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迪真向性工作者傳福音

台北萬華珍珠家園事工

 

頁Home /本土信徒 / 日人列傳 /宣教師 / 洋神父 / 原住民 /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I-J / K /  L /  M  / N-O / P-Q / R / S / /  V / W  

 

方雅惠採訪 「她的價值勝珍珠 台北萬華珍珠家園事工」《台灣教會公報》 3183 期 2013年2月25日 – 3月3日 p.14-15。向性工作者傳福音事工的展開,海外基督使團(OMF)派遣到台灣的荷蘭宣教師「阿真」(林迪真,Tera van Twillert)是關鍵人物。文附 同工分享 (林迪真、黃潔、歆怡 ),教會支持 (盧俊義)。 

台北市萬華區,深入曲折的巷弄,怡君和歆怡走進某個幽暗潮溼的房間。她們手裡拿著福音單張,還沒開口,房間裡的阿嬤面露難色地說:「不要在這裡唱歌或禱告,這是我工作的地方。」她已經70幾歲了,卻為了家計還在這裡「賺喫」,自覺是羞於啟齒的事。可是她們卻一次又一次來找她,婉言關心她,偶爾帶個小禮物來,慢慢地,她開始會跟她們聊心事,也會拿出小點心招呼,回報她們的友誼。
這一天,她們帶了一本圖畫書說要講聖誕節的故事,阿嬤第一個反應是說看不懂,她們說沒關係,叫她看圖畫就好。她們說有個人叫耶穌,祂是上帝,卻來到人間出生在馬槽裡,阿嬤聽著、聽著,感到有什麼觸動自己的心,脫口而出說:「耶穌來,就是為著艱苦的人。」她們跟她說上帝就像是天上的爸爸,她在禱告時便自然而然地開口叫「上帝爸爸」!
「我們並沒有教她這樣叫,我很震撼她自己做了那樣的連結,就好像是聖靈做工,有一個我們無法了解的突破就這樣發生了,像神蹟一樣。」歆怡回憶當時仍是忍不住語帶哽咽。
這是珍珠家園服事場景之一,自2006年開始,同工們走上街頭、進入茶室向性工作者傳福音。事工的開始,要從海外基督使團(OMF,前身為戴德生所創的中國內地會)派遣到台灣的荷蘭宣教師「阿真」(林迪真,Tera van Twillert)說起。
她 站在家門口等客人
1989年起,內地會派遣宣教師在龍蛇雜處的萬華傳福音,並於1991年復活節成立活水泉教會,主要從事關懷街友事工,阿真也在1992年加入了這個團隊。
阿真住在西昌街夜市附近,家門口常有特種行業婦女「站壁」等客人,她去活水泉上班時,也在周圍看到許多茶室,她無法忽視這些婦女臉上的表情。「一般看到我這張外國人面孔應該多少會感到好奇,但她們完全封閉,任憑我怎麼笑、怎麼試著跟她們打招呼都沒有反應。我在那裡住了1年多,一直想突破關係,卻連點頭之交都做不成。」阿真敘述關注這群婦女經過。
有一個颱風夜,阿真半夜才回到家,夜市沒有營業,街頭悄無人跡,她想帶狗去散步,在門口碰到一個婦女也帶著一隻狗,正利用公用電話講著債務,於是阿真用台語和她攀談起來。婦女跟她訴說欠債的苦楚,阿真跟她分享耶穌,奇妙的對談持續了約1個小時,之後她一看到阿真就露出笑容。這件事在阿真心裡了埋下了一顆種子,「遇見她讓我有一個很大的渴望,希望有一天能成為她們的朋友,有機會跟她們講耶穌。」
