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遠的和平人

 

 首頁/  English / Japanese Entries/ 本土信徒 / 史話 / 家論述 / 宣教師 / 外國神父修女 / 原住民 日人列傳 / 賴永祥著作 馬偕周邊 / PCT/  劉家雜錄

蕭華銓醫師敘述‧蕭百惠姐妹整理  文見於台北和平基督長老教會網站:建堂專欄 2007年8月2日上網。蕭華銓醫師,1915年生,在其高等學校時,曾在和平前身台北昭和町美以美教會聚會、認識信仰,並受洗成為基督徒。之後結婚、赴日行醫,多年後返台,經由莊丁昌牧師探訪回到教會,即是剛開設的和平教會,從此全家在這裡聚會、成長與服事;可說是我們教會第一代的見證人,也是永遠的和平人。


源遠流長的歷史

要寫我和和平教會的關係,就不能不談我的生平。1915年我生於台南一佛教家庭,世代膜拜媽祖。25歲畢業於台大醫學部〈日治時代〉,後專於內科。行醫35年後,1975年退休移民美國。在高等學校時,教德文的石本岩根先生引領我認識基督教,並帶我去衛理公會聚會。當時的衛理公會教會就在和平教會現址,是個日式木造家屋,牧師藤田夫婦是日本人,沒孩子,住在教會裏。教會共有60人,都是日本人,大部分是學生,少數是教授、家庭主婦和孩子。雖然只有我是台灣人但是沒人輕視我,牧師和教授對我特別親切。在教會,就如享受貝多芬第九交響曲最後的合唱,榮耀又和諧。1935年我20歲生日那天,受洗成為基督徒。1940年,神賜我一賢妻玉霞。次年,日本戰事如火如荼,我們應日本教授之懇請,冒險乘船到神戶去行醫。1946戰爭結束後,我們帶著兩個孩子回到台北,在公立醫院上班。次年二二八事件發生,遂自己出來開診所,白手起家,非常辛苦。19476月,我們素不認識的莊丁昌牧師夫婦突然來訪,我才知道十多年前我受洗的衛理公會教會已開設為「和平基督長老教會」。接下來的三十多年,我們一家就在這教會聚會、成長和服事。

盡心盡力的良牧

莊丁昌牧師夫婦是神忠心的僕人,也是教會的好管家。他們領的是微薄的薪水,做的卻是勞心勞力的事工,從講道、帶查經、探訪、主持大小會議、輔導青少年等等,樣樣包辦。在小小的牧師館裏,他們教養自己的四個孩子,同時開放房間讓主日學用,又開放廚房讓各團契使用。我想那種沒privacy的生活是不好受的,莊牧師一家卻從不抱怨。一般人看莊牧師溫文爾雅、孜孜不倦,卻不知他有嚴重的氣喘病,常需來我的診所報到。一天晚上10點,他胃痛來找我,我看他痛得太利害,深知有異,要他馬上去馬偕醫院急診室,結果他因胃潰瘍太嚴重而需要外科手術。莊丁昌牧師夫婦牧養和平教會20年後退休,隨女兒一家定居洛杉磯。19773月,我兒子奕仁在洛杉磯結婚時,因媳婦純瑛大學時也在和平教會聚會,就請莊牧師代純瑛的爸爸來give away19873月,莊牧師蒙主恩召,許多老和平人從美國各地來參加葬禮,一同緬懷多年前關懷引領他們的好牧者。至於為我受洗的藤田牧師夫婦,我和玉霞在神戶時,他們還從台灣寄照片來。我們回台灣後,卻一直沒他們的消息。1970年,我們去日本拜訪牧師的妹妹,才知道在戰爭結束前,一次空襲時,藤田牧師被炸死在中山北路馬偕醫院附近的防空壕內,幾年後,牧師娘也被主接去了。永遠溫馨的回憶 19501960年代,我的工作非常忙碌,每天看病人超過12小時,到了週末,大醫院不看門診,我更忙了,所以我本身對教會的參與非常有限。感謝主,玉霞不僅賢慧勤儉,更把和平教會當成她的另個家來建設愛護。 那時教會常鼓勵弟兄姊妹開放家庭,請人來家裏作禮拜。我家一年兩次舉行這種家庭禮拜,教會裏年輕的、年長的相聚一堂,非常熱絡歡欣。我家的孩子看見媽媽準備這麼多可口的茶點,更是興奮雀躍。孩子們一個個進入高中和大學後,來我們家的教會年輕人越來越多,或開會,或吃喝,或彈琴唱歌,或談天說地,或做Project,每個人看起來都那麼單純可愛。那時和平的大學生大部分來自台灣中南部,一年難得回家幾次。為了鼓勵會友常關懷這些大學生,每年母親節教會都舉行「抽乾媽媽」活動。我們家已有六個孩子,每年又會多三四個。玉霞常請她的「現任」和「舊任」乾孩子來吃飯,叫「蕭媽媽」的人越來越多,自己的孩子都記不得誰是「乾」的了。三四十年過去了,幾位在美國和台灣的乾孩子還常打電話來問候,特別是母親節時。他們路過洛杉磯時,也會來拜訪。連莊丁昌牧師的老二莊文生牧師來美國開會時,太太都會叮嚀:「回來前別忘了去拜訪蕭爸爸和蕭媽媽噢!」 

