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若蘭牧師(陳嘉式)

到台灣來的宣教師─蘇若蘭

 

頁Home /本土信徒 / 日人列傳 /宣教師 / 洋神父 / 原住民 /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I-J / K /  L /  M  / N-O / P-Q / R / S / /  V / W  

陳嘉式牧師撰 《新使者雜誌》42期 1997年10月 p.32-36

蘇若蘭牧師(Rev. James Sutherland D.D),1922年3月27日生,2001年11月4日去世。


蘇若蘭牧師(Rev. James Sutherland D.D. 1922.3.27),這名字無論用中文或台語讀起來都覺得很文雅,其實他人如其名,無論是內在或外表,蘇牧師都是溫文和善、誠信而又有愛心的人。

1960年代,外國人在台灣還很優勢的時代,能夠對本地人溫文有禮的外國人並不多見,但蘇若蘭牧師就是這樣的人。他的祖先是蘇格蘭人,Sutherland是蘇格蘭地區的名字,他的姓是按地名而有,也可能是由於家族的名稱而取的地名。

蘇格蘭人的特性首推勤儉,其次是忠厚,大部分的人是長老教會的會友。歐美有許多出色的軍人、商人和宣教師是來自蘇格蘭的,例如第二次世界大戰,美國著名的 遠東統帥Douglas MacArthur 18801964)便是典型的蘇格蘭後裔,還有美國商牌Macdonia。到台灣來的宣教師,馬偕、蘭大衛醫師等都是蘇格蘭人的後代。大部分的蘇格蘭人都很敬重傳道人,因他們認為當牧師是很神聖的。

蘇牧師來自牧師的家庭,連他的弟弟也是牧師。他生於加拿大的Alberta1946年畢業於多倫多大學,爾後進入著名的長老教會神學院Knox College。畢業後(1949),先在溫哥華的St. Columba Church 牧會一年半,後因要照顧生病的母親而回到OntarioSt.David's Presbyterian Church。其在加拿大牧會先後有五年半的時間。1954年,當他32歲時,被派到台灣宣教。最初先在淡水學習台語兩年。1955年,他的未婚妻 Miss Joyce Adam1930.5.24)來台與他成婚。1956年,他們到羅東牧會,對象是住在平地的原住民。由於他學的是台語,住的地方又在平地,所以和平地教會很有來往。當時很活潑而又親切的羅東教會陳耀宗牧師,也沒有使這對年輕的外國宣教師夫婦受冷落或孤單,所以他們與羅東教會的關係非常密切。 

大家問他為何要來台灣宣教?他說小時候媽媽時常對他講聖經的故事,以及宣教師的故事,尤其提到一位被稱為鬍鬚番的馬偕到台灣宣教。少年時代的他就想要當宣教師,有一次聽到回加拿大述職的劉忠堅牧師(Rev. Duncan Macleod)說到台灣的宣教事工,更堅定他要到台灣來。神學院畢業時,他未能立即成行,乃因母親生病,接下來還要照顧尚在求學中的妹妹。不過1953 年夏天,他遇到年輕的Joyce,並得到對方的好感,不久就決定要結婚。蘇牧師娘在台神時兼教英文,是很好的老師。我們在課堂上領受到的,除了英文以外, 另一種收穫就是欣賞她優雅的氣質。

雖然他在羅東的工作只有兩年(195658),但他對羅東的印象非常深刻。1995年他應台灣神學院的邀請,回台接受榮譽博士學位時,他要求安排到羅東看一看過去牧會的地方。

由於當時在台神執教的宣教師呂雷士(de Groote194855在台神教新約,是台神第一位最有學術性的新約老師,很受鄭連明牧師的推薦和欣賞)回國,他的課沒有人教,1958年,當時的校長孫雅各便請蘇牧師來代課。在羅東見面時,孫牧師的行程匆促,當蘇牧師問他要教什麼課?他說Hebrew(希伯來)。蘇牧師心想,平時對希伯來語很有興趣,教這門課應該沒有問題;於是他開始準備教材、寫講義。但想不到搬來台神要開課時,教務長才告訴他要教的課是新約的Hebrews(希伯來書)。其實不只希伯來書,呂雷士走後新約的課也都由他兼任。往後又有舊約的老師退休,他又改行教舊約,不過這一次他就打住在舊約的課。從此他成為台神主要的舊約學教授。如今他時常自我解嘲說,一生常為別人做代理的工作,例如代理院長、代理總會總幹事;他說自己沒有什麼專長,所以才常做代理。但他的學生和朋友都安慰他,說他代理的很好,樣樣都很稱職,可見他是多才多藝的人。