14年後,這顆種子終於發芽了。2005年,阿真將街友事工交給台灣同工,詢問差會是否能關心特種行業婦女,差會回覆可以嘗試,但要求阿真不能單獨行動,她便開始為這件事禱告。同年聖誕節,她和一位姊妹首度出擊,帶著50張聖誕卡及50份小禮物在紅燈區繞了一圈,祝婦女們聖誕節快樂。後來阿真到拿撒勒人信德堂分享,說上帝給她這樣的負擔,但她需要同工,結果有兩個姊妹有感動,從2006年開始,每個禮拜輪流陪著她去街頭探訪。
一開始阿真不免覺得尷尬,因為她們很明顯不屬於那個地方,有人看到她們會閃開或別過頭去。特別的節日,她們帶著月餅、粽子等小禮物製造機會,平常日子就發福音單張或糖果,和婦女建立關係。她們必須尊重婦女在上班,有客人在場或是看到客人來,就必須避開,「讓她知道我們不是來影響她的生意,下一次她才能比較安心地與我們相處。」
她 上街頭找她們
建立關係的過程常常需要長時間等候。阿真認識一個婦女7年了,最近才得知她進入這個行業是因為16歲時被家人賣掉,她忍不住嘆道:「她花了那麼長時間才敞開心。」珍珠家園接觸過的婦女中,有人年幼時被賣掉,有人為了替家人或自己還債,也有人承認是出於虛榮心,無論如何,錢都佔了很大的因素。
令人難過的是,長年下來,她們的價值觀已經扭曲,有人習慣當家裡的供應者,到了年老仍不願意向家人伸手,也不想向社會局申請補助,寧願站在街頭營生。歆怡說:「她會說她靠勞力賺錢,不偷不搶,但其實可能是不想跟社工挖自己瘡疤,也害怕別人的眼光,害怕他們不了解。」
「她們一定要ㄍㄧㄥ起來,因為她不ㄍㄧㄥ起來,連1分鐘都沒辦法站在那邊。」同工黃潔說,她曾聽到婦女在小組時分享,如果一直想這些問題會發瘋。「已經信主的姊妹,還是要面對生活的問題,所以很痛苦在拉扯,但也只能ㄍㄧㄥ起來。」
更有人以輪迴的觀念說自己因為前輩子欠債,這輩子是贖罪、還債,阿真說:「如果沒有替自己找理由,就太痛苦了。」
「主動了解、傾聽婦女的故事,觀感會很不一樣,」阿真說,尤其是5、60歲還待在街頭的婦女,肩上往往挑著家庭的擔子,從她們身上其實可以看到犧牲與捨己的精神,「會產生憐憫和尊重。」最令阿真心裡感到負擔的是想到每個婦女後面有一個家庭,家人也受她們工作影響,而每個客人背後也有一個家庭,「所以福音進去這樣的環境,影響到是許許多多的人。」
她 在社會邊緣不在教會邊緣
直到如今,雖然珍珠家園已有聚會場地,街頭探訪仍是最主要的服事方式,「因為她們不容易進來,街頭探訪是最主要能接觸她們的方式。」阿真坦承,直到現在,去街頭探訪時還是會緊張,有時看到她們起起伏伏的過程,心情也難免受到影響。但她不曾想要放棄,因為她總能看到上帝帶來改變,並驚奇祂打開的機會:「我看到上帝在她們身上的工作,可以體會到上帝對她們迫切的心、對她們的愛。」
剛開始探訪第一年,阿真便有一個很深的感觸,「感覺上帝巴不得我們趕快開始這個服事,祂好像終於等到有人來做,所以不斷給很多鼓勵,讓我們一直往前走,來不及灰心。」
這鼓勵包括一個固定聚會的場地及同工。目前珍珠家園有6位正式同工及許多志工,每週四約有20位婦女會來到珍珠家園聚會,唱詩、分享、禱告,認識上帝。週五,她們則來上手工藝課,學習串珠、縫紉,雖然做一個手工藝品只能賺取微薄的工資,「但她們知道自己還可以做別的事,」阿真說,婦女製作的品質已趨於穩定,也開始有教會協助義賣。
