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義仁 我的亞洲基督教藝術經驗

 

 首頁/  English / Japanese Entries/ 本土信徒 / 史話 / 家論述 / 宣教師 / 外國神父修女 / 原住民 日人列傳 / 賴永祥著作 馬偕周邊 / PCT/  劉家雜錄

陳義仁撰 《新使者雜誌》 136期 2013年6月10日 p.28-30  

讀神學院之前就常聽到「信仰本色化」一詞。進神學院之後,選修一門由郭大衛(Rev.David Gelzer)牧師娘郭緯麗( Elisabeth Gelzer)所開的「亞洲基督教藝術」,學生只有多才多藝、會刻印、會石雕、會水墨的楊禎禕同學,以及只會畫雜誌插畫的我兩人。台南神學院很用心,雖然只有兩個學生選課,還是開了。而課程的內容的確令我大開眼界。
課中看了一大堆圖片、幻燈片:穿韓國衫的約瑟、馬利亞;印度臉孔的耶穌;佛祖模樣的基督;中國古裝的亞伯拉罕;日本古畫風的聖母子;菲律賓……斯里蘭卡……新加坡……等。光是這些不同民族的畫風、人物與景物的造型,以及多樣的表達素材如:水墨、油畫、剪紙、壓克力顏料、蠟染、版畫、雕刻、花藝……,就夠令人目不暇給了。圖片資料大部分來自亞洲基督教藝術協會(The Asian Christian Art Association)出本的畫冊及其會員刊物《Image》,以及郭牧師娘自己的收藏。
這些資料始於東亞基督教協進會(亞州教協前身)1962年在澳大利亞召開會議時,交託日本的竹中正夫(Masao Takenaka)教授進行蒐集的。作品限定於亞洲國家。1978年「亞洲基督徒藝術家協會」成立大會在峇里島舉行,主題是「什麼是基督教藝術?」——表達基督教或聖經題材嗎?或必須有基督教的內涵?非基督徒、異教徒表達了基督教內涵算不算?
1979年Image創刊。亞洲基督教藝術作品讓我們感到親切,除了人物、服飾、背景民族化以外,也表達出亞洲國家共同的問題:異教昌盛、被殖民的經驗、政治專制獨裁、貧富不均、男尊女卑等,如把「聖母」畫得像平凡的歐巴���、如畫彌迦書「把刀劍打成犁頭」的和平景象、如女性被釘十字架(表達亞�������婦女所受的欺壓更甚於男性)等。經竹中教授的推廣,以���亞洲各國藝術家的努力創作,已有相當的成績。原有偉大、豐富的基督教藝術傳統的西方,教會藝術似已沒落,卻在亞洲復興。
��灣呢?恕我才疏學淺,只知道原住民教會的教堂壁畫,或其他作品,會將聖經人物造型變成原住民。天主教有一些作品,將聖經人物中國古裝化,甚至製作年畫、聖母子似觀音、天使像門神。福客系的台灣人,有無這方面的作品?我一無所知。
郭牧師娘送我一支雕刻���,鼓勵我創作。由於我不是科班出身,平時又輕忽素描(悔恨!),斷斷續續做了一些木刻作品��就做不下去了。這些作品有:有紅磚牆的牛欄、竹椅、水牛的〈耶穌出世〉。有女������奏南管琵琶唱救主降生。有耶穌出世,腳踏蛇頭。有穿唐裝的耶穌入爺路撒冷,背景有椰子樹。摹仿台灣民間宗教的金紙、平安符格式的耶穌獻身圖等。有些刻意印在紅色、黃色的薄紙上,���些具有臺灣文化、異教感覺的作品,有人覺得新奇、親切,有人無法接受,也是必然的吧!
這些差不多都是服裝、景物本地化的表達,是「外皮」的本地化。即使如此,於我,���大的困難是,我身為福佬台灣人,似乎找不到代表台灣人的服裝。現在知道平埔族有服裝,但是那時候的我,連平埔族是什麼都不知道。
此外,我刻了林家祖孫三人殉難的圖〈麥子落地〉,雖有本地信仰的意義,表達方式卻十分死板。也應郭大衛牧師之邀,為1982年《英文台灣教會公報》的創刊,畫了台灣味的「焚而不毀」刊頭等。
過了很久,我忙於畫四格漫畫及應付生活中的艱難,只有到2009年為新版的《聖詩》配插畫,才有幾張圖刻意做相同的表達:台灣臉孔(《聖詩》135)、梨園戲的身段(119)、漢樂器的演奏(53)、布農合音(228)、中正廟下的人民(495)等。
新版《聖詩》裡,我們也看到了原住民伊誕.巴瓦瓦隆傳道師、彼娜得.斐寧,以及陳志良等,也都分別從原民風格、水墨等不同路線在創作屬於台灣的基督教藝術。
數年前,長老教會總會有意組成「基督徒藝術家團契」,開了幾次會。我極力提議台灣教會應該要有像《Image》這樣的刊物,雖然薄薄七、八頁,一年沒出幾期,但介紹基督徒藝術家具有信仰、神學內涵的作品,定能相互激勵,激發最切近生命的創作。然而,時機似乎尚未成熟?
很期待:期待作品,然後刊物,然後更多的作品。  

 首頁Home/ 本土信徒總檔 / 教會史話總 / 宣教師人物總檔 / 外國神父修女列傳 / 日人列傳總檔 / 原住民信徒 /  諸家論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