蘇牧師在台神教學時,學位最低,只有B.D.,可是大家都知道他的學問不只如 此,而且一點都不遜於那些高學位的。我曾在1966年上他的舊約學課,今天回想起來仍然覺得他是一位很先進的人,因為當時他就已經用批評學的方法在討論舊約神學的議題。當時台神有好幾位老師是美南差會派來的,相當保守,蘇牧師的「新」思想沒有引起台灣教會的議論,應歸於他溫和的態度,不把自己的見解絕對化,並能包容聽者的意見。例如以賽亞第七章所言,必有童女懷孕生子……,這到底是指著後來耶穌的降生?或者是指著當時的宗教與社會問題?蘇牧師很細心地說明以賽亞時代的政治環境是什麼?先知這樣講時所指的是當時的什麼問題?新約時代的讀者又如何引用這段經文來說明耶穌的事件。他的細心說明,讓人明白,也就沒有引起爭論。上他的課,才初次體會到舊約的文學之美。令人印象最深刻的是他解釋以賽亞第六章,先知如何在烏西亞王死時,深深地感受到一個不死、高高在上、永恆的上帝。一般人以為是因為以賽亞的熱心才會對上帝說我在這裏,請差遣我去。按蘇牧師的解釋,先知書所要表達的是因以賽亞對這位至高上帝的認識,所以才引起他傳道的使命感。蘇牧師的學說沒有引起保守人士的抗議,首推他不用刺耳的語言回答問題。除此之外,應歸功於他平時的為人。他當時的新思想,現在看起來也只是基礎的神學研究方法而已,不知道為什麼卅年前的教會要把它當作是信仰的毒蛇猛獸。

蘇若蘭牧師上課用的台語(美南差會派來的宣教師都學北京話),可說是宣教師當中最好的一個。他不會像孫雅各牧師那樣將「鹽」讀為「奄」,「佈道」 說成「普渡」。他因不會讀中文(曾經學過北京話),所以比較注重講課,而不注重學生的作業。相較之下,鄭連明牧師就很注重學生寫作業的訓練。蘇牧師上課時,有時會要求學生將他所講的重述一遍,若不能重述得正確,他就認為學生並不真正聽懂。有次他問班上的學生,是否了解他所講的,學生同聲回答:「懂!」他就問當中一個回答得很有自信的,要他起來重述剛才他講的。那位同學說,我懂,可是我不會講。他說,如果你不會重述就是不懂。他很怕學生學得一知半解,似懂非懂,而且裝作很懂、自信滿滿。因若非真懂,講起來便走樣。

1995年10月,離台將近廿年的蘇若蘭牧師帶著兩個女兒再度訪台。台灣神學院為他們安排行程。全台各地,在他到達的地方都有人熱心接待,不分南神、台神的校友,連那些沒有被他教過的,都熱心地接待他們。1997年2月,他到美國加州探訪早期的學生,學生們告訴他,可以把他們當兒子吩咐,只要他想見他們,通知一聲,便會安排人接待。蘇牧師時常問早期的學生,你們是否還記得我教的希伯來文?大家都搖搖頭,早就忘了。對於上課時的舊約神學?大部分的人都說好像有印象,但說不出來。至於對他印象最深刻的是什麼?大多數的學生都說他的家庭──太太、女兒和兒子,以及他的為人:在神學院時,他的小孩常跟大家玩在一起,用餐時,他以吹哨子叫小孩回去吃飯;他臉紅紅的,跟人說話時,頭會稍微歪向一邊。有一天他聽到男生宿舍大聲一響,原來是一根塑膠排水管被人打破。他問是那一位學生做的,有一位學生承認了。他問他為什麼要打破水管?那男生說只想試 試看是否能打破。蘇牧師歪了一下頭說,水管已經被你打破,不可再試了, 你可以打一些不會破的東西。這件事因有人認錯,也就沒有進一步的處罰。

蘇牧師感到很奇怪,他遠道來台灣,目的在傳道、教神學,為什麼大家記得的不是他上課的話,而是他的為人、生活、家人在校園的表現。他說,可見傳道、神學與教導,不只是課堂或教會講堂的事而已,最重要的是他的言行,甚至是他家人的表現。他說這些是我們神學最具體的一部分,是活生生的神學。可是他也很在意他所教的。他希望他的教學、思想,對學生的價值判斷、為人、宣教、解經有良性的影響。有一天,我在校門口遇見三位新生要下山,就請她們搭便車,一起下去。在車上,這三位女生的對話從頭到尾沒有一句好聽的,當時很想教訓她們,結果還是忍了下來。心想當初剛來台神時,自己還不是如此粗魯,今天能有點文雅的「氣質」,應歸功於剛踏進台神校門時,就能受到像蘇牧師這樣家庭的感染。當時心頭一轉,覺得接下來要考慮的不是責備這三位說粗話的女生,而是台神還有沒有可感染他人氣質的教師或教師 家庭? 

