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憶恩師-孫雅各牧師

 

頁Home /本土信徒 / 日人列傳 /宣教師 / 洋神父 / 原住民 /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I-J / K /  L /  M  / N-O / P-Q / R / S / /  V / W  

胡文池撰 《憶往事看神能》1997年7月 (新增訂版) 人光出版社 p.227-232


孫理蓮女士(Lilian Dickson)在《天使在她身旁》(Angels at her shoulder)一書中談到:「孫雅各牧師 (Rev. James I.Dickson)在大學時代曾工讀做傢俱搬運生意,他作廣告說:「我們能搬動任何東西」,這種樂觀處事的方法永遠沒有離棄他。」

這句「任何東西」,沒想到也包括上帝國的東西,因為他來到台灣後.搬運了基督的福音及禮拜堂到山地,也搬運台北神學院從淡水街到砲台埔(1931年),6年後再搬到台北市內,光復後再次搬到陽明山上,新建宏壯的校舍。他有健壯的身體、堅忍的精神,能負起任何重擔。

孫雅各牧師是我的校長、老師、也是老闆。

我在淡水中學及神學校在學時期數年間,曾做他的助手,每天下午放學後我就到他的辦公室幫助種種事務。我不曾看過他有空閒的時間到野外散步,或者坐著享受音樂。有一次,他對我說他所參與的委員會共有48(包含外教派的)。所以由早上到半夜,他每天忙碌不停,否則的話,就自己駕車到別處辦事,參加會議。

一、他是我們淡水中學校長

  1930年,偕叡廉牧師例假回國,孫牧師代理他為淡水中學校長。偕牧師具有英國紳士的超然外表及氣質,孫牧師卻有美國人的民主風度。他買了很多花木到學校種植,美化環境。他沒有校長的架子,卻常常穿起運動衫和工人一起工作,或教導學生打籃球。據說,他是美國農場的子弟,大學生時代是長跑運動員。農場及運動場鍛鍊他,使他有健全身體,為將來山地傳道之用。雖然身上負有校長的重職,他的心卻不忘傳道的使命。所以他抽空到各地傳道,每禮拜天晚上,自己駕駛小汽車到淡水海岸線的老梅鄉村開拓佈道,每次都帶領數名學生(我也包括在內)同行協助,他也藉此培養傳道人員。

  我在淡水中學5年時,孫牧師特准一位阿美族青年到淡水中學讀書,名叫阿它布(Adop)。當時我是學生宿舍的一個室長。孫牧師要我照顧此山地青年,安排與我同室,希望他將來成為山地教會較有教養的指導者,可惜他半途而廢,被日人派到南洋當車伕戰死。

二、他是我們的神學校長

1931年我入學于在淡水砲台埔的台北神學校。孫牧師是我們的校長。他將學校由淡水教會旁邊的舊醫館移遷到砲台埔「牛津學堂」使我們在山水美麗、環境幽靜的場所讀書。這時學生全部不到20名。不久,孫牧師從東部呼召3名原住民來此研究教理,為山地傳道培植人才。從這時起台北神學校開始教授希臘文,而孫牧師親自擔任教授我們希臘文。他不是一位終日坐在象牙塔中研究著作的神學家,即是到處奔走傳道、實踐福音的運動員。當時我們學生組織救靈隊,每星期天夜間到附近街頭佈道,孫牧師援助我們費用。他也准許2名由佛教改信基督的和尚入學聽講,和我們同住宿舍。

三、他是我們山地傳教者的總司令

  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後,最先回台的外國宣教師就是孫雅各牧師。19466月他到花蓮巡視山地教會,看到很多太魯閣及阿美族人已經入信,到關山時,看見一位布農族頭目帶領一大群族人來歡迎他。因他的長子在戰爭中被日本軍徵召從軍,在南洋被美軍俘虜,受到美軍愛護,戰後回台時還送他很多東西。所以頭目很感激美國人的慈愛,就對孫牧師說:「你們若派人來傳基督教,我們都要信。」

