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話449 石舜英憶女學姑娘

首頁Home / 史話總目錄 / 教會史話題字/史話第一輯 史話第二輯 / 史話第三輯  /  史話第四輯 / 史話第五輯 / 史話第六輯 / 史話第七輯

教會史話 401-425

教會史話 451-475

教會史話 476-500


  1. 杜君英的潘姓信徒

  2. 南岸客庄設教緣由

  3. 南岸教會史事補述

  4. 從南岸遷去建功庄

  5. 落教的先生邱增發

  6. 內埔李細狗的傳奇

  7. 繼承李秋元的信仰

  8. 內埔遇阻圖進二崙

  9. 你們浪費好水肥

  10. 巴克禮終於脫險了

  11. 張阿金、安貴和純恩

  12. 張安貴牧師的親屬

  13. 二崙教務停頓結束

  14. 巴克禮二崙蒙難碑

  15. 清季六堆反外仇教

  16. 魚寮下的內埔教會

  17. 潘明珠牧養五堂會

  18. 萬丹設教會的緣由

  19. 李仲義翁和鼎昌號

  20. 李趖、李乘鰲、李正

  21. 來訪問李仲義先生

  22. 施担傳道出身萬丹

  23. 李仲義伯好施行善

  24. 石舜英憶女學姑娘

  25. 李仲義繼室石舜英


 

 

 

  

    早期在台南長老教女學見《教會史話》 330)任教的姑娘有文安(Annie Butler)、朱約安(Jean Stuart)、萬真珠(Margaret Barnett)及盧仁愛(Jeanie A. Lloyd)。在女學受教的學生之一石舜英曾回述說:

    文姑娘及朱姑娘除了在女學教書外,時常義務為人接生。而萬姑娘於每天下午至各處探訪為常,因身體過胖,雖願付出高價坐車人力車,車伕多不願為她效力,因此必須步行,每天很晚始返。我少時她就常來訪問我家。我五歲的時候吧,見萬姑娘膚色細白,就問她如何才會使皮膚這樣白她笑著說:「用香皂洗就可以洗得很白」。她再度來訪時,就送我圖書和香皂,我視香皂如珍寶,為了使自己的膚色能與萬姑娘媲美,每天用香皂不停的洗,將手洗得脫皮,而膚色依然如故。地也常勸家母甘霞不要給我「婺}」,以便使腳自由發育,將來可讀小學或女學。

    年齡稍長,萬姑娘再來鼓勵我上學。恰巧家母病倒,乃延請顏振聲醫生來看病。顏醫生對家母說:「你可以向耶穌許願,如果病癒,就不再裹舜英的腳,並允許她去讀女學」。病好,顏醫生就常來問家母說:「你前所許的願是否實行了。」所以,當家母許願之日亦是我入讀女學之時。

    在女學,姑娘們每日上午輪流講授聖經,並要學生背誦聖經,例如聖經中最長的一章─詩篇一一九篇,教我們逐節背誦,而保羅書信與「主日神糧」,能從頭至尾背得滾瓜爛熟,可任憑老師隨時抽考。除讀書之外尚有勞動服務,例如當時我和侯青蓮高再得先生娘負責學生庭之清潔,每至禮拜六則徹底洗刷一次,因此,學生庭環境可說是「窗明几淨,一塵不染」。我與高秀圓吳秋微先生娘負責輪流煮飯,記得有一次我們煮早飯,忽然出現了文姑娘,笑著說「傻孩子呀天還沒亮呢!那是月光呀快去睡覺吧」似在夢中的我們,始恍然大悟。有個同學名叫鏈子,曾在井邊取水,因手未握緊取水的鏈子,致使水桶及長鏈子皆掉在井中,同學見狀高喊「鏈子掉在井裡了」。聞此呼喊聲,姑娘奪門而出奔向水井,但見名為鏈子的學生,仍在井邊注視著掉在井裡的鏈子,姑娘們啼笑皆非。

    還有一次,盧姑娘帶領女學學生到太平境禮拜,回來經新樓,時值蓮霧豐收,水果小販在樹上採蓮霧或在樹下收拾,而女學學生要經過之,盧姑娘被同僚責備說:「你不知道台灣的規矩嗎未出嫁的女人是不可在男人面前露臉的。」的確,在當時封建保守社會中的女人,受到舊禮教的約束,其自由是不能與今日之女人相提並論的。

    石舜英撰「感恩回憶」,見《長榮女子中學八十週年校慶紀念特刊》(1968年,p.29~32)

 

 

《台灣教會公報》2412  主後19985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