圓上帝給的夢 心靈音樂家蕭泰然

 

 首頁/  English / Japanese Entries/ 本土信徒 / 史話 / 家論述 / 宣教師 / 外國神父修女 / 原住民 日人列傳 / 賴永祥著作 馬偕周邊 / PCT/  劉家雜錄

許隼夫撰 《太平洋時報》2009218日 「白鴒鷥」專欄

許隼夫撰 「謙卑的偉大----蕭泰然教授訪問記」《太平洋時報》2009218日 「白鴒鷥��專欄;「圓上帝給的夢 心靈音樂家蕭泰然」《台灣教會公報》2978 2009323-29 p.10-11.(附有蕭泰然小檔案)

蕭泰然教授於(2009)17日獲得行政院第28屆文化獎。他是今年唯一的得獎人。這是他一生中錦上添花的殊榮﹐他卻謙卑自己��將一切榮耀歸給上帝﹐值得所有基督��學習。


《台灣教會公報》希望分享蕭教授的信仰與他的心靈歷程﹐特地請筆者去拜訪他。蕭教授是我的舊識﹐先後曾為高雄中學校友。遠在70年代就在高雄相識﹐獲得他的贊助﹐他為我所服事的高雄生命線所寫的會歌譜曲﹐至今仍舊在每一個生命線的聚會中吟唱。

我們相約在一個午後2點在他家會面﹐他住在羅蘭崗一個鬧中取靜的社區中。房子不大﹐卻很溫暖。客廳中擺滿蕭教授的獎牌﹑禮讚的書畫及蕭夫人()仁慈姐與女兒雅心手製的精美手工藝術品。非常整齊可愛的佈置加上仁慈姐的介紹﹐讓我耳目一新﹐好像參觀博物館一樣興奮。

 蕭教授慢慢地從樓梯走下來﹐以和藹可親的笑容相迎﹐他的臉色有點紅嫩﹐但講話聲音微小又沙啞﹐顯然他的身體還是很虛弱。但是當我們談到他的創作﹑他的生命時﹐他興高采烈地感謝上帝﹐臉上都還會泛發光亮一般。我們一同欣賞他得獎的剪報與錄影﹐看他回台領獎﹐會見老友﹐興奮得像生龍活虎。但是他告訴我﹐回美後整整睡了三天三夜﹐疲乏過度。我不知道他的體力能支撐多久﹐所以很快地進入訪問﹕

記者﹕泰然兄﹐台灣男性音樂家不多﹐你如何選上走音樂之路的﹖

泰然﹕我從小就得到鋼琴家母親(林雪)的栽培﹐五歲學琴﹐七歲就上台演奏。可是我的醫生父親(蕭瑞安)卻期待我學醫。高三那年有幸得到長榮中學戴校長(戴明福)的賞識﹐幫助我去說服我的父親讓我報考師大音樂系。我至今仍舊很感激戴校長的幫忙。

記者﹕泰然兄﹐你的人生經過許多挫折﹐你是如何克服的呢﹖

泰然﹕我在中年一度遇到家庭經濟風暴﹐灰心喪志地移民來美避難﹐靠經營一家小藝品店維生﹐本來心裡想﹐我的音樂夢就會在此埋葬了。我當時在藝品店中擺了一個小電子琴。沒有顧客時就在店中彈琴自樂。有一天﹐我在彈琴時﹐有三位老太太經過我的店﹐聽到琴聲就走進店裡來﹐靜靜地站在那裡聽音樂。等我彈完之後﹐她們拍手讚賞並鼓勵我說﹕「年輕人﹐你怎麼在這裡﹖你不是屬於這裡的。」她們告訴我﹐她們是加州大學長堤分校的音樂老師。我一時頓悟過來﹐我不能繼續為五斗米折腰﹐我要回去做我的音樂﹐完成我創作音樂的夢。我感謝上帝差這三位天使來叫醒我的靈魂。第二天我就把店門關掉﹐準備到南加大主修音樂作曲。我重新立志﹐要用上帝給我的恩賜來榮耀上帝。

記者﹕泰然兄﹐你熱愛鄉土的音樂風格如何形成的﹖

泰然﹕感謝主﹐讓我從師大畢業後有機會去日本留學。離鄉背井時﹐看到別的國家民主進步﹐除了思念故鄉﹐也希望她有一天會民主自由。後來到美國﹐看到台灣同鄉熱愛故鄉﹐參與台灣運動﹐非常積極熱心﹔有的人寫詩﹐作詞發表對鄉土的愛﹐使我的心很受感動﹐就把這些詩詞譜成歌曲和合唱曲。大家非常喜愛﹐我也受到很大鼓勵﹐就這樣﹐我也漸漸投入台灣運動。在靈修中﹐上帝給我一個夢﹐呼召我創造新曲風與新曲態﹐取台灣優美動聽的民謠民歌做旋律﹐創作協奏曲﹐交響曲。用新音樂去改造海內外台灣人的心靈﹐也用新曲風與新曲態登上世界樂壇﹐並將美麗島介紹給世人。我回應上帝的呼召﹐我願意奉獻我的才能給上帝﹐求上帝幫助我去發揚台灣鄉土文化之美﹐也求上帝讓更多台灣人愛台灣﹐也讓全世界的人喜歡台灣﹐支持台灣。