「最理想的狀況是,根本不需要珍珠家園!」阿真語重心長地說,教會應該走出去了解這些人,根據她們的了解,這樣的婦女其實散布在台灣各個角落,之所以有珍珠家園,其實也是因為她們很難進到教會,很難聽到福音。「我們的夢想是,全台灣耶穌的身體都願意學習接觸、接待這些人,讓她們雖然在社會的邊緣,卻不在教會的邊緣。」
為了實現這個夢想,2012年開始,阿真每週2次前往基隆,分別至遠東劇院教會及貴格會基隆成功教會陪同工上街頭探訪。她表示,經驗可以傳承,但沒辦法給一套教材,而是要一起經歷神,所以她親自陪伴學習,從發福音單張開始,從進茶室坐下來聊天開始,「希望每個教會都不只在教會裡牧養,也能在街頭牧養、在茶室牧養。」
祂 在她們當中……
「認識上帝是至寶,毋驚人生有風波,若是艱苦格佮煩惱,著愛逐工來祈禱……」1月24日這一天,婦女加同工30幾人擠滿了珍珠家園。國台語雙聲帶的阿真帶婦女們唱她們最喜歡的歌仔戲詩歌〈逐工來祈禱〉,唱畢她問大家對禱告有什麼看法?
「有什麼願望就禱告給上帝聽。」「聽耶穌對我們說話,教我們做人處事,改變生活。」「心裡有什麼難過的事情可以告訴神。」「禱告是非常重要的事,禱告或為人代禱都是神給我們的權柄。早上起來禱告,會感覺眼睛都亮起來了。」
同工小琦這一天負責分享信息,她興奮地說:「哇!今天珍珠家園客滿了,看到這麼多姊妹真的很開心。妳們知道,誰最開心嗎?」
「上帝,祂在我們當中。」有婦女說。這裡是珍珠家園,上帝在她們當中。
--------------------------------------------------------------------------------
同工分享【她們在等真理】
林迪真(荷蘭籍)
最早帶著姊妹查經時,不知道該選哪段經文,是要選約翰福音第8章,還是要避免。後來參加一個特會講性方面的罪,講員給我很大的亮光:實際上不需要刻意挑選,因為我們覺得她的工作是她的問題,但不見得。也不要怕有些話太直接,他說:「人在等真理。」
當人在罪的綑綁中,其實需要聽到的不是「沒關係」之類的話,而是想聽到哪個不對、要悔改、一定要面對,有時他們也不是不知道,但就是生活在罪中。
那次特會幫助我不那麼緊張,也不那麼刻意去挑選經文。我開始陪著婦女從馬可福音逐章逐節看下去,每段經文都觸及不同的東西。分享上帝的話是最重要的,希望世人能因著上帝的真理而明白過來。人信了耶穌以後,可能有些罪別人早就看到,但自己要過很長的時間才被上帝光照,神最了解我們,會安排我們可以面對的時間。
◎黃潔(台灣籍)
我第一次參與珍珠家園事工時,完全沒接觸過性工作者這個族群,上帝讓我知道她們的需要,然後回應,我越來越了解,她們最需要的就是福音。
這個族群真的是社會最底層,我其實很害怕。我是有點潔癖的人,她們用過的東西,我不太敢碰,但還是服事,因為這裡有需要。
第一次跟阿真和另一個姊妹進到巷子裡,聽到一個60幾歲阿嬤的故事。她因為兒子坐牢、媳婦跑掉,得照顧孫子,雖然做過小生意,但沒辦法應付家裡的支出,無路可走之下縮在巷子的角落做這樣的工作,她曾經想要輕生,很絕望。我才了解原來有人是為了支持家庭。
現在服事時還是會害怕,因為我們沒辦法解決她們的問題,會感到無力。我常常走不下去,但看到阿真對她們的愛,給我很大的鼓勵。
◎歆怡(新加坡籍)
選擇珍珠家園,因為我的負擔在服事邊緣人。但阿真她們比較看到悲情的一面,我則比較看到人性的醜陋。
