譚維義: 「刻骨銘心」的愛 

 

頁Home /本土信徒 / 日人列傳 /宣教師 / 洋神父 / 原住民 /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I-J / K /  L /  M  / N-O / P-Q / R / S / /  V / W  

盧俊義撰 2004/04/27 給台灣人「刻骨銘心」的禮物  

前任台東基督教醫院院長譚維義醫師(Dr. Frank Dennis)是1961年來自美國科羅拉多州的基督教宣教師。他在該院整整服務了33年,直到1994年退休。同年9月他獲得前總統李登輝先生頒給他紫色大綬景星勳章,這也是在台灣第一位外國人得到這種勳章者。
譚醫師是很風趣的人,他不但沒有一般醫師的傲氣,也不會因為病患多而擺出一副很不耐的臉孔,不會。 我記得1982年,有一天我帶一位鼻梁被鐵棍打斷的小姐去看他。當他詳細診視了之後,跟我們說:「盧牧師,我是骨科醫師,沒錯,可是我的手腳比較粗。但我知道花蓮門諾醫院有一位醫師,也是骨科醫師,他也是美國人,但他的『手路』(台語,意思是手藝)比較細,處理鼻子會比我更好。我建議你帶這位小姐去花蓮看他。我來替你打電話看他今天是否有看病?」
我聽後覺得有點不妥,原因是花蓮門諾那位醫師我並不熟,且從台東搭火車還要四個小時,萬一去了,他又不看,那怎麼辦?我把我的憂心跟他說。可是譚醫師卻這樣回答說:「盧牧師,你放心好了。那位醫師對鼻子很內行,因為我們美國人鼻子都比較大,台灣人都叫 我們『啄』(台語音讀「tok」)鼻仔,容易斷裂或受傷,而他在這方面的經驗也比我豐富。我已經打了電話,他剛好下午有門診,你趕緊帶這位小姐過去,我也已經跟他說好了。你們去就告訴他說是從我這裏去的,這樣他就知道了。」 果然就像他所說的,這位來自美國在花蓮門諾醫院服務的骨科醫師很高桿,只稍微用力推了一下,就將那斷了的鼻梁給矯正回位,然後用一塊石膏敷在鼻梁上。
其實譚院長已經很出名,台東地區的人幾乎都認識他,也知道他不僅是一位很優秀的骨科醫師,同時也是一位很棒的外科醫師。對待病人相當親切,還會常常跟病人聊天、說笑,以減輕病人的痛苦。
有一次他應邀到台大醫學院演講,他告訴學生說,在台灣三十多年,並沒有留下甚麼珍貴禮物給台灣人,因為他所有最珍貴的東西,包括結婚時送給太太的項鍊、戒指等禮物都被小偷給偷走了。但有一樣東西是別人絕對偷不走、也賴不掉的,可是卻會永遠留在台灣人生命中的,就是在台灣有數以千計的人,他們身上的骨頭都有他留下來的記號。
真的是這樣,他送給台灣人最好的禮物,就是「刻骨銘心」的骨頭醫治,特別的是他不僅醫治了病人斷裂或受傷的骨頭,也同時醫治了病人痛苦、悲傷的心,他讓許多病人一踏進台東基督教醫院,就很自然地感受到一股特有的暖流在生命深處中流暢著。
有很多人以為留下最好的禮物,就是建造棟棟的大樓,然後在大樓的牆壁上鑲上一塊紀念牌子,寫上著某某人的名字或是相關的事蹟,或是題了自己的名字和頭銜、公司名號,看起來很感人,也很堂皇。但這些很快就會因時間的過去而逐漸被人遺忘,甚至有些刻在上面的 文字還會遭到持不同意見者的異議。更糟糕的是經過一段時間,很可能因為環境時空的改變,這些原本可資紀念的牌樓、雕像、文字等物也會隨著更改、消失。這些現象都可從一些政治人物的下場看得到,也可以從一些在商場上名叱一時的商場紅人之際遇看得出來。但相對於譚院長給台灣人的,只要是被他醫治過的人,無論走 到甚麼地方,那「刻骨銘心」的生命記號就會跟隨著走到那裏,永不分離,也永不忘記,因為那是生命的禮物,也是生命中的最愛。
其實,真正最好的禮物,是刻畫在別人生命之中的,這是別人永遠無法竊取奪走或是替代的,就像譚維義醫師所說的,金銀珠寶錢財等人間看為貴重的物品都會被小偷給竊走,但他留在咱台灣人生命中最好的禮物,就是他那「刻骨銘心」的記號——愛。  

 首頁Home/ 本土信徒總檔 / 教會史話總 / 宣教師人物總檔 / 外國神父修女列傳 / 日人列傳總檔 / 原住民信徒 /  諸家論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