記者﹕泰然兄﹐你已經做到了﹐你看你有這麼多作品﹐這麼多獎牌勳章。你的作品已經登上那麼多國家的演奏廳。你會不會為你的成就感到高興滿足﹖

泰然﹕我很高興﹐也很滿足﹐但是﹐我一點兒都不會感到驕傲。因為我的音樂恩賜是上帝給我的﹐我的靈感也是他賜給我的。而且我也只會做這個東西而已 (他用台語說﹕「我kann襁會曉做che n褶﹣tin)。 自從上帝救我生命以後﹐我很努力創作。有時候身體衰弱﹐沒有氣力﹔有時候精神衰萎﹐失落信心與靈感。我就拼命祈求上帝﹐甚至大聲呼喊對上帝說﹕「我做不下去了﹐妳不賜給我健康與精力﹐那麼妳自己來寫好了。」真奇妙﹐每次我求告他﹐他都重新賜我足夠的力氣來完成。上帝是信實的。今天我的身體漸漸衰弱﹐眼睛的視力也漸漸衰退。我向上帝禱告說﹕「上帝啊﹐我感謝你﹐我寫很多了﹐讓我休息吧﹐讓我欣賞妳通過所有音樂家創作的音樂﹐讓我跟他們一同讚美感謝妳的偉大。」

記者﹕做為基督徒音樂家﹐基督教信仰對你有什麼影響﹖

泰然﹕我生長在一個基督教家庭中﹐祖父蕭基源是傳道師﹐父親蕭瑞安是長老﹐母親出身台灣名牧高長的後裔。我從小就在宗教信仰的薰陶中長大的。跟很多年輕人一樣﹐我曾經過背叛與失落的日子﹐可是上帝從來沒有放棄過我。在我破產失敗的時候﹑在我灰心失望的時候﹐甚至在我面臨死亡的時候﹐他都拯救我﹐並且差派天使來喚醒我﹐指點我人生的道路。我的一生雖然經過很多折磨﹐可是今天回想起來步

許隼夫牧師訪問蕭泰然教授時的合照

步都有父母信仰的影響﹐天天都看到到上帝的引領與保護的腳

印。上帝是我創作的靈感﹐是我抱病努力寫作的力量。我也一步比一步更跟近上帝﹐一天比一天感謝神恩。沒有祂﹐我沒有今天﹐沒有他我早就完了。所以﹐我一大半的創作是為讚美上帝大能與感謝上帝鴻恩而寫的。特別是「耶穌基督」神曲﹐是我對父親蕭瑞安長老永遠的尊敬與思念而寫的﹐也是作為我一生對耶穌基督的信仰告白與感恩。我要向世人宣告耶穌是我的救主也是台灣與世界的救主。

本來我的訪問邀約只有一小時﹐可是蕭教授遇到老相識也特別高興﹐我們侃侃而談﹐不知不覺地已經下午5點了。我依依不捨地揮別這位台灣的偉大人物。他堅持送我﹐帶著緩慢的腳步走到大門前﹐一手扶著門檻﹐一手揮搖送別﹐直到我的車子消失在他的視線中。

我一路開車回家﹐一路回想他在「文化獎」領獎的致詞。他一手拿拐杖﹐一手被陪他回台領獎的兒子扶著﹐慢慢地步上講台。他用他微弱沙啞的聲音說的幾句話﹕

在我人生幾乎走到滅亡的道路上﹐我聽到一句話而把我帶回來音樂創作的道路上﹐我非常感謝上帝給我機會走回音樂的道路」,「我希望你們也樂意接受上帝﹐他的路有時很難走﹐但是他會帶領你們走上成功之路」,「我在世上的時間不多﹐但是只要我還活著﹐要我再回台灣﹐為這土地做一點事﹐我會非常願意的。」

蕭泰然教授真是一位謙卑的偉人﹔是台灣之寶﹔是基督徒的典範。他的領獎致詞其實就是他利用這機會為主做一個非常美好的見證。他謙卑自己﹐高舉上帝﹐把所有的榮耀都歸給祂。願上帝賜福蕭教授﹐願上帝賜福台灣。

 

 

 首頁Home/ 本土信徒總檔 / 教會史話總 / 宣教師人物總檔 / 外國神父修女列傳 / 日人列傳總檔 / 原住民信徒 /  諸家論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