值得懷念的黃彰輝牧師

 

 首頁/  English / Japanese Entries/ 本土信徒 / 史話 / 家論述 / 宣教師 / 外國神父修女 / 原住民 日人列傳 / 賴永祥著作 馬偕周邊 / PCT/  劉家雜錄

盧俊義撰  原題:一位值得懷念的台灣人——黃彰輝牧師


第一次遇到黃彰輝牧師(大家都稱呼他為「Shio-Ki Coe」),是在1980年的新年過年之後,我被英國歸正教會安排到他家去作客,後來就因救援美麗島事件而常有機會在倫敦相會。

黃彰輝牧師是一九一四年出生於彰化,從他的名字就可以看出他父親(黃俟命牧師)為他命此名,就是要他彰顯彰化人的光輝之意。年輕時畢業自台北高等學校,然後赴日本東京帝國大學就讀哲學,在19389月,進入英國劍橋大學研讀神學。他是台灣人進入劍橋研讀神學的第一人,並在1941畢業之後,隨即被英國蘇格蘭長老教會任命為傳道者。1947年,當他聽到台灣竟然會發生「二二八大屠殺事件」,毅然決然地辭去在英國的工作,帶著英籍妻子蘇慰爾(Winifrod Sounder)和年僅一歲多的長男大衛(David),在當年8月搭船返回台灣,並執教於長榮中學。

19482月,當他受邀在斗六為台灣長老教會南部大會舉辦的青年大會中演講時,說了一句振奮當時群聚一堂的長老教會青年,他說:「合一,我們能生存;分開,我們會滅亡!」(United, we standDivided, we fall!)也因為這句話,使當時原本分成南、北二區的長老教會青年結合起來,於194953日組成了「台灣教會青年團契」(簡稱為「TKC」)並因此促成長老教會在1951年決定合為一體,這也是台灣基督長老教會總會成立的背景。而更重要的是,為使台灣基督長老教會與世界的基督教會接軌,就在總會成立的時候,他隨即帶領台灣基督長老教會申請加入全世界最大的教會組織——普世基督教會協會(World Council of Churches)。

1949年,黃牧師接掌台南神學院,他使大戰期間原被日本政府關閉而荒廢多年的台南神學院,不出二十年時間,就讓該院成為東南亞地區首屈一指的神學教育機構,並使當時在台灣的信義會、衛理公會、聖公會等三個教派將各自所屬的神學院併入台南神學院,同時擁有許多來自亞洲各地的留學生,且院內有來自上述三個宗派的神學家參與教學的工作,大家一起合作推展「教會合一」運動。

黃牧師是個相當有遠見的教育工作者,認為台灣需要有一所以基督教信仰建立的大學教育機構來栽培社會菁英、造福社會。因此,在他努力之下,爭取到「基督教大學聯合基金會」董事們的同意,由台灣基督長老教會向該基金會提出申請在台灣設置基督教大學,並且為了 讓該校不是單屬於長老教會所創辦,在董事會中僅派三名代表,其餘董事名額則由它宗派推出共同組成,這就是東海大學創辦的由來。

19656月,台灣基督長老教會慶祝設教一百週年紀念活動之後,他將台南神學院的教育工作交給宋泉盛牧師接任,轉往設於倫敦的普世基督教會協會之神學教育基金會擔任總幹事。他在任內最出名、也是被世界神學界津津樂道,且是影響非洲、中南美洲等地神學觀念甚深的一個主張——「實況化」神學,意思就是神學必須和當地的社會實況相結合。當時擔任他副手的就是在1984年獲得諾貝爾和平獎的南非大主教杜圖,這也就是為甚麼在美麗島事件發生之後,杜圖大主教表示相當高度關懷,並且積極參與各項救援工作,原來是有黃彰輝牧師的請託之故。

19711229日,當台灣基督長老教會有鑑於國家在聯合國的地位岌岌可危,發表了「國是聲明」,清楚表示台灣人民才有權決定自己國家前途的權利。因此聲明,黃彰輝牧師隨即邀請當時在美國的黃武東牧師、瑞士的宋泉盛牧師、加拿大的林宗義博士等四人,在19721225日發表「海外台灣人基督徒自決運動」,以響應長老教會的「國是聲明」,很快地,這項「自決運動」隨即在次年(1973320日 就成為「全世界海外台灣人自決運動」,不再是只有台灣人基督徒的心願,而是全世界所有台灣人的共同心聲,強烈表達台灣人民有決定自己國家前途的權利,這是台灣人民的基本人權,不容國民黨政權或是任何世界強權宰割、剝奪。

19877月,在許多相關人士的奔波下,他終於獲得特許回到這離別廿三年久的台灣故鄉,次年10月因癌症而逝世於英國居所,享年74歲。

黃彰輝牧師一生的時間,就是貢獻給神學教育,不僅在台灣,也在世界神學教育機構。他也同時透過神學教育啟蒙台灣長老教會的傳道者和信徒,必須用信仰良知關懷國家、社會前途。就在今年他九十歲冥誕之際,僅以此文紀念他,也深深期盼咱台灣能夠有越來越多像他 這樣的教育家、傳道者,若此,那就是咱國家、社會之福。

 

(本文刊登於自由時報20041017日第頁)

 

 首頁Home/ 本土信徒總檔 / 教會史話總 / 宣教師人物總檔 / 外國神父修女列傳 / 日人列傳總檔 / 原住民信徒 /  諸家論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