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永興 台灣人的夢

 

 首頁/  English / Japanese Entries/ 本土信徒 / 史話 / 家論述 / 宣教師 / 外國神父修女 / 原住民 日人列傳 / 賴永祥著作 馬偕周邊 / PCT/  劉家雜錄

陳永興撰 《我的人生交響曲:陳永興·七十自述 》玉山社出版公司 2020年8月11日 264頁。[前言] 台灣人的夢。 

古早人講:「人生七十古來稀」,現代人則說:「人生七十才開始」。人生到70歲是該好好反省的重要時刻。古早人活到70歲已是不簡單,現代人到了70歲人生才剛要開始。我今年進入70歲,所以對自己的人生也要來做個反省。到底這已過的70年歲月中發生過什麼重要的事情,值得留給以後的人來做參考。或者說,以後去天堂遇到上帝能有所交代,自己曾經做過值得安慰的事情。
人生的夢尚未實現
我自認自己是相當認真打拼,想要做一個有良心的台灣人醫生。我是一個精神科醫生,醫學系畢業至今,除了擔任45年精神科醫師外,對於台灣社會、政治、文化、教育與人權也有很大的投入。但我的人生是否這樣就算是成功、值得紀念的人生呢?我自己倒不覺得。我認為自己是很有理想、有原則、有良心的台灣人。但是我想要追求的人生目標,或者說我的願望,直到現在並未實現。我應該是一個「失敗的理想主義者」,從整體台灣人的歷史來看,我認為自己想要的是台灣人一百年來共同追求但尚未實現的夢想。
這一百年來台灣的讀冊人、知識份子所共同追求的夢是什麼?就是盼望將台灣建立成一個獨立的國家,做一個有尊嚴的台灣人、成為在世界上被尊敬的民族。這個國家是一個自由、民主、尊重人權的國家,而且是一個社會有公平正義能照顧弱勢的國家,在文化與文明的水平上能為全世界人民所尊敬的國家。
這個願望、這個理想從日治時期1920年代起,台灣的知識份子就已經提出了,「台灣就是台灣人的台灣」的訴求。
1920年代,台灣出現「文化協會」、「台灣民眾黨」、《台灣民報》,甚至後來也出現了「台灣共產黨」,很多台灣的工人運動、農民運動與學生運動就此展開。所以1920年代可說是台灣人在世界現代思想影響之下覺醒,開始要追求民族解放或者建立自己的國家,以及追求社會公平正義、自由民主等各種行動蓬勃發展的年代。但是很可惜日本人發動大東亞戰爭,加以鎮壓台灣人前輩所有的努力,也讓他們的努力無法實現。
二戰後,日本人戰敗,台灣被國民黨政府接收,蔣家這個政權派陳儀來台,1947年台灣不幸發生二二八。當時台灣第二代的知識份子因為對陳儀政權貪污腐敗的失望,發現這個「祖國」是不能寄望的政權,所以起來反抗,引發二二八大屠殺與接續的戒嚴,在1950年代白色恐怖時期進行大逮捕,使得有良心的台灣知識份子受到一次很大的打擊。如同1920年代,那一代知識份子要追求台灣前途與願望理想的夢,全部都破碎了。台灣甚至進入長達39年的戒嚴,雖然在這段期間有部分反抗或說黨外的民主運動,但都無法形成很大的氣勢,就這樣經歷近30年的社會變遷,直到1980年代台灣的民主與經濟才慢慢開始再活躍起來。
經過60年一甲子的時間,到了1980年代,台灣社會再一次看見如同1920年代同款,黨外運動慢慢成熟,那時可以看到很多黨外雜誌如《台灣政論》、《美麗島雜誌》、《八十年代》、《深耕》、《關懷》、《前進》、《自由時代》……可說是言論自由要開始突破禁忌。除了民主運動之外,也開始有社會運動,譬如1987年我推動二二八平反的公義和平運動、520農民運動農民走上街頭,隨後台灣勞工形成很多組織、學生運動甚至婦女與原住民運動,當時的台灣社會出現很大的變化,最重要的成就,就是打破戒嚴。國民黨經過30多年獨裁極權統治,終究抵擋不住台灣人追求民主願望的打拼,國民黨不得不在1987年宣布解除戒嚴。台灣自此進入一個言論開放、能辦報紙、設立電台、電視開放的年代,最後甚至出現反對黨挑戰長期執政的國民黨。
接著,從1980年代到2010年代,台灣出現了政黨輪替,李登輝結束國民黨一黨專政,阿扁總統也代表民進黨第一次取得執政權,台灣本土政權首次執政。從1980到2010這30年間,雖然表面上台灣民主化、言論自由獲得很大進展,但中華民國這個外來政權仍留在台灣,「中華民國」這個殼仍無法拿掉。所以台灣要變成一個獨立國家、主權獨立的夢想還未實現,世界上主要的國家仍不承認台灣是一個國家,台灣也無法進入國際組織受人尊重,台灣至今還是名不正言不順的以「中華台北」名義參與國際賽事。
百年不懈追求建國夢
不僅在世界上,「台灣」無法獲得承認,民進黨即使執政以後還是不敢講要改國號或實施主權公投,甚至繼續維護「中華民國」這個體制,雖然到了2010年代有「太陽花學運」世代,這些新一代的少年人去佔領立法院,甚至阻擋國民黨與民進黨通過「服貿」協議。但是當中國成為世界強權,極力主張台灣是中國的一部份,這種論點得影響力越來越大時,台灣年少的一代開始起來反抗,使得國民黨下台、民進黨再度上台執政,但直到2020年,還是無法打破過去國民黨所留下來的體制。在蔡英文總統「維持現狀」的政策之下,台灣人的夢與一百年前1920年代的台灣知識份子所追求的理想,看起來還是無法真正實現。
台灣人自發性推動正名的公投,希望在國際社會用台灣的名義參加奧運、世界衛生組織或其他相關聯合國轄下國際組織,民間推動得非常努力,結果,執政黨雖是本土政權,竟也不敢支持,最後連東奧正名公投也未通過。
我今年已經70歲,從1950年出生,參與1980年代黨外運動一直到2010年代,甚至退休後創辦《民報》提倡正名公投,雖然盡很大的努力打拼,但還是看不見我所說百年來台灣人的夢能夠實現,我覺得這是一大遺憾!
值此邁入人生70的時刻,我希望寫一本書,記錄下自己人生經歷過一些比較重要的事情,特別是雖然看起來,表面上有點成功、突破,但是實質上,為何仍無法改變大局、無法完成台灣人所追求的夢,以及自我反省與檢討的地方。說不定,可以留給年輕的一代參考;或是給和我同世代現在還在台灣社會有點力氣的人,一些再努力的空間。在我的眼睛閉上前為共同理想與願望,做最後奉獻的機會,這是我出版這本書以及在《民報》進行口述歷史的根本動機。

 首頁Home/ 本土信徒總檔 / 教會史話總 / 宣教師人物總檔 / 外國神父修女列傳 / 日人列傳總檔 / 原住民信徒 /  諸家論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