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帝所賜給我的一切恩惠

 

 首頁/  English / Japanese Entries/ 本土信徒 / 史話 / 家論述 / 宣教師 / 外國神父修女 / 原住民 日人列傳 / 賴永祥著作 馬偕周邊 / PCT/  劉家雜錄

陳錦文撰《和平鐘聲˙和平教會蒙恩見證文集之一》 19772月刊 P. 74-77


陳錦文,福建惠安人,1946830日由惠安搭機帆船來臺灣,初在臺灣省農業試驗所工作.   撰文時�����復會技正、和平教會執事,1977-1981年間任長老。

       「我的心哪,你要稱頌耶和華,凡在裹面的,也要稱頌杜的聖名。我的心哪,      你要稱頌耶和華,不可忘記祂��一切恩惠。」 (詩篇1031.-2

  感謝上��,給我可藉本教會設教30週年編印見證集的機會述說祂的一切恩惠。因為篇幅的關係,我祇能簡要地敘述些 上帝所賜給我較大的恩惠。

  我生長在信主的家庭,這是 上帝給我第一個���的恩惠。雖然我的雙親都不識字,祇會看白話(羅馬字拼音)聖經,可是他們有���心,非常的敬虔;尤其是我的母親,非常的熱心。雖然家境很窮。父親祇是做粗工的��人,兼種一點很少的田地由於他們的信心,我們兄弟姐妹八個人都能進入教會學校念書,由小學而中學,甚至有的念完大學。

  我的家鄉在福建惠安,是福建省一個窮困的小縣,一般人稱它為「地瓜��」。我小學畢業時,成績���好,可是由於家貧,惠安又沒有教會中學,祇得留級一���,就是多念一年小學,才得有機會��泉州升學,進入一所教會創辦的培元中學。我能移從小學到中學在教會學校念書,這是 上帝給我第二個大的恩惠。

  在初中三的時候,宋尚節博士到閩南各地開奮與佈道大會���感謝 上帝使我能移從宋博士釋放的信息明白自己是一個罪人,靠看救主耶穌十字架寶血贖罪的功勞得到拯救。當時宋博士到泉州各城鎮開奮興會,我參加好多次。最初我對救恩還不十分清楚,後來在泉州南門外金井地方連續參加了幾天聚會,才更清楚明白了 上帝的救恩,這可以說是 上帝給我最大的恩惠。.

  當我在中學念書的時候。 上帝讓我有工讀的機會,幫忙學校打掃圖書館以後進大學,以至十年前到美國,都藉工讀的機會得到一點報酬,作為維持自己一部分生活的費用,而且所做的工作都與圖書館室的打掃和管理發生關係,這些工讀的機會都是 上帝所賜的。

  1937年對日抗戰發生時,我剛好高中畢業,在家鄉的教會小學,亦即母校小學擔任教員前後三年。1940年秋天,幸好福建省政府創辦農學院,一切都是公費,我才得進入大學念書。可是念了一年,又因我的三弟進入高中,我不得已休學二年,再度去教書賺錢幫助我弟弟的學費,以後才復學念完大學,實在是 上帝的恩典。

  1946年大學畢業,同年830日由惠安搭機帆船來臺灣,由臺中梧棲港上岸,然後到臺北來。最初在臺灣省農業試驗所工作一年多,後來北平國立北京大學的一位教授,亦即以前在福建省立農學院當過我的老師,要我到北京大學當他的助教。19484月間,我向農業試驗所辭職,當我離職的手續快辦好,最後要交還一架放在昆蟲標本館裹的雙管擴大鏡時,竟然找不到,原來在前一天給人偷走了;因之,我辭不了職,祇好繼續留在臺灣。如果當時走得了,恐怕現在仍在大陸或老早已不在人世了,這可以說是 上帝在我一生中所給我二個非常奇妙的恩惠。

  還有,我於1948年底回萬安結婚,1949年春獨自一個人再回臺灣來。1949年下半年大陸淪入共匪手中,直到19624月,我的內人和出生後未見過面的兒子,能夠在13年之後,從大陸逃出來,經由香港到越南,以後來臺。由於當時我在越南擔任農業技術團工作,能得與久別的家人團聚,真是恍如隔世,這可以說是 上帝給我另一個很大的恩典。

  我從1946年來台,當在農業試驗所工作的時候,曾經到和平教會參加禮拜,認識了莊丁昌牧師。在過去的30年中,最初十幾年在臺北時 上帝讓我有機會在公餘幫忙外國人傳福音的翻譯工作,以及協助設立教會亦曾幫忙過青年歸主國際協會在臺的工作。這些都應該把榮耀歸給 上帝,也可以說是 上帝給我的恩惠。

  我過去曾經在臺灣省農會工作,十年前由臺中遷來臺北,目前在農復會辦理農業推廣教育工作。十年來,參加本教會為會友,可以同各位兄姐事奉主,這都是 上帝的恩惠。我幾次出國以及在臺的家庭生活,得到 上帝的眷顧,實在應該感謝讚美 上帝的恩惠。

  雖然我得了 上帝許多的恩惠,可是我對祂有不少的虧欠,求上帝憐憫,今後能榮耀祂的名,為祂做美好的見證。最後,求主幫助我,能夠時常說:「我的心哪,你要稱頌耶和華,不可忘記祂的一切恩惠。」

 

 

   

 

 

 首頁Home/ 本土信徒總檔 / 教會史話總 / 宣教師人物總檔 / 外國神父修女列傳 / 日人列傳總檔 / 原住民信徒 /  諸家論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