  1947年夏天,傳教師總會在淡水召開時,孫牧師叫我到他的家,在他的辦公桌上展開一大張台灣地圖,說出他對台灣山地傳教的抱負。他要我負責向布農族開拓傳教,前往東部的關山。所以我和家族就從大甲搬到東部關山,工作25年直到退休為止。依照孫牧師的指示,我開始學習布農話、創作字母、翻譯聖歌集及聖經。

  派我到布農工作的派令書雖然是北部傳道局發的,但實際上我的薪水是由孫牧師負責、並寄發。他數次拿我的相片寄往外國募捐。我一個人的力量有限,要往50處布農族部落佈道是不可能,也是功效不多,所以我時常召開靈修會養成族人為傳道人。原住民很貧困,靈修會的食費要我們負擔。靈修會後我就選派優秀的人物做囑託宣道師,到各地開拓佈道,或者駐在既有信徒的村落牧養兼佈道。對這數十名的囑托宣道師,我們要負擔他們的旅費及津貼。每月所要的傳道費用,我向孫牧師要求時,孫牧師總是有求必應。雖然數年後台灣教會有成立宣道會,孫牧師繼續為會長很多年。也沒有人敢負起如此多額的經費重擔。

  孫牧師雖然身為神學院長,心卻不能忘卻山地傳教。他時常抽空到山地佈道,又請數位外國宣教師來台灣為山地工作,特別對各大族,各派1名為他們翻譯聖歌集及聖經。孫牧師曾向我說,從前宜蘭有36社平埔族都曾建設教會,但因沒有翻譯聖經給他們,以致多數不能繼續。我學習布農話以後,陸續為他們翻譯聖歌集,舊約聖經故事及新約聖經,為了出版聖歌集,他設立一筆基金借我循環活用。出版數次聖歌集及舊約故事集。我以為這基金是山宣的錢,到19669月,就是他昇天的數個月前才知道這基金是他向在英國的一位音樂家募捐來的。因為孫牧師感覺有責任使這位基金奉獻者看到成果,由美國寫信叫我郵寄我所出版的書本各1冊給在英國的捐獻者,並報告他布農的教勢。由此可見,山地傳教的經費,很多是孫牧師自己向世界各地籌募來的。我現在尚保存這張他給我最後的信。因為此信表示他盡心愛主,念念不忘山地傳教的工作。在信中後段說:「我很關心你所遭遇的一切問題及困難,並祈禱你的工作成功。你的布農中會組織了嗎?其他的山地中會進行的如何?

他帶病工作

  孫牧師去世的數個月前,他最後一次來東部巡迴傳道。到關山時對我說他很疲勞,大概是感冒,台東的主內醫生給他最好的感冒藥。我請他吃晚飯,因為我知道他喜歡吃米粉,所以內人就炒一大盤米粉,結果他只吃一點點。不如以前的飯量。

  晚上我們請他在教會講道。他雖然身體帶病,也不推辭。但是晚飯後他說覺得一點累要睡覺,叫我們到禮拜時間才叫他起來。時間到了,他果然起來講道。隔天,他也按照預定到他處繼續工作。他以前和我到山地工作,不論走路多遠也沒有這樣累,要休息睡覺。以後才知道這次並不是普通的感冒,就是上主要召他回到天堂永遠休息的信號。果然他跑盡應跑的路,榮歸天家。

孫牧師在火車內做見證

  孫牧師常往東部傳道,有一次他坐在火車中,同車的人都注目看他。旁邊有一青年特別注視他,後來就進前向他發問說:「你們英國人為何身體這樣高大,顏色這樣紅潤、國家富強、文明、為何我們不會這樣?」孫牧師就回答說:「我想你們中國土地廣,氣候溫和,歷史也久,人也聰明,不論什麼都不輸我們,只有一點我們有,而你們沒有的,就是我們很久就有基督教,而你們沒有。」那位青年就默默無言,只點點頭。

 

 

 

 首頁Home/ 本土信徒總檔 / 教會史話總 / 宣教師人物總檔 / 外國神父修女列傳 / 日人列傳總檔 / 原住民信徒 /  諸家論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