蘇若蘭牧師很注重講課,不善交誼,但他為人溫和,親和力很高,大家都很自然地和他講話,沒有外國人的距離。他也盡量以台灣人的態度與人相處。他的信仰基礎,可以說是對上帝忠實、負責,不先討好人。他雖然在羅東傳道只有兩年,但宜蘭和羅東的教會都一直把他當作是自己的人。他離開蘭陽區很久了,宜蘭教會沒有小會議長時,還曾請他當議長。有次宜蘭教會發生了爭執,吳俊雄牧師當時還是傳道師,無法召開小會,七星中會派小會議長蘇若蘭前往處理。他一到,各方各派便前來說明他們的立場,爭論劇烈,言詞鋒利。蘇牧師認真地聽。在未開會前的休息時候,當時的吳俊雄傳道私下問他:蘇牧師,剛才他們說什麼,你真的聽得懂?他說他一句也聽不懂。吳傳道說這樣等一下開會,你怎能解決他們的問題?要不要我現在告訴你他們說些什麼?他說,不要,他們說他們的,我們應當怎樣做,就怎樣做。當時的吳傳道很感慨地說,原來聽不懂也有好處,我們應當做什麼就做,不必太在意別人講什麼。

19668月至 196712月,蘇牧師代理台灣神學院院長,那時部分的董事有意請他當院長,可是部分教會人士說他沒有博士學位,不可以。這話傳到加拿大差會,1972年他的母校Knox College送他榮譽博士學位。可是這遲來的榮譽無法改變當時的情況,因教會有人在運作,要為別人舖路,以致後來董事會還是沒選上他。結果,黃加盛牧師在各方擺不平時,意外地被選作院長。同年,總會助理總幹事出缺,他被徵召去總會當助理總幹事,在任期間他才廣為認識其他的教會人士,特別是活躍在總會的台南神學院校友。這就是為什麼他到南部旅遊時,受南神校友熱烈的招待。他們不把他當作台神的教授,而宣稱他是加拿大來的宣教師。

1974年有一天,蘇牧師由總會打電話來台神,用熟悉的台語說:「陳嘉式,你有要去外國讀書沒?」我很驚訝地回他,那有可能,到外國留學我負擔不起。他說:「有一個獎學金要幫助你,你有要去沒?假使要去,要寫一份申請書,並且準備英文的托福考試。」

原來加拿大的婦女傳道會有一筆獎學金,願意協助師資進修。得到蘇牧師的推薦,我得於1975年到蘇格蘭的St.Andrews進修。

1976年,蘇牧師回加拿大Ontario的教會牧會。1994315日,師母罹患肺癌過世。他們一直在疑問,師母 Joyce 沒有吸煙,怎會得肺癌?不但她得癌,還有好多到台灣來的外國宣教師,回去後得癌的比率相當高。從早期的馬偕、孫雅各、伊天賜、晏寶理,還有其他一些他們列出名字,但我無法記得的。他們懷疑,台灣是否有某種食物容易致癌?尤其在台灣住久的外國人,他們無法抵抗某些本地食物的侵害。或者因為他們沒有完全吃本地的食物,所以無法抵抗由本地引起的癌害?

19972月,在洛杉磯的好牧者教會再度遇到蘇若蘭牧師,校友們接待他去餐廳用餐。他吩咐我說,很想藉著任何的機會向台灣教會問好。他說在台灣宣教的期間很受台灣人的愛護,尤其1995年他帶兩個女兒回台灣一遊時,到處受人招待,有些人他實在不認識,但也熱烈招待他們,他很想向所有的人道謝。我們問他想不想再婚?他說沒有,他很懷念他的太太 Joyce ,無法再愛別人。

蘇牧師退休後,獨自住在鄉村自己的家。小女兒Catherin1964)在公司上班,離他很近,常去照顧他。小兒子Douglas1961)是藥劑師,自己開一家藥店,最近有大藥商的連鎖店在他的藥房附近開業,生意大受影響。他的大兒子Robert1958)在外商公司服務,因為他是在台灣出生的,所以公司派他當遠東部門的主任,負責遠東的業務。大女兒Deborah1956)嫁給一位牧師,名叫Peter Bush,在加拿大中部服事。她說那個地方很偏僻,下雪很厚。Deborah是以前在台神校園裡,外僑子女中最美、最優雅的女孩子。在校園見到學生們,她不會像外國小孩轉頭而去,而是親切的打招呼,性格與舉止最像她爸爸。

 

 首頁Home/ 本土信徒總檔 / 教會史話總 / 宣教師人物總檔 / 外國神父修女列傳 / 日人列傳總檔 / 原住民信徒 /  諸家論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