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偕的家世、幼年與童年

 

 

郭和烈撰《偕叡理牧師傳》(1971年12月31日刊)第3章第1節 p.38-45

我們要詳細地知道偕叡理牧師的傳記,必需先要關心他的家世、幼年與童年的事情,因為一個人的為人都與之有很大的關係。台灣基督長老教會北部教會的開拓者就是偕叡理牧師(Rev. George Leslie Mackay,生於公元1844年3月21日,卒於公元1901年6月2日)。這姓名是台語音譯的,因為中國人的「姓」,通常是一個字,「名字」是兩個字,所以台語音才不譯為「馬偕叡士理」。他是一位聞名的宣教師,所以有人僅稱他「偕牧師」或「馬偕牧師」。於公元1880年加拿大安他利哦省夫倫低拿克縣的主要都市金斯頓(Kingston, Frontenac County, Ontario),有一所盔因大學(Queens University)贈與他神學博士學位之後,有人稱他為「偕博士」或「馬偕博士」。因他非常的偉大聞名,所以在台灣有人於口頭上乾脆叫他「馬偕」。
偕牧師的雙親是蘇格蘭的高地人(註:蘇格蘭的高地是指蘇格蘭的北部),其父親名叫馬該.喬治(George Mackay),母親名叫莎熱蘭.黑蘭(Helen Sutherland)。他們住在蘇格蘭北部莎熱蘭州(Sutherlandshire)約東海岸,多爾諾喝(Dornoch)向西入山中不遠的地方吧。因為他在蘇格蘭的愛丁堡大學結束功課之後,往訪他祖先的鄉土莎熱蘭州的時候,大部分的時間都消閒在多爾諾喝或附近的地方,如Tain, Golspie, Rogart, 的地方,這些地方都在莎熱蘭州的東海岸地帶,而且他接到加拿大長老會國外宣道會的信件時,就離開莎熱蘭州窄葉越橘的丘地(the heathery hills)註1。
他的雙親是在峽谷耕作的小農戶。於公元1811年至1820年間,莎熱蘭州的公爵因為要養羊圖利,命令土地代理人們,驅逐在峽谷耕作的小農民全部離開他們長久所開墾的土地,往西海岸的石頭地去工作過活。據說,世界上沒有一個地方驅逐小農戶如莎熱蘭州的土地代理人那麼兇惡處理這種事件。依照偕牧師所說的,「小農戶被驅逐的時候,村莊被毀壞,禮拜堂被褻瀆,墳墓被侵害。」註2
關于這種全部掃除小農戶的事件,有一樁譏刺的軼事如下:有一小農戶接到驅逐的恐嚇,往見牧師,求其意見。牧師告訴他回去禱告上帝。兩星期之後,那個小農戶回來,很高與地對牧師說:「呀,那個狗奴才!」
「怎麼那樣說呢?」,牧師問。
那小農戶答道:「那土地代理人死了—」註3。
當時地主因要養羊圖利,全部驅逐小農戶所用的手段非常的兇惡無理,不但沒有補貼,反而不容小農戶遲遲躊躇,即刻放火燒農戶的房屋(註4)。這是最可憎可忿的手段。
這件發生於公元1811年至1820年的蘇格蘭北部莎熱蘭州總驅逐人民的事件在歷史上叫做莎熱蘭不名譽的掃除。(The infamous Sutherland Clearance)因被迫往西海岸石頭地的農民無法生活的,所以於公元1820年,由蘇格蘭北部另一位馬該博士(W. A. Mackay)的雙親首次渡過大西洋往加拿大安他利哦省的南部,很偏僻的若拉村開墾土地,砍樹、造道路、建築禮拜堂,使蠻荒偏僻的地方變成美麗安適的樂土。嗣後從蘇格蘭北部的農民繼續移住若拉村從事開墾。
偕牧師的雙親是於公元1830年才從蘇格蘭莎熱蘭的東部移住加拿大安他利哦省的南部若拉村。當時若拉村的移民們,都體格強壯。據北部台灣長老教會明有德牧師(Rev. Hugh Mac Millan公元1924年—1960年來台)說,其家鄉離若拉村不遠,常常聽過若拉村人誇口他們三件有名的事件。其中之一就是若拉村出產世界拔河比賽最強的選手(註5)。他們虔誠地敬畏上帝,以聖經教養子女,遵守安息日,依上帝所賜給他們的良心而行事。  
偕牧師於1844年3月21日出生於這樣地方美麗,人民和藹,且有一所講上帝的話的禮拜堂的若拉村。他是家中六個孩子的么兒,生長於虔誠地敬畏上帝的家庭。適逢他出生那年是加拿大蘇格蘭教會分裂之年。在蘇格蘭,於公元1690年己接受加爾文主義(Calvinism)的長老教會為國教。可是教職者的任免權還屬於貴族與大地主,偕牧師出生的一年前,在蘇格蘭有一位牧師名叫查麥士.多馬(Thomas Chalmers 1780-1847),反對蘇格蘭國教會的教職者任免權屬於貴族及大地主,而主張教職者任免權該歸於教會員的選舉,並由教會總會1200名教職者中,率領和他共其鳴的約470名教職者脫離國家教會,另組織蘇格蘭自由教會,以熱情與確信建設教會,推廣教育,實行教職者的互助,並派遣宣教師往國內外去佈教(註6)。查麥士是加爾文主義的衛理公會創辦者。因為他一方面看到當時蘇格蘭教會由制度、儀式和神學而成為硬化狀態,另一方面由啟蒙主義的感化,信徒對教會無關心,又道德墮落,因此,效法衛理公會組織小團體,重祈禱、查經、靈修、傳道、互助和服務來補足當時教會的缺陷。這種運動於一年後自蘇格蘭影響至加拿大的若拉村教會牧師馬肯基(Rev. Donald Mackenzie)加入蘇格蘭自由教會。偕牧師兒童時代和其雙親在這種自由教會裹禮拜。雖然當時教會裹還沒有主日學和青少年團契的創辦,可是他在家庭裡,於母親的膝上受聖經及衛斯敏斯德信仰小問答的教育。可見偕牧師在童年時代是受過加爾文主義及衛斯理主義的影響頗多。他在童年時代對至高上的神要用平安和恩典來救人,降生為人,生在極卑微的馬槽裡,名叫耶穌這故事,獲得深刻的印象。他說,他在其母親膝上屢次聽她唱這層故事的聖歌,其開始如下:
