賴永祥長老史料庫 Elder John Lai's Archives

婦人人 VS. 婦仁人

林俊育撰 【台語聖經 ê 話語】婦人人 VS. 婦仁人 《台灣教會公報》 3369期 2016年 9月 19-25日 p.25 台文世界。

咱台語會 kā 本來 to̍h 是「人」ê 名詞後壁 koh 加「人」,像講「cha-po͘ 人」、「cha-bó͘ 人」。其實“cha”to̍h 是人 ê 意思,後壁加“po͘ ”是指陽性,後壁加“bó͘ ”是指陰性。華語 ê「婦人」來到咱台語/廈門話,真自然 soah 變成「婦人人」。
《台日大辭典》ê hū-jîn-lâng ê 漢字是「婦人人」,m̄ -koh,《台語漢字本》ê 漢字寫做「婦仁人」,是一個不可思議 ê tāi-chì。序文內底講「其間曾請熟諳台語之牧長和專家數十位,經三年之斟酌討論,始敲定一些困難字句之改寫原則。」這 ē-tàng 看出咱長老教會 kah 台灣聖經公會 ê 台語 kah 台灣社會語言脫節 ê 嚴重性。Chia mā hō͘ 我想起,王成章牧師叫我去「《現代台語譯本》翻譯小組」tàu 腳手 ê 時,發見 in 有 ê 無 ê 各種台語辭典真齊備,獨獨無 hit 本台語學家認定是 siōng 齊全 ê《台日大辭典》。
《巴克禮白話字聖經》總共有 519 個「hū-jîn-lâng / 婦人人」kah 11 個「cha-bó͘-lâng / cha-bó͘ 人」,到底「婦人人」kah「cha-bó͘ 人」有甚麼無仝?
我讀 tio̍h《現代台語譯本》(白話字版)約翰福音 8 章 3 節「……chhōa 一個婦人人來,她 teh 犯姦淫 ê 時 hō͘ 人掠 tio̍h。」kah 8 章 5 節「……摩西命令咱 tio̍h 用石頭 tìm 死 chit 款 cha-bó͘ 人。……」仝一章仝一種 ê 人用無仝 ê「婦人人」kah「cha-bó͘ 人」,真奇怪。
我 tī 2012/3/28 寫 e-mail 請教駱維仁博士。伊回函講:「一般原則上,阮(聖經翻譯小組)一般意義(generic sense)用「婦人[仁]人」,貶義 ê 內涵(derogative connotation)用「cha-bó͘人」。約翰福音第8章兩個所在 lóng 用「cha-bó͘ 人」khah 適當。我會向翻譯小組報告 chit 項意見。」M-koh,2013 年出版 ê《新約附詩篇、箴言》漢羅[對照]版 mā 仝款是無仝 ê「婦人[仁]人」kah「cha-bó͘ 人」。
Koh 有加拉太書 4 章 24 節「……因為 hit 兩個婦人人是做兩個約……」,tī chia ê「婦人人」是 teh 指「撒拉」kah「夏甲」。「撒拉」是 tùi 應允來生 kiáⁿ,應該是「婦人人」,á「夏甲」是照肉體來生 kiáⁿ,應該是「cha-bó͘ 人」。若照駱維仁博士 ê 分別方法,to̍h 應該譯做:「……因為 hit-ê「婦人人」kah「cha-bó͘ 人」是做兩個約……」,實在有夠困擾。華語聖經譯做「婦人/女人」,英語聖經譯做“women”,日語聖經譯做「女たち」,to̍h 無 chit 種困擾。
有一位教會內 ê 台語文大師 bat kā 我講伊 chiok 無 ài 聽信仰 ê 前輩講:「我 ê 婦人人……,絕大部分 ê 教會外台灣人 lóng 講:阮 cha-bó͘ 人。」我 tú-tio̍h 教會外 ê 朋友 to̍h 問 chit-ê 問題,有影絕大部分 ê 回答是「cha-bó͘ 人」。教會內 ê 人可能是受《巴克禮白話字聖經》ê 影響,soah ài 講「婦人人」。
M-koh,我感覺奇怪 ê 是:既然女性有分一般意義 ê「婦人人」kah 貶義內涵ê「cha-bó͘ 人」,男性 ná 會無分一般意義 ê「男士人」kah 貶義內涵 ê「cha-po͘ 人」?
《全民台語聖經》ê 新約盡量照駱維仁博士 ê 方法來分做一般意義 ê「婦人人」kah 貶義內涵 ê「cha-bó͘ 人」,總是 kā 加拉太書 4 章 24 節譯做「兩個 cha-bó͘ 人」。舊約部分 to̍h kā 它全部改譯做「cha-bó͘ 人」,想 beh 請讀者讀了提供意見,大家來討論看是 m̄ 是 tio̍h kā kui 本聖經 ê「婦人人」lóng 改譯做「cha-bó͘ 人」,hō͘ 咱《全民台語聖經》mài koh 為 tio̍h「婦人人」á 是「cha-bó͘ 人」來困擾。

此網站由李秀卿士撰寫程式建置並義務作維護。如果您對本網站有任何建議或指正之處,請聯絡我們 謝謝!

Copyright (C) 2007 年1月 [賴永祥長老史料庫 ]
修訂日期: 2017 年 11 月 22 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