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時代─快速的成長

 

 首頁/  English / Japanese Entries/ 本土信徒 / 史話 / 家論述 / 宣教師 / 外國神父修女 / 原住民 日人列傳 / 賴永祥著作 馬偕周邊 / PCT/  劉家雜錄

錄自 張瑞雄著《台灣人的先覺-黃彰輝》:望春風,2004年,p.98-102

按:台南「長老教中學」(今長榮中學),是台灣最早的中等學校, 創立於1885年;黃彰輝於1927年4月進長老教中學,1930年3月赴日轉學進東京青山學院中學部4年級,1931年4月考進台灣總督府台北高等學校。


1927年年初的升學考試時期,雖然黃彰輝才念完 5年級,他參加了長中的入學考試,他考上了。如此,他就不必再上那回憶重重,使他憂鬱的台南師範附屬公學校。他與逃課或拒絕上學的學生有共同的一點,就是沒有畢業於公學校,所以沒拿到畢業證書。進入中學的當初,校方覺得不安,恐怕他與另一個同學,趕不上修完 6年課程而畢業的學生,把他們編入預備科。過了一個學期,老師發現,他們在學課上有相當好的成就,於是就給他們與別的學生同樣的待遇。

入學長中以後,因為當時的學校的政策與要求,黃彰輝就搬入學校寄宿舍的『東寮』。雖然,東、西寮都有舍監,校長萬榮華親自做學寮的總監理,大概因為在學寮有規律的生活,彰輝的身體由柔弱變成剛強、健康。在長中的同學,不再叫他『大頭』了。他參加校內的足球隊,跑得快、踢得好,而建立了『有幹勁的選手』的聲譽。   

黃彰輝擅長漢文。他的家族是典型的『台灣人家族』。在父親黃俟命的家庭,每日早晚都有家庭禮拜,讀聖經,也有漢文的課程,聖經是採用巴克禮所翻譯的羅馬字聖經,羅馬字的台灣話,對於學漢文的人是有益無害的。這是跟後來統治台灣的國民黨外來政權的主張說,『羅馬字對黨國的文化有害』,剛剛相反。因為台灣話的羅馬字,在使用上,在每一個字定位著正確的發音,再加上順而對的音聲『八音』。殖民主義與專制政權都採取『單獨語言』政策。如此的獨裁者,懼怕被征服者拒絕徹底遵守他所制定的規則與命令。獨裁者永遠不能體會的秘密,就是被壓迫者,能操壓迫者與被壓迫者兩者的語言,但是壓迫者只能講他們自己的單一的語言而已。   

早在中學二年級的時候,黃彰輝寫的作文已經在校裡,做為學生的典範,刊登於校刊『輔仁』第五號。他的文章的題目為:『惜時』,其全文如下: 『惜時之要,古今東西,皆同其軌也。東方有言曰:『一寸光陰一寸金,寸金難買寸光陰。』西洋有諺曰:『時者金也。』果如是,尺碧非寶也。寸陰宜競也。勿論所治何事,所從何業,其不可不者一也。商人重機敏,敏則得利,先則制人,後者為人所制。工人琢玉,旦旦而改之。農夫則披星載月,而後有穫也。吾人入于此中學受中等教育,莫乎成德達材。然少年易老,學業 難成,池塘春草夢寐未覺,階前梧葉業已秋聲。不競競業業,難乎有成矣。』(1928年 7月刊)   

進入三年級,他再用漢文論述『通商』,刊登於校刊『輔仁』第六號,其內容如下: 『世界萬國以其地勢及位置及氣候之不同,出產物因之而異。各國民天才亦有特長,物品技藝因之而異。故此國之所有,往往彼國無之,於是國與國有無交換,是謂通商。通商亦為國家要事之一。通商便利之地方,居住者琩仴媞堣妞禱~,與各國之文化,可以阜人民幸福。移出輸出之事,移出者運出本國各地之謂也;輸出者運出各國之謂也。運入於我國之輸入又曰入口。凡出入口貨之關係甚大。有二大別。入口貨多者,國必富,反者必貧。雖然入口貨少於出口貨,亦關係於物品之價值。今本當出入之貨價而核之,每年出口貨之價值,多於入口貨,故可知台灣物產豐富,不但供給住民,亦能供給他國之需要也。』(1929年 7月刊)   

文中可看出少年黃彰輝對於在殖民地政策下的台灣地位及豐富,但是受制限經濟的狀況,已有所認知。   

依照記錄,黃彰輝在長中三年期間所學習的課目有:聖經、修身、講讀日文、日文文法作文、習字、漢文、讀譯英文、英文文法、英作文、英習字、日本歷史、東洋歷史、日本地理、世界地理、算術、代數、幾何、植物、動物、生理衛生、物理、化學、圖畫、唱歌、體操、台灣語。   

依照長中的成績表,彰輝在學的名次,第一年是平均79點,在56人中排第33名;第二年就跳到平均81點,排位第 9名;第三年,就是他離開那年,他就再次往上跳到平均86點,排全班第 2名。他的特優成績的課目(90分以上)是:聖經、讀譯英文、英文文法、代數、幾何、生理衛生等等。   

在上述的課程中,值得注意的,就是當時在長中,同時教授日本語、英語與台灣語文,三種語言的課。再加上漢文,恐怕在世上很少有教授這麼多語言的學校。這一方面表示台灣長老教會,長榮中學是在受壓制的狀況下,教必要的語言;又一方面,表示他們是富有多樣性人民的經驗與認知,也表示該校裡,日常都能體驗到國際性、種族性相交纏的鄉土意識。   

每週,禮拜六的下午,學生得享外出的機會。不過,在外出以前,學生得要徹底地清掃房間與學寮的每一角落,也要整理好所受分配照顧的花園。到了檢查的時間,萬校長就出巡全寮以及庭園。若他發現有不清潔,整理不完全的地方,負責那工作的學生就得留在學寮裡,做割草等等的『處罰』。學生都殷殷期待,每禮拜六下午的『放出監牢』。一是可以到街上看看且顯示他們是長中的學生;二是可以到料理市場吃各個所喜愛的食物;三是看看長女的姊妹們,因為她們也每週同時『放出監牢』到街上去。   

每禮拜天,上、下午兩次,中學(女學也如此)的學生得要排兩列,到東門教會參加禮拜。但受選擇與訓練的學生,就受派遣在東門或鄰近的教會與地點,服務做主日學教員。


 首頁Home/ 本土信徒總檔 / 教會史話總 / 宣教師人物總檔 / 外國神父修女列傳 / 日人列傳總檔 / 原住民信徒 /  諸家論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