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安莉談學生工作

安姐的真實寫真

 

頁Home /本土信徒 / 日人列傳 /宣教師 / 洋神父 / 原住民 /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I-J / K /  L /  M  / N-O / P-Q / R / S / /  V / W  

石安莉受訪 中興大學校園團契《橄欖汁》200012

石明理石安莉夫婦((Martin and Angela Symonds)1975年由內地會差派來到台灣。


安姐是一名外國宣教士在台灣已服事多年
如今!在安姐的身上,我們仍舊可看到她對傳福音的熱誠

:安姐你在台灣這麼多年學生工作的歷史上,有一些問題想請教安姐。第一個問題是,安姐在台灣是怎們會跟學生工作有關係的?

答:我來台灣已25年了,剛來台灣時根本沒有想過要來做學生工作。我第一個任期四年在台灣,我大部分時間在學國語,那個時候我參加的教會是台中的新島,那時候不像現在那麼大,是一個滿小的教會,之後我們去台北,前兩年學完了基本國語,在台北我們一邊參加一個滿多學生的教會,是在景美的教會,有一些台大的學生,那個時候我們是那個教會的青年團契輔導。可是說實話,我們不能夠做多少,因為我們 的國語還不通,那個時候就是那個任期以後三年以後內地會派我們去香港,我們一年在香港,一年在英國以後才回來,回來以後,國語當然退步很多啦!哈!我們必須去補我們的國語回來,那時候我們住在師範附近,我們參加的教會是附近的聖教會大專團契。在台北 於我們馬上進入學生工作,可是這必不是一個有安排的進到學生工作,只不過最靠近我們家的教會就是個學生教會,在那時師範大學仍有夜間部。那個時候,有六個女孩也是師範大學的學生,當中有三個參加這個聖教會的大專團契。她們請我過去當她們的輔導,輔導了大約一年半,內地會再次把我們移動,移動回台中來。在台中我們也參加了聖教會的大專團契,所以還是跟學生團契有關係,我們到這時候國語講的比較通,所以帶聚會可以講到不是很有問題。我們在大專團契的工作跟另外 一對夫婦合作,做的很舒服,很喜歡他們年輕人,很活潑!反正我們也才30出頭,我們也不覺得這些學生比我們年輕太多。

:所以安姐是幾歲來到台灣的?

答:我們28歲來的,那時34歲,所以那個任期完了以後,我們差不多可以確定我們可以做學生工作。自從第三個任期完我們真正進入校園團契的學生工作,是已經在台灣8年了,這個是莫名其妙的。一回來不到二個小時,有兩個人打電話給我我們在台北。一個人是校園團契的林芳治。林哥馬上要我和我先生一起接他的教會,和平長老教會的青年團契輔導,因為他們的青年團契有70 個人,那個時候已經在那裡的輔導林鴻信的太太要去美國讀書。他們很急著需要可以帶學生的輔導,他們認為我和我先生石明理是適合的。可是他們同時也要我帶北醫團契,跟校園團契的一個秘書林百珠配搭,我們在聖教會和北醫總共四年。另一人是黃孝亮,黃哥在國語禮拜堂,他們希望我們到他們教會去。我們很難決定到底要去長老教會還是國語禮拜堂,後來因為我們沒有在長老教會帶過,所以覺得在長老教會也不錯。反正知道長老教會是台灣最大的教會,而和平長老教會真的是很好的教會,不是那麼的在 乎政治,所以後來還是接受林芳治的建議,快快樂樂的在和平長老教會及北醫帶團契。

:學生工作開始的時候適用什麼方式來帶?

答: 我們在聖教會大專團契的那個時代,是星期六晚上參加他們的青年團契,星期天參加他們的主日崇拜,也跟他們一起吃飯建立關係,個人工作很多。可是到了我在北 醫的時候,做法稍微有一些改變。一邊因為看著林百珠的做法,一邊因為北醫的學生是在學校,而不是一個教會生活樣式。那個時候百珠跟我一起參加他們的查經禱告會,跟他們建立滿好的關係,做很多個人工作。

:所以你一開始是比較個人工作的方式?

答:對!我一開始的時候非常在乎查經,他們原來只有禱告會,因為是醫學生,他們時間比較少,沒有辦法排原有禱告會之外的查經班,所以我們的禱告、查經是在一起。我強調必須每次都要有查經不只有禱告,也強調禱告必須能分享個人的事情,不只是他們為團契的事情禱告。

:那你覺得這樣的方式,學生的反應如何?即是查經又有禱告性質

答:其實帶的好就沒有問題了,要緊的就是帶的人要讓他們有足夠時間討論,因為學生並不是只有單獨聽人講道,他們要有自己的分享的時間。其實這個是我在大學的經驗,我們的查經班不是輔導帶的,是我們學生彼此分享,因為我們大學時代,團契沒有輔導。

:所以你們查經是按照章節的?

答:對!

:是由創世紀一直下來的嗎,還是新約.

答: 噢!沒有!我們通常是選擇一卷來查,平常我們會選保羅書、彼得、約翰等書信,因為這些一學期可以查完,比較少查福音書或使徒行傳,因為很長,這個跟目前的 做法有點不一樣。不過先從那裡開始。我的一個原則是我會在大聚會的前半個小時帶,聚完會最晚走的也是我。使我有時間在聚會前可以工作,聚完會也有時間,百 珠也是這樣,這個是我們倆人的一起做工。

:那你覺得現在的方式有什麼不一樣?

