫名其妙的恨在解嚴之後,反而在我們社會的每個角落裏滋生蔓延。 也因為這樣,在我們的教育中幾乎沒有愛、真實的生命之愛。於是,我們看到在國會殿堂中充斥著恨,那些可以上鏡頭的消息幾乎都是與恨有關,表演的立委心中有恨,看新聞的民眾則是越看越恨,恨他們老是不論國政,也鮮少有寬恕、赦免的行動出現在我們生活的新聞裏。特別是在某些選舉中,透過政治人物的炒作、新聞媒體的加料,使得這種原本隱藏在心底深處的恨,多到四溢外流,甚至有些家庭、親朋好友也突然莫名地疏遠了!更荒謬的,就是這種選舉的恨也瀰漫在基督教會裏面,在一個原本都是在講寬恕、赦免、接納之愛的基督團契裏,竟然也彼此相恨起來,而不是遵行耶穌教訓的彼此相愛,這可真是悲哀啊!

真實的愛,是生命的愛,這種愛是無價的。因為這樣的愛是「無利可圖」的,而是只有犧牲與奉獻,唯有的就是寬恕、接納,和憐憫。井上伊之助醫師對原住民的愛 就是這樣,他用更多的愛來包容、赦免對方,這種方式才正是我們社會所欠缺而需要學習的功課。

 

 

 首頁Home/ 本土信徒總檔 / 教會史話總 / 宣教師人物總檔 / 外國神父修女列傳 / 日人列傳總檔 / 原住民信徒 /  諸家論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