鄧開福老師全家「回家」了

 

頁Home /本土信徒 / 日人列傳 /宣教師 / 洋神父 / 原住民 /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I-J / K /  L /  M  / N-O / P-Q / R / S / /  V / W  

蘇美珍撰 《我們的歌 台灣神學院院訊》 123期 2007年9月13日  

走過402教室,看見鄧開福老師((Rev. Dr. M. Chris Dippenaar)的身影,聽見他講課的聲音,內心有股莫名的感謝和感動,感謝的是上帝奇妙的安排和帶領,讓闊別了7年的鄧老師全家能回到他們摯愛的家園 -臺灣,能在他們心所繫的臺神服事和生活,感動的是他們對臺灣、對臺神的愛在過去幾年未曾因距離而有一絲一毫的減少,反倒是更深、更濃了。
鄧老師於1988年於南非斯特倫柏施大學(Stellenbosch University)獲神學博士學位,研究領域包括聖經神學、保羅書信、馬可福音和敘事批判,他還研習了20種古文,精通希伯來文、希臘文、拉丁文、英文、德文、法文、俄文、義文、中文和母語南非話,他也和梁望惠老師一同編譯《希伯來文讀經》,實在是位不可多得的學者。 鄧老師受呼召當宣教師時,原本只看到南非的需要,後來透過電視和書籍開始對臺灣有較多的認識,也在不知不覺中對它愈來愈有負擔,經過7年的禱告以及和母會的溝通之後,他終於以母會所派出第一位宣教師的身份踏上臺灣的土地。來到臺灣之後,鄧老師就深深愛上這塊土地和其上的人民,和蘇恩惠老師結婚後,他們更把臺灣視為自己的家,對它的愛有增無減。有一年他從瑞士述職回來,當飛機飛到臺北上空時,他往下眺望到臺北的燈火,不禁熱淚盈眶,心裏告訴自己說:「我回家了。」
然而,正因為鄧老師對臺灣、對臺神有著如此深沈的愛和認同,當他看到臺灣社會和教會、以及臺神本身的諸多問題時,他的心好痛、好痛,在自己無力帶來任何改變的情況下,他只好難過地帶著妻女離開,那年是1998年。離開臺灣後,他到哥倫比亞國際大學德國校區教授宣教學和聖經課程;兩年後,新加坡三一神學院邀請他去任教,他立刻就答應,主要原因是「新加坡在亞洲,若不能服事臺灣人,能服事亞洲人也很好」,而且,「新加坡離臺灣很近」。
2002年三月,鄧老師應臺神之邀回來主持雙連講座,主題是「故事和神學:馬可福音」。2004年 8月,臺神董事會正式去函邀請鄧老師回來教授新約和希臘文,接到這個邀請,鄧老師和家人一方面非常興奮,一方面也迫切尋求上帝的心意,而最讓他們擔心的就 是兩個孩子是否能順利就學。為此,他們於12月中旬先回來探詢相關事宜,當時,他們受到臺神師生極度熱烈的歡迎,整個校園佈滿了歡迎他們的旗子和卡片,使他們深受感動。當然,校方也把握住這難得的機會,為鄧老師安排了兩次的演講,與會者都表示受益匪淺。
鄧老師學識豐富,但為人謙和,他尤其是個相當重感情的人。1998年他們要離開臺灣前,特別帶兩個女兒去看她們出生的醫院;3年前他回來主持講座,還刻意安排一個清晨到他14年前常去的市場去看賣水果的老朋友,去年他全家回來,當然也不會放過探望他們的機會。
解決了孩子在臺灣的就學問題,而三一神學院的服事正好也告一段落,鄧老師就欣然接受了臺神的邀請,師母也樂意相隨,兩個孩子更為此雀躍不已,畢竟臺灣是她們出生的地方,臺灣就是她們的家,還有什麼比回家更好呢?
如今,鄧老師全家已經回到家了,鄧老師用他的信仰生命認真教學,師母蘇恩惠老師也投入靈性小組的服事,女兒禮欣和孟欣則順利地在陽明山上的歐洲學校就讀。願上帝祝福他們一家人今後的生活,也願上帝的智慧和能力滿滿臨在鄧老師和師母身上,叫更多人因他們蒙福。  

 首頁Home/ 本土信徒總檔 / 教會史話總 / 宣教師人物總檔 / 外國神父修女列傳 / 日人列傳總檔 / 原住民信徒 /  諸家論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