我不是一個溫情主義的人,不喜歡一味把她們當受害者,尤其當深入接觸她們時,會看到她們做了很多不好的選擇,會質疑也有很多婦女經歷家暴、離婚或喪偶,但是她們沒有選擇這條路,所以這中間有價值觀的差異。
當然,她們的確有很多不幸及不公平的遭遇,只是當她需要還債,要求我們幫她禱告生意好一點時,我們要怎麼面對?這些是很真實的問題。信仰是什麼?有用沒有用?信主了就不用還錢?真的像那句台語說的,「賜你喫、賜你穿,賜你欠錢不免還」?她們常笑我們,講那些沒效,禱告也沒有用,這讓我思考到底傳福音對她們有什麼實際幫助?的確我們不能保證任何事,不能說耶穌會幫妳還錢,可是很多人來想得到一些好處,或是真實解決需要,因為她們可能連活下去都有問題,我們要怎麼面對?我們不一定懂那個答案在哪裡。但這就是信心吧!當你不知道的時候,還可以繼續跟她傳福音。
我們自己一直在問問題,就像一直跟神摔跤,想法不斷調整。基督徒很害怕模糊地帶,一定要分出好人或壞人,現實卻是很難界定清楚,在這個事工裡,很難黑白立見或有一套解決方法。(整理/方雅惠)
教會支持【不放棄任何機會】
◎盧俊義
台北東門教會自2002年開始支持活水泉事工,2009年,我們決定再支援阿真的性工作者福音事工,幫她們付每個月的租金1萬8000元,並邀請阿真到教會來分享,許多兄姊聽完後深受感動。
我對於支持事工的態度向來是出經費,放手讓專業人士去執行,不下指導棋,目前實際參與就是1個月去珍珠家園講1次信息。
對於這些性工作者,我不會特別挑選什麼材料談她們的工作。誰喜歡做這樣的工作?會淪落做那種工作,都有很多生命苦難的經歷,我只告訴她們,無論妳在什麼地方,無論妳是什麼樣的人,耶穌疼妳、愛妳。
有人問我像她這樣的人可以洗禮嗎?洗了就代表得救了嗎?有的傳道者或許會說洗了就得救,但我說的是洗禮不是得救,是決定生命和耶穌連結,一輩子抓住這個連結。她們會問,她現在信耶穌,那過去做這些工作的罪,耶穌會怎麼算?她過去的罪是不是得著赦免?這些其實都是很值得思考的信仰問題。
我告訴她們,我們不比她乾淨,耶穌也有像她們這樣的朋友。我沒辦法叫她放棄她的工作,但可以告訴她,上帝不放棄她。
她們悲慘的故事沒辦法聽太多,就這一點,阿真比我還有資格成為一個傳道者,在她身上看得到宣教師的耐力,就像早期宣教師放棄一切來到台灣這麼落後的地方,他們在原來的國家可以過得很好,卻情願一輩子在這裡,為什麼?這就是獻身!所以我們這些牧師都太好命,聽阿真她們的故事,我只會覺得自己慚愧而已。
我去講道就是歡喜去做事工,和她們認識,是很有意義的工作。任何人來,都看做是機會,任何機會都不放棄,不放棄不是你一進來就跟你說你要信耶穌、耶穌很愛你;傳福音的方式有很多種,很多神父、修女窩在異國他鄉窮鄉僻壤一輩子,沒跟人家說過「來信耶穌」,也沒跟人家說「耶穌愛你」,因為他做的就表示「我愛你」。人們問為什麼他們要為陌生人把屎把尿、擦身體、餵飯?他們說:「上帝愛我,我應該要愛上帝。」人們說:「我不是上帝。」他們會說:「你當然不是上帝,但愛你就是愛上帝。」(整理/方雅惠)  

 首頁Home/ 本土信徒總檔 / 教會史話總 / 宣教師人物總檔 / 外國神父修女列傳 / 日人列傳總檔 / 原住民信徒 /  諸家論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