答: 我想我現在的學生工作,我更在乎查經、更注重造就,因為我覺得台灣學生的特性是,滿多學生不去主日崇拜,這個是很不好的,可是就是如此。再加上台灣教會的 牧師們不太常常是用解經方法,他們比較多是用一個聖經題目來講一個訊息,讀一段經文,還用其他經文來解釋那段,可是沒有解釋一卷書,像是羅馬書。所以很多 信徒對基督教基本的教導、真理的內容不是很清楚;可以待在某一個教會很多年,都不知道基督教的基本真理是什麼。我覺得一個大學生不可以這樣,大學生需要大 學畢業以後,自己已經清楚基督教基本真理,不只是基要真理,是那些基本教導。要對自己的信仰及基督教的基本教義了解。所以現在我有個人帶兩人,同時也個人 帶另一個人查經,他並不一定要是基督徒,希望能夠很確實建立他們的根基,所以這些是我這幾年認為很重要,所以我非常非常清楚每一個學生的屬靈狀況。

:對!那安姐有一個問題就是說,你覺得這樣的工作對學生的重要性?你很注重對聖經的教導,還有整個教義是什麼?那這個,你覺得他的重要性是在哪裡!為什麼 ?對學生有什麼幫助?

答: 因為基本上大學生是知識份子,未來在大學畢業後,應該是正常的進入教會生活,過不久,他們應該是在教主日學,應該是青、少年團契的輔導、服事、執事、長 老。這些人若是對信仰的根基不清楚。可能那個教會未來會有問題。他們要負責下一代的教導,其實你在大學有很好的機會,讓他們搞清楚兩方面:他們必須維持跟 神有信心,也必須對人有愛心,因為我們說信、望、愛。信心是對 神,愛心是對人;他們也必須知道他們的盼望是什麼。這個是信實的基本內容,知道為什麼相信!他們自己未來碰到問題,他們不會怠忘、離開信仰。他們會有一個一天到晚24小時的基督徒生活,不只是一個星期天的基督徒生活,他們整個一生是基督化的想法去指導他的一生。

:那安姐我再請問你,就是你現在這個樣子,你花了這麼多年,從28歲到現在(50幾歲了將近邁入有25年了,為什麼你覺得你值得花這麼多的時間在學生工作上?花了這麼多的時間陪伴學生?在信仰上,造就他們。

答: 基本上,我覺得學生是最划算的一群人,他們在大學時代腦子是最清醒的,他們自己讀書讀的很徹底。他們已被台灣的那個填鴨式教法學會了讀書背書,到了大學才 能擺脫填鴨的方式。他們可以有比較自由的想法,我覺得我對他們四年在大學的目標是:他們到了大三、大四會帶別人,有的大二已經可以帶別人了。另外他們大學 畢業以後會是教會的領導者,也可能也是國家的領導者,他們應常對他們的信仰有把握。整個根基打穩,使他們不需要牧師星期日的教導。他們如果在一個牧師不太 會講道的教會他們應當不會太擔心他們的信仰會受太大影響,因為他們應該在大學時代就已經習慣找屬靈書籍,自己培養自己的信仰、長大成熟。如果有這樣的一群 知識份子,下一代的基督徒應該不會有問題,因為這些人可以帶下一代。

:那安姐你對學生工作的目標是什麼?

答: 就是差不多我剛才所講的,希望這些人在四年之內,能多把根基打穩,希望他們也能學會帶別人,希望他們對真理有相當大的把握、希望在面對自己的懷疑和困難, 他們知道怎樣面對。因為懷疑和困難是理所當然的,可是懷疑不是不信,懷疑是帶你去研究,從那個懷疑出來會使心裡的信仰堅定。他們要知道他們這一輩子不會離 開基督,使他們當兵時不會兵變,進了社會不會受社會的物質生活影響,使他們在信仰上一輩子都能站立的穩。

:那安姐現在問一個較個人的問題,你覺得你十年後可能會作什麼?

答:哈!哈!哈!可能還是做學生工作吧!可是我不知道我還會不會跑團契。因為我發現我的精神現在跟學生已有一段差距,我一個50幾歲的人已經沒有辦法跑的那麼快,我會盡量,要看上帝的帶領。不過我覺得我最近幾年,可能最近5年一直在想,我怎麼能培養我自己的佈道能力,因為我覺得我還不是一個有佈道恩賜的人,可是這樣不是說我不能個人佈道,我不是說大佈道會。可是個人佈道,這5年來,上帝一直在訓練我,使我更能做個人佈道,我覺得我的技巧還要加倍。

:所以安姐意思在10後,可能會從學生工作轉型到個人佈道!

答:或許我在學生世界裡,變成一個可以幫別人怎樣作個人佈道。

:哦!還是跟學生有關。

答:因為我覺得作個人佈道也離不開個人工作。我自己的個人佈道不是像一本小冊子那是比較對一個人,提出他的問題,然後你自己幫助他了解耶穌基督是誰,他怎麼進入你的一生中解決你的問題。不是一個很形式化的小冊子,那是要因人而變的,這是我比較在乎的。

:謝謝安姐!

 

 

 首頁Home/ 本土信徒總檔 / 教會史話總 / 宣教師人物總檔 / 外國神父修女列傳 / 日人列傳總檔 / 原住民信徒 /  諸家論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