蕭泰然和「台灣翠青」

 

 首頁/  English / Japanese Entries/ 本土信徒 / 史話 / 家論述 / 宣教師 / 外國神父修女 / 原住民 日人列傳 / 賴永祥著作 馬偕周邊 / PCT/  劉家雜錄

鄭兒玉  20051220日寫

 刊於財團法人「國家文化藝術」基金會讚助﹐台北市玉山社於2006年初出版

《世界級的台灣音樂家蕭泰然》p.1013

台灣翠青詩詞:鄭兒玉,1993 作曲:蕭泰然,1993


 

因為同屬於台灣基督長老教會﹐筆者早就聽見在南部有一位名叫蕭泰然的作曲家。筆者本人是一位近代基督教思想史及歷史哲學之學徒﹐因為互相專門離太遠﹐起初並無相識﹐自然就無互動。

1969年﹐蔣家政權在國際間地位越不隱定﹐自然對國內的壓迫越殘忍。台��人暗中切求尊嚴﹑自由﹑和民主的願望愈強。當年救主聖誕節前﹐即待降節﹙Advent﹚時﹐筆者体得以色列子民在亡國中﹐仰望彌���亞﹙Messiah救世主﹚降生的心情﹐就將當時的美國黑人人權運動詩歌 We Shall Overcome”﹐得著台南神學院的音樂老師駱維道牧師之幫助﹐翻譯做台語「咱要出頭天」﹐做為待降節之詩歌。

無打���此句「出頭天」﹐即時被海內外的獨立運動人士採用為該運動之口頭語。自然開始用此字���教會成為K政權之眼中釘。另一方面﹐由此時起筆者亦加倍用功﹐連續作出數首鼓推台灣人爭取尊嚴﹑民主﹑和自由��運動�����詩歌。

筆者在19757月﹐在紐約大學召開的美東台灣人夏令會﹐以黃芎蕉的筆名初次發表「流浪海外台灣��的心聲」﹐使三千外人的參會者公開地﹐大小聲啼哭﹕唱出黑名�����流浪者之哀歌。

這在海外使台灣建國意識大覺醒﹐且大風動的夏令會後﹐有數位親友暗中建議筆者著準備﹕有一日台灣若出頭天建國的時﹐國民要唱出「尊嚴而自由民主」的國歌。筆者雖然感覺課題太大又相當困難﹐亦開始構想。

1989年﹐筆者在南神社研所﹐突然接著由洛杉磯來的越洋電話。對方是許丕龍先生﹐介紹蕭泰然教授願要作曲筆者的「遊子回鄉」。即時本人向蕭教授回答說﹐「你這位大作曲家﹐求而不得的啦﹐請進行」。這是筆者與蕭教授第一次接觸機會。

1991年﹐旅行到洛杉磯的筆者﹐最重要的手包被偷。身無一文﹑無護照﹑又無機票的筆者﹐不得不著加滯在該市一週。在此週中間﹐蕭教授和筆者有決定二項重要事誌﹕第一是筆者作遊行用的詩詞﹕「咱是台灣主人」﹐由他作曲。﹙望春風出版社,「台灣翠青」第2, p.81﹚。第二項是更重要。會記得有一夜﹐由吳西面先生及夫人招待於一家的日本餐廳﹐受請的人客大慨是許丕龍先生﹑陳黃義敏牧師﹑蔡長宗醫師﹑黃祖德先生﹑蕭教授﹑和鄭兒玉等。

聚餐進到中站﹐蕭教授講﹐他於1984年往觀看在洛杉磯舉行的Olympic Games時﹐感慨說「何日何時咱台灣選手﹐來此大會競爭一等的﹐大會就唱咱的國歌﹐又升咱的國旗咧﹖」聚餐中人士一時靜靜無語。講來講去﹐就建議鄭兒玉作詞﹐蕭教授作曲﹐應積極進行﹐才散會。

在翌年﹙1992﹚筆者完成最後稿﹙第12稿﹚﹐蕭教授亦完成其作曲。他並將本詩歌併入為教授正在進行中之畢生大作﹐即台灣大歷史樂 ﹣「1947 序樂」之結論樂章。在此中間﹐他的心臟病非常嚴重地發作﹐在差不多無可能醫治的中間﹐上帝有憐憫他﹐亦聽海內外台灣人的迫切之祈禱﹐經由醫生的手來醫治他。所以今仔日咱台灣人才有「1947 序樂」和「台灣翠青」。

 

 

 首頁Home/ 本土信徒總檔 / 教會史話總 / 宣教師人物總檔 / 外國神父修女列傳 / 日人列傳總檔 / 原住民信徒 /  諸家論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