栽培精兵的教會

1960、70年,在美國,能無意中碰到一位台灣人,是一喜;若他〈她〉也是基督徒,是雙喜;若他〈她〉也曾是和平人,就是大喜了。在那大喜難求的時代,神卻行了奇妙的事。1970年,長婿光民和一些早期留學生在洛杉磯成立一台語長老教會,其中的李宗派、陳中霖、許照信、羅明德等人都是台北和平教會的畢業生。1975我們搬到洛杉磯後,很快就加入這長老教會。能用自己的語言和鄉親一起在主裏聚會,其中的舒暢與溫馨,只有僑居外地的人能意會,特別是年長如我者。我非常感激和平造就了這麼多基督國度的精兵,無論到天涯海角,都能在教會挑大樑。然而,我最感激的,是和平對我家六個孩子的栽培。他們的生長時期,正是我的醫務事業最忙碌的時候,我和玉霞無法隨時盯著他們的一舉一動。但從小,我們就帶他們上主日學,然後少年團契,然後青年團契。在團契裏,他們學會認識自己,也學會了解不同背景的人;學會領導人,也學會被領導。同時,教會裏的輔導和牧 長教導他們學習基督真理,為他們的信仰打了穩固的根基。現在他們都是五六十歲的「歐基桑和歐巴桑」,都在不同的崗位服事神與人,同時把這信仰傳承給下一代,我的孫子中已有作牧師的了。我六個孩子的配偶中,長婿光民、媳婦純瑛、四婿博仁、五婿天正,都是和平人。看見自己孩子的婚姻美滿,作父母的就欣慰又滿足。為此,我也要特別感謝和平。

同心協力建聖堂

今年四月蔡茂堂牧師伉儷來訪時,談到和平教會現今的會堂已不夠用,而且多處破損,所以建堂是急需之務。談到建堂,我又想到一些往事。和平教會開設初期,雖然戰後經濟蕭條,社會貧困,會友卻是有錢出錢,有力出力。一土一木,一磚一瓦,加上會友的一信一心,禮拜堂終於落成。在眾多日式木屋的社區裏,和平有尖塔的磚造教堂特別顯眼又堅固。1951329日舉行獻堂禮拜,兄弟姊妹都興高采烈地慶賀。56年後的今天,我們還保存著獻堂那天全教會的合照相片,我也特別懷念當年大力資助建堂的許鴻源和吳南雄兩位長老,他們都已被主接去了。1960年代,和平教會門口沒樹蔭,台語崇拜的人在等華語崇拜結束時,都必須曬太陽,一位姊妹就自願去教會種樹。幾年後,教會增長很快,莊牧師体衰,長執會聘請商正宗為副牧師。一天,這位姊妹看見教會旁的公寓大樓有一層急著要賣,就積極推動長執會去購買。因時間急迫,教會沒法馬上拿出這麼多錢,她就把自己的積蓄拿出 來借給教會,還免利息。兩個月後,長執會募足了錢,很快就全數還她了。於是,教會安排莊牧師一家去住公寓,商牧師一家則住教會裏的牧師館,兩家都能安居樂業。不久,這姊妹就移居美國了。去年她的女兒回台灣,曾去和平教會照相。老姊妹在相片中看到當年她種的樹還在,高興極了。 

1975年我們離開台北時,滿城已是新建的高樓大廈。今天,和平教會的會友還擠在我們1951年建的「古早厝」內聚會,未免有點趕不上時代了。一般教會不喜歡談「錢」,但推展神國事工絕對不能沒有錢。在台灣,在美國,我曾參與數間教會的建堂,我能肯定地說:參與建堂,是最有意義又最多利潤的「投資」,如果你用的是天國的算盤〈天國牌計算機也可以〉。但願現代的和平人能承先啟後,把神的聖殿快快建造, 不但利益自己,更能榮神益人。

 

 

 

 首頁Home/ 本土信徒總檔 / 教會史話總 / 宣教師人物總檔 / 外國神父修女列傳 / 日人列傳總檔 / 原住民信徒 /  諸家論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