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憶恩師

 

 

 陳清義述 李廷樞譯

譯自齋藤勇編《マツカイ博士の業蹟》1939年,p.137-141 原題:「恩師の思ひ出」。


 
我16歲的時候進學於牛津學堂。在學約二年後,因為馬偕博士要休假回加拿大,為此學校停課。又當馬偕博士回臺時,臺灣已經是歸属於日本的領有地(中日戰爭中他歸國中)。馬偕博士回臺後,我陪伴公子(George William Mackay)偕叡廉到香港(公子入學香港中學,我另去學英語),一年後我個人回淡水。然後由馬偕博士任命為淡水教會的傳道師。(我的前任者是莊天能)他被博士之派命,每日在他家整理北部全體教會的户籍)。依照博士所交代整理各教會簿冊分為二冊,即是成人部與小兒部。其他也幫助博士的書信,各教會指導通信(當時柯維思也幫助同樣的事務)。 此間五年,當博士到牛津学堂講課時,我們也隨去聽課。到禮拜天就事奉於教會。
博士朝上早起,到夜晚終日在多忙中。全教會一切的事務,(外國,島內的書信,每月一次召集牧師長老,開教會事務會議,每拜六巡廻各教會,拜一才回來。當時完全都是走路)並為牛津學堂也要授課的忙碌。
博士自已打鐘招集授課,學生聽鐘声才出來上課。神學,地理(聖經上)天文,地質,物理,植物,動物,鑛物,解剖,(例如為要說明人體之肺臟,從街上購買豬肺解剖),每天從12時就帶學生到偕医舘(今淡水教會旁邊)去實驗。所以當時的傳道師都明白一般的医術。當時的北部臺灣都使用漢藥,惟有這堣~有使用西洋医術。所以當時的傳道師赴任時,都給他們携帶些主要的藥物。
博士在加拿大就有医師的執照。他善於拔牙,在所傳道的地方常有拔牙。博士所有旅行都携帶牙科用具,最初的一副送給家父陳榮輝(因博士另購買新的一副),我也曾使用過這些器具給許多人拔牙。當時曾經有人從香港前來,求博士拔牙。博士最初回加拿大時,購買二個懷中錶,一個給嚴清華,一個給陳榮輝。對將要赴任的傳道師給與臺灣連翹和夾竹桃,種在教會的周圍,為此至今各處教會可得見。(此前臺灣沒有這種的植物)。
當時的臺灣沒有洋装店,鞋店,所以當博士要製夏天衣服時,即解古衣服而照樣裁剪新布縫製,這些主要都由家母所作。博士常用的帽子是中國帽,旅行用的是Helmet。 鞋都是從香港訂購,洋食品也是從香港得到。以前是沒有汽車,所以先搭小蒸氣船到大稻埕,後改以人力車到艋舺。博士常用住宿的旁間,即是我現在的旁間。當時從大稻埕到艋舺之間,是用石頭鋪成精美的道路,對人力車交通是很方便。他以艋舺為中心,對地方教會的傳道或教會的巡廻。有時住宿此地好幾天。
在授課中星期一去,到星期六才回來,聖誔或其他休息日都在艋舺。但博士不喜歡12月25日為聖誔節,因為聖經上都沒有記載,也沒有人知道基督誔生在何日。博士曾經在授課中如此說,猶太人帶羊上山是4月到10月之間,於11月才和羊一起下山,天使看為牧者在12月,此点看來是很不合適的。但是對兒童的問答或聖經聖詩的背誦,都在另日舉行贈送各種的獎品賞品。即是當然也有主日學校的會,只不舉行在所謂Christmas的當天。(在艋舺教會未曾舉行12月25日為主日學的慶祝會,却在1月1日才作慶祝會)博士在生中,北部教會聖誔節沒有在12月25日舉行過。
我20歲成為淡水的傳道師時是獨身,到23歲淡水在任中與博士的長女媽連結婚,柯維思與次女以利結婚。結婚式是(1899年)3月9日在馬偕博士住宅的一室(今之食堂)在吳威廉牧師司儀中舉行。當日嚴牧師和附近的傳道師都聚集(家父已经去世)。眾人就席後博士兩手牽二個女兒出來,交在已經站在該處的二人(我與柯維思)每各一組並立,博士站存司儀者和新郎和新娘中間。式後嚴(清華)牧師為中心,傳道師共同慶祝,贈送中國包盒各一個,給我們兩組(盒堣漲釵U種物品)。博士該夜以相當豊盛的中國料理宴請参會者。
此婚姻是家父在生中,從家父聽到此事,即是博士所表達此意志。家父卻在結婚的一年前去世。柯氏大概也如此。博士終身為了臺灣傳道的心志,已經娶了臺灣婦人,也為自已的女兒的同伴,從自已學生中選了二人嫁給他們,也是根基同樣的理由。婚後二年博士昇天了。他死後我就轉任艋舺教會。馬偕博士夫人,是由加拿大教會特建贈與的住宅(現在領事舘堛漱G階樓)移住。柯維思是與次女是與博士夫人一起住。柯氏也在牛津學堂教學,聖經,地理,唱歌等。
我們結婚後約一年後博士咽喉生腫物、前往香港治療時,為其看護我和柯氏為陪伴。當時我在淡水教會時博士臨急表明,你們也要跟我去,明天要出帆,所以該夜緊急準備。生腫物後二年(1901年6月2日)博士就去世。加拿大教會聽見博士的生病,趕緊派遣駐在中國河南省,同長老教會的派遣医師McClure氏到淡水。博士葬式行列時,柩前先導四人,是吳威廉氏,McClure氏,嚴清華,河合龜輔氏。抬柩者是由傳道師和長老。親族,執事,信徒後随之。葬式在牛津學堂,由吳威廉牧師司儀,靈柩用玻璃,能讓大家膽仰。行列自牛津學堂,到現今淡江中學後院之墓地。到墓地下坑前,再次給大家膽仰(因為從方宜蘭方面來的傳道師遲到者能看見)。然後才封蓋埋葬。這是(1901年)6月4日的事情。
博士很誠懇疼愛學生,為學生的結婚費用,都用私費補助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