蕭藤村 恁著相疼

 

 首頁/  English / Japanese Entries/ 本土信徒 / 史話 / 家論述 / 宣教師 / 外國神父修女 / 原住民 日人列傳 / 賴永祥著作 馬偕周邊 / PCT/  劉家雜錄

蕭藤村撰 《新使者雜誌》 132 期 2012年10 月10 日 p.70-71 (退休教師,台語文學者) 蕭藤村是嘉義基督教醫藥師兼傳教師芬蘭人閔克難(Esco Mikkola)1969年所認的契囝;伊的養母蔡省患癌症 在病院受閔太太的看顧感動而受洗!  

上帝的疼痛是hiah-nī大,藉著眾信徒的疼,hō͘我認bat基督,歸ǹg基督。
約翰十三:34,35「我用新的誡命hō͘恁,就是恁著相疼,親像我bat疼恁,恁亦著án-ni相疼。恁若相疼,眾人beh對án-ni知恁是我的學生。」
我是曾骨蕭皮,1948年出世三個月,我的生爸就來過身,生母一ê兩kha查某,kan-na靠種菜賣菜,無法度chhiâⁿ養五ê囡仔,就kā我分hō͘蕭--家養飼。佇蕭--家我是孤囝,chēng細漢身體就真lám,pháiⁿio飼,送hō͘大道公、媽祖婆做契囝,大道公生就愛過火,媽祖生就愛nǹg轎kha。我的養爸是塗水sai-hū,養母tòe leh做小工,tiāⁿ-tiāⁿ著出外作穡,留我一ê囡仔人蹛厝--裡,三頓家己煮、家己食。
我的養爸做塗水貿穡頭,有時陣著愛應酬lim酒,到我讀初三的時,我的養爸生肝癌,無偌久就過往,厝--裡賰養母kap我兩ê人。我的養母興poa̍h -kiáu,若無作穡,就poa̍h kah無暝無日,到我讀高三的時,我的養母生奶癌,癌湠到龍骨,煞規身軀bē-tín-bē動。Hit時陣醫療無啥發達,攏請神明來關來問,有神問到無神,仝款攏無效,平常時仔我攏有耳無喙,雖然我心內反對問神,嘛m̄敢出聲,m̄-koh想著病kah chiah重,無去看醫生kám會使--得?我就大膽kā我的養母講:「省--也[1]!聽人講阿tok仔病院的醫生chiâⁿ高明,我chhōa你來去hia hō͘醫生看,好--m̄?」阮養母應講:「到chia來--ah,無,嘛好--啦!」我隨時kā棉chioh被、衫仔褲、溫瓶kap蹛院會用--著的物件款款--leh,chhiàⁿ一臺三輦車就去阿tok仔病院。
去到tè,隨辦蹛院。一間病房蹛十二ê患者kap照顧的人,bē輸菜市仔--leh。Hit暝我就坐踮椅仔睏,講睏嘛無影,因為阮養母bē翻身,三五分鐘就叫我kā伊péng爿。隔轉工e晡,有一ê阿tok仔婦仁人kap三四ê臺灣人來病房探訪,一床一床問東問西,唱詩歌、讀聖經hō͘患者聽,來到阮chit床的時,我就知影hit陣人leh創啥,我心肝內想講我是大道公、媽祖婆的契囝,我chiah無leh信--你,m̄-koh hit-ê阿tok仔婦仁人koh會曉講臺灣話,問問--leh,伊就講:「真可憐喔,阮兜猶有一頂帆布床,我chiah紮來hō͘你睏。」
以後差不多逐工hit-ê阿tok仔婦仁人攏來看--阮,後--來我知影逐家攏叫伊閔太太。Chit个閔太太對阮chiâⁿ好,我心內leh想,對阮好,就是beh siâⁿ阮入教。Chēng細漢我就聽人講啥mih「入教,死無人哭。」、「地獄烏lu-lu,chhoàn關長老kap牧師。」、「道理精,道理精,聖經揹蹛ka-chiah-phiaⁿ。」我哪會信--你?
後--來我沓沓仔瞭解閔太太kap閔先生是芬蘭人,聽人講是hō͘上帝召來臺灣傳道--的,閔太太是病院的傳道,閔先生是病院的藥劑師。有一工閔先生真好禮,叫閔太太顧我的養母,請我去伊的厝好好仔洗身軀、食飯。佇hia我chiah看著平安喜樂的家庭生活,平平是人,阮兜哪會差hiah濟?
蹛院蹛八個月--ah,阮養母仝款bē-tín-bē動,m̄-koh心情有較好,免煩惱三頓,koh有人替伊揉身軀,癌症末期,身體若痛疼,病院會替伊止疼。阮養母大便bē通,攏是護士來灌腸,腹肚chiah bē脹疼,有一kái病院患者來真濟,護士真無閒,bē得thang來灌腸,腹肚脹疼kah beh害--去,拄好閔太太來,伊叫我去外口,隔有一時仔叫我入--來,我入--來的時看阮養母加chiâⁿ快活,閔太太走了後,阮養母chiah kā我講是閔太太用手chéng頭仔kā通--出-來-的。
更深夜靜的時,我一直leh想chit件代誌,一ê看--起-來真高貴的人哪會甘願án-ni做?若準講為著傳福音,beh假嘛假無路來。隔轉工tōng著閔太太,我kā說ló͘力,亦順sòa kā問講你哪做會來?伊講:「因為我知影耶穌疼--我,嘛教示我著愛疼--人親像疼家己,我就是為著這來臺灣--的。」我聽了tām-tām無講啥,m̄-koh心肝頭是一直滾絞,基督教m̄是我以前所想--的án-ni。
有一工阮養母講伊beh入教,就叫謝奇麗牧師kā伊洗禮,洗禮煞,阮養母kā閔太太kap閔先生講:「我若去上帝hia,阮chit口灶賰chit-ê囡仔niā-niā,hō͘恁做契囝,好--m̄?」閔先生講:「Chiâⁿ好!做你放心,阮會照顧--伊,上帝嘛會照顧--伊。」
過無偌久,阮養母就去上帝hia,我就家己一箍人去臺北讀冊,ná讀冊ná追求上帝,一冬了後,我轉來嘉義基督教病院的榮光堂受洗。上帝的疼痛是hiah-nī大,藉著眾信徒的疼,hō͘我認bat基督,歸ǹg基督,感謝主!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1]我的養母姓蔡,名省。伊相信婦仁人命中若是無囝命,伊所養的囡仔bē使得叫伊「阿母」,著叫伊的名。  

 

 

 

 首頁Home/ 本土信徒總檔 / 教會史話總 / 宣教師人物總檔 / 外國神父修女列傳 / 日人列傳總檔 / 原住民信徒 /  諸家論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