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榮輝牧師

 

 首頁/  English / Japanese Entries/ 本土信徒 / 史話 / 家論述 / 宣教師 / 外國神父修女 / 原住民 日人列傳 / 賴永祥著作 馬偕周邊 / PCT/  劉家雜錄

錄自《台灣基督長老教會北部教會大觀1872-1972》。參見《史話》265、 267、 271、 272等。
陳榮輝(又名陳火,1851-1898),1874年2月15日受洗,1885年5月17日受封牧,是台灣教會歷史中首次受封牧二人中之一。 

陳榮輝牧師又名陳火,偕牧師稱呼他陳火。他是五股坑人,在偕牧師抵淡水不久,即慕道信主,於1874年2月15日受洗,成為偕牧師的學生,1875年被任命為傳道師,他所到的教會有新港、大龍峒、和尚洲、溪州、新店、中港、錫口(現在的松山),其中以新店最久。他是北部教會歷史中首次受封牧師二人中之一(1885年5月17日),另一位是嚴清華。陳牧師為人殷勤、清潔、熱心、善良篤厚、仁慈、博愛、謙卑、溫柔,善於忍耐、盡���、盡義,愛教會,赴湯踏火,不顧己身,為教會內外所推尊的聖人,他注重教會,遵守禮拜��
因他曾與偕牧師學西醫,在新店地方從他受惠的不少。
牧師������當禮拜完畢時,即為人醫病,往往到午後一、二點,都無���午餐,因當時在台之西醫很少。偕牧師最寵愛他,加拿大母會每���配來之藥品,新店受配特別多。偕牧師同時也贈送陳火牧師一套拔���器具,為人拔牙齒。
陳牧師每年都為民眾種牛痘。有一次發生鼠疫,不論會內會外、染疫或死亡,陳牧師都冒險探訪幫忙,得民眾欽敬,稱他為地方的救星。
1884��8月5日中法戰爭,法國攻打臺灣,謠言入教者通紅毛蕃,新店地方匪徒以林大澤為首(後其孫林國彥做醫生,教會長老),乘機煽動民眾搶掠信徒財物,並殺害信徒,拆毀禮拜堂,陳牧師的財物也不能倖免。幸有好鄰居暫時暗中收留保護,後來雇舟準備到大龍峒避難,但接到有人來報告說,當晚要拆毀禮拜堂很危險,即又動身乘舟到崙子頂(社子)母舅宅暫避,衣裳都被搶了一空,家屬也全無衣服可換,非常狼狽。但陳牧師雖遭不幸,卻不失志、灰心。
1885年偕牧師得劉銘傳欽差的賠償,重建被毀的禮拜堂,其中新店禮拜堂最堂皇且廣大,前面有高塔,高50尺, 上畫棘樹與火焰,書之「棘焚而不毀」。在圍牆之雙側,陳牧師憑他的熱情,種植花園,百花齊備,石條花臺,置有數十盆名花,花盆為中國江西磁,美觀大方。圍牆外面為台灣十二名勝之一,碧潭風景,碧水如鏡,花園都由陳牧師親自清掃,全日保持清潔,當時全島禮拜堂中無可媲美者。
1893年 日本領臺,一時各地方混亂,不得安寧,幾個月後有一隊日軍鎮駐新店並進駐禮拜堂,隊長大尉借用牧師館一室,牧師與隊長通話時,都用寫漢字通之,有一天大隊 長接報,說新店方面有人要造反,就於當晚三更突擊搜查每一住戶,若查到有槍、刀、鏢,就全押到碧潭溪邊,雙手綁在身後令其下跪,再以二、三人的辮子相縛在 一起,當晚月光映照溪埔,月寒星稀,狀至悽慘。
被捉去的人都被押經過禮拜堂邊的一條小巷,當被押者通過這條小巷時,大家都發出悲哀、痛苦、恐懼的呼聲,力呼:「牧師啊!救我,我被捉去了。」在屋內聽到的人無不流淚同情,但無可奈何,牧師與家屬在屋內非常著急,煩惱,二十來歲的牧師長子清義(後任牧師於艋舺教會,就是偕牧師的大女婿)將後門打開要看這慘景,不幸也被日兵捉去,牧師跟著也跑出去看時,另一個日兵也將他的辮子拉去,拖到溪邊與他人被綑在一起,下跪直到天亮。
翌晨隊長大尉巡視時,發現牧師也在其內,大為吃驚,即速令解開牧師父子,且向牧師陪罪,因隊長深知牧師的為人,可敬,可信,故對牧師說,若眾人中有信徙或好人者,經牧師指名即可獲釋。 那時牧師非常高興,一一指出,連教會外的人都釋放,並向隊長說明,各戶所持武器,不是為要造反,乃是因烏來的蕃族常到新店偷襲出草殺人頭,都是為防備蕃人而準備的。這事之後全新店的民眾到了主日都來到禮拜堂做禮拜,一時教會非常興旺。
牧師於1898年8月8日主日突蒙主召歸天,息其勤勞,膝下遺有師母與二男三女。熱心事主的忠僕其遺族,上帝看顧他們祝福他們及保佑他們永不止息。
出葬那天全鎮民無不哀惜,痛失伊人也。(後來改葬於淡水馬偕墓地)  

 

 首頁Home/ 本土信徒總檔 / 教會史話總 / 宣教師人物總檔 / 外國神父修女列傳 / 日人列傳總檔 / 原住民信徒 /  諸家論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