「夜間在伯利琲疑m野堙A當卑微的牧者看守羊群。」(While humble shepherds Watched their flocks)(註7)。這首聖歌現在採納在台灣基督長老教會聖詩第87首。
他將近10歲的時侯,頭一次開始想要做個宣教師,這與其母親的信仰培養和若拉村的自由教會內的衛斯理主義(敬虔派主義)不無關係。
北部台灣基督長老教會設教已有一百年的歷史了。回憶偕牧師將近10歲時,就想要做個宣教師,我們如何感想呢?今日台灣一般青少年許多問題,使人大傷腦筋,可是教會青少年又是如何?兒童在家庭裡或在教會裡受端正的信仰和敬虔生活的培養如何的重要呀!又加爾文主講長老會神學是我們教會的誇口,可惜的很,我們開小會、中會、大會時,常被誤會是開着小花(Hoe)、中花、大花(註:「花」的台語音與「會」的台灣音「Hōe」,聽來是差不多,但其意即亂也。)例如有一個中會常委會與教會某一機關董事長,對總會常委會依教會憲法規則所發出的通知置之不聞,並且對合法應該舉行牧師就任典禮的中會之抗譏或讓步而妥協的建議也不聽,擅自舉行牧師就任典禮,使當日的典禮變成非常的委曲且尷尬。參加觀禮的會衆中一部分較敏感的人,看見合法主持典禮的中會常委都臨場而沒有主持典禮,覺得莫明奇妙。總會權威受蔑視,教會憲法規則被踐踏,可是嗣後總會記錄上僅記一筆,叫合法的中會對不合法的中會譴責其不合法的行為而已,對其不合法行為的責任毫無影響。以後這種爭權奪利的行為不再發生才怪呢!教會神學是研究及宣揚上帝的話之學問,若不以上帝的話為我們的良心,誇口我們是加爾文主義長老教會有何益處?敬虔而熱情地志願要做宣教師的偕牧師是從若拉村的加拿大自由教會而產生出來的,他們的加爾文主義長老會有衛理公會信仰復興的精神與動力。據宣教師明有德牧師(Rev. Hdgh MacMillan)說,若拉村民常誇口他們三樁有名的事件。其中之一是若拉村產生許多青年人入神學校做牧師,其二是有一位年青人往台灣的淡水地方為外國宣教師(意指偕牧師)(註8)。依照偕牧師本身於公元1895年回憶說,「在那所『古老的木造教堂』裹做過禮拜的信徒家中,至少有38個年青人出去做長老教會宣教的先驅者。」(註9 )
若拉村原來是蘇格蘭北部地方的移民,屬克勒得(Celt)人,其特質勇敢、堅忍和熱情,信奉耶穌基督以後,心靈充滿虔誠,遵守上帝的話為其良心行事。他們在若拉村的自由教會接觸着衛理公會信仰復興的精神,才有上述的好成績的表現。這是台灣長老教會,即台灣的老教會,於迎接北部設教百週年之際,所需要的好教訓。
偕牧師大約3、4歲的時候,在心靈上就受了英國長老教會派往中國大陸為宣教師的賓威廉牧師(Rev. William C. Burns)的影響。偕牧師自己說:「賓威廉在旅行加拿大各地時,也到過武得斯多克(Woodstock)和若拉(Zorra),灌入了一種新思潮於當時宗教生活的潮流中。他的名聲在我國裹很受珍重,他有些精神感動了我幼小的心靈。」(註10。當時的英國長老教會多少也受過衛斯理兄弟(John Wesley l703-1791, Charles Wesley l707-1785)與其他敬虔主義派的信仰復興運動的影響,因此一方面努力於表現新教福音主義的本質,另一方面派宣教師往國內外佈教,並努力於實行教會的民衆化或代議政治化。若拉村民原來是蘇格蘭長老教會的信徒,來若拉村再受着敬虔主義的信仰復興運動的感化,加入自由教會,現在又聽着賓威廉牧師的講演,親眼看到國外宣教師的熱情與犧牲構神,無不大歡迎他。當時才3、4歲的偕牧師的小心靈接觸着這位國外宣教的英雄無不受大感動了。因此,當他讀着或聽着馬可福音16章15節主耶穌的命令:「你們往普天下去,傅福音給萬民聽。」的時候,雖未達到10歲,就想要做個國外宣教師。
註1 From Far Formosa, by G. L. Mackay, 1896, P. 22.
註2 Ibid. op. cit. P. 14.
註3 National Geograpic, by The National Geograpic Society, vol 133. no. 3, P. 433, P. 429; Encyclopaedia Britanica, vol. 21, 1959, P. 624.
註4 齋藤勇編,マツカイ博士の業蹟,昭和14年,104頁,明有德牧師作。
註5 鄉司慥爾,基督教史,昭和7年,414-416頁。
註6 G. L. Mackay, op. cit.P. 16.
註7 齋藤勇編,op. cit.P. 104.
註8 G. L. Mackay, op. cit.P. l5.
註9 Ibid. P. l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