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錦彰牧師娘蔡節津 (1942-2006)

 

 首頁/  English / Japanese Entries/ 本土信徒 / 史話 / 家論述 / 宣教師 / 外國神父修女 / 原住民 日人列傳 / 賴永祥著作 馬偕周邊 / PCT/  劉家雜錄

「陳牧師娘略歷」見於部落格「阿斗雜記」2006年4月10日
蔡節津(1942-2006) 父親蔡榮霖 母親莊仁禮,夫陳錦彰牧師(1968年9月24日結婚),夫婦育2女1男,即長女陳佩蓁,次女陳珮雯,及么子陳浩桓。  

故人 陳蔡節津牧師娘於1942年10月14日出生於高雄旗津基督徒家庭,父親蔡榮霖從事教育工作多年,母親莊仁禮在家相夫教子。牧師娘排行第四,上有大哥, 大姐,二姐,下有大妹,小妹,手足共6人。牧師娘的名字「節津」二字,節字本意是要節育,又取其貞節、盡節之意;津字則取其出生地旗津之意。
牧師娘天資聰穎,特別在音樂方面展現出傑出的天份,深得父親的喜愛,從小就給予詩歌及鋼琴的訓練,因此在音樂服事和教學上奠下深厚的基礎。八歲時曾受邀到廣播電台獻唱詩歌,歌聲悠揚,博得極高的讚賞,也讓父母親深以為傲。
初中時以全校第一名的優異成績畢業於旗山初中,並獲保送至高雄女師就讀。畢業後先後任教於旗山,中庄,太平,獅甲,鹽埕等小學。牧師娘教學態度嚴格認真,雖非音樂科班出身,但因本身對音樂的熱愛和喜好,曾擔任獅甲國小合唱節奏樂團指導。雖然資源相當貧乏,學生也完全沒有基礎,但在她孜孜不倦的教導之下,於1979年榮獲高雄市音樂比賽優等,並代表高雄市參加全省音樂比賽榮獲甲等,如此佳績震驚了當時高雄的教育界。另外受她啟蒙教導,而在音樂方面表現傑 出的學生也不計其數,至今仍繼續為這片土地的音樂教育扎根而努��。
在信仰上,牧師娘的一生可以說是盡忠守節,至死不渝。小�����受父親特別指派牧養一隻山羊,羊兒天性頑劣,稍有不��即自行解繩脫逃,破壞厝邊莊稼,有時更會跑到遠處,讓人遍尋不���,使牧師娘深以為苦。當時雖不解父親的用意,後來才明瞭原來父親是為了要她體驗到牧者的辛苦,而培養出過人的耐心,來為將來協助牧養人群做準備。
到小學任教後,由於其優秀的表現和清白的家世,因此追求者眾,其中不乏背景雄厚的權貴子弟,然而牧師娘從不為這些外在的條件而動心。她順服於上帝的帶領和 父親的期許,在眾人錯愕的眼光中,決定嫁給第一位前來提親的神學生,也就是後來的陳錦彰牧師。兩人於1967年12月25日訂婚,並在陳牧師畢業後,於1968年9月24日結婚。由於當時台灣的經濟狀況仍相當落後,教會提供給傳道人的謝禮更是微薄,因此牧師娘在公公的建議下選擇帶職事奉,白天繼續在學校任教,課餘或假日則協助牧師從事探望、關懷、教導等等事工,完全沒有任何休假,數十年來如一日。當時又因購入新屋,貸款負擔沉重,牧師娘只好扛起 重任,讓陳牧師用摩托車載著奔波各處家教鋼琴,利用家教所得貼補家用。牧師娘曾見證說上帝有預備,每當家中無米無鹽時,上帝就安排許多家教學生拜在門下; 而當家中經濟狀況改善後,學生又自然消失掉,讓她能夠繼續專心於學校的教學及教會的服事。
牧師娘婚後與牧師一同服事,曾先後牧會於中庄佈道所(今鳳屏教會),高松教會,新生教會及鼓巖教會,造就信徒無數。婚後育有三子,分別為長女陳佩蓁,次女陳珮雯,及么子陳浩桓。三人在父母的身教言教下,從小接受基督信仰,熱心事奉主。如今三人均已成年,並擁有不錯的事業和美滿的家庭。
1990年,正當教學,牧會和家庭都較穩定時,竟意外發現右腋下惡性黑色素瘤,在胞妹悅琪的協助診治下,在台北馬偕醫院接受腫瘤切除手術。牧師娘曾描述當首次得知此噩耗時,猶如晴天霹靂,手中一邊準備著主日學的教材,心中卻不捨將無法再與小朋友一同過母親節,頓時淚如雨下。所幸上帝恩典夠用,手術相當成功,讓牧師娘仍能繼續服事。1994年又意外發現右側乳癌,當時隨即安排手術切除。由於事發突然,牧師也因忙於教會事務無法陪伴在側,牧師娘靠著對 主耶穌的全然信靠,獨自一人接受腫瘤切除手術。儘管如此牧師娘並未因此責怪牧師,反而以擁有一位忠心事奉主的丈夫為榮。術後在長女佩蓁的陪伴下,順利完成 後續的放射線及化學治療。不幸的是在2002年,發現乳癌細胞轉移至骨骼,從此在台北國泰醫院開始了連續三年半不間斷的化學治療,總數高達四十餘次, 使用化療藥物種類超過十種,噁心、掉髮、疲倦、食慾差、末梢神經痲痺等副作用都曾經歷過。其間又意外發現甲狀腺癌,所幸在手術後未再復發。牧師娘一人獨得 三種不同癌症,可謂相當罕見,然而她卻從未因此抱怨上帝,即使在身體最難過的時刻,牧師娘依然完全順服主所加在她身上的刺,相信他的病痛是為了要榮耀主的名。甚至在身體相當虛弱,行動又不太方便的情形下,依然前往醫院探視癌症病友,用詩歌和禱告給予安慰和鼓勵。
2006年3月下旬,牧師娘的健康狀況快速惡化,癌細胞持續擴散,引起全身性血栓,各器官功能也開始衰敗。在人生最後的階段,她選擇居家安寧療護的方 式,讓許多摯愛的親友可以陪在身旁。牧師娘在當時雖已口齒不清,氣若游絲,她仍舊表現出過人的堅毅。只要有親友來訪,她就用詩歌讚美主,見證主的大能,讓 來訪者感受到主耶穌對她奇妙的愛,而得到安慰。甚至在彌留之際,仍不時睜眼、點頭來鼓勵週遭的親人。最後在摯愛家人依依不捨之下,於2006年3月25日傍晚6時30分卸下一生的勞苦,安息主懷,榮歸天家,享年65歲。  

 首頁Home/ 本土信徒總檔 / 教會史話總 / 宣教師人物總檔 / 外國神父修女列傳 / 日人列傳總檔 / 原住民信徒 /  諸家論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