倡導合一的 神學教育家--黃彰輝牧師

 

 首頁/  English / Japanese Entries/ 本土信徒 / 史話 / 家論述 / 宣教師 / 外國神父修女 / 原住民 日人列傳 / 賴永祥著作 馬偕周邊 / PCT/  劉家雜錄

盧俊義撰

原載於《方向》第一期 1987 年 12 月  


黃彰輝牧師是台灣教會人人皆知的一位信仰長輩,台南市人,一九一四年八月廿日生。祖父黃能傑牧帥,父親是黃俟命牧師,一門三代都是牧師。黃俟命牧師曾任長榮中學舍監、老師,後在台南神學院執教,治學嚴謹,深受學生敬重。

黃牧師有兄弟六人,他排行最大,自幼就聰穎過人。長榮中學畢業後,即赴日本就讀東京高等學校,爾後入日本東京帝國大學哲學系,一九三七年以優異成績畢業。為繼承父志,他負岌英國入劍橋大學衛斯敏斯特神學院研讀神學。同年七月七日中國大陸爆發盧溝橋事件,日本政府對台灣教會施壓日漸增強。次年起,教會除被迫需在禮拜中加入所謂「國民禮儀」之儀式外,宣教師均被迫離開台灣。一九四0年九月九日,台南神學院因不滿日本政府「改由日本人掌校」之無理要求,決定關閉併入台灣神學院。黃彰輝牧師在一九四一年六月雖畢業自劍橋斯敏斯特神學院,也只好暫留英國,並執教於倫敦大學東方與非洲研究院。同年九月十六日受封牧於倫敦。

黃牧師不僅因所受的哲學及神學訓練而有敏銳的思考能力,同時在語言的造詬上也相當突出。他精通英語的語法,並熟練的加以運用在聖經語言上,加上他天賦的口才辨證能力,使他在倫敦大學執教及在英國工作期間,倍受學校師生的敬重及英國長老教會的重視。


倡導合一


他淡泊名利,但講究責任與原則。一九四五年八月,第二次大戰結束。次年,英國與加拿大母會的宣牧師再度回來台灣,並恢復戰前的神學、醫療和其他宣教事工。南部大會在第九屆大會通過「再開辦台南神學院」時,那時他剛自英國返回,在大會中極力反對地說:「United,Westand;devided,We fall」,他希望大家能認清時代「合一」的潮流。然而誰也沒有想到,反對分開最力的他,在一九四九年八月十六日,在當時院長滿雄才牧師因健康理由辭任後,同月廿二日上午十時,受聘接掌台南神學院院務。他上任時,有專任教員三人,學生十七名,以及一棟不堪入目的簡陋教室。

神學教育


由一九四九年擔任院長之職起,到一九六五年卸任止,十六年期間,他將學制由四年改為六年,並擴充大學畢業生之研究科,為今日之研究所奠定了基礎。另外也設立事工科以配合教會事工之全面發展,包括基督教教育、社會服務、音樂等。寫改善完全依賴國外差會補助經營之神學教育體質,使之能邁向自給自足之獨立神學發展,他推動全體會友。一口十元之奉獻,並獲得南京金陵神學基金董事會之協助,自一九五一年起,全力支持台南神學院之發展計劃。他提倡「教會合一」運動,在一九五九年,邀同台灣聖公會、衛理公會共同在神學教育事工上合作。在他的努力下,普世教協(W.C.C.)所屬的神學教育基金會(Theological EducationFund,簡稱 T.E.F ,洛克斐勒基金會贊助成立,主要在協助亞洲、非洲、中南美洲等地區之神學教育機構)全力支持他的構想,使台南神學院在他掌理之下的十六年,修建今天的巴克禮紀念館,新建禮拜堂、頌音堂、新寮、禧年館、教授宿舍、辦公室、教室、研究所等。他同時致力於人才培養,為學生申請獎學金,選送到外國深造,以求神學教育能完全自主而落實於本土。


貢獻總會


他的努力與成就為大家有目共睹;一九五七年第四屆總會中獲選為總會議長,並在一九六五年第十二屆總會慶祝設教百週年時,再度當選為總會議長。他並不因台灣地小而心也小,反而胸懷大志。在他努力下,東海大學得以設立,可惜被國民政府技巧地接收,使得我總會發展大學教育之努力變成「沒可望」。

在他當總會第四屆議長任內,規劃南北兩大會各選四十名代表制之總會,成為以堂會代議長老組織之代議制總會,並倡議廢南北兩大會以強化總會,才得以使我總會成為實質的最高機關。

普世教協


一九五九年,他就已受聘為美國聯合長老教會之宣道研究會主席。一九六五年百週年後,他將院務交由宋泉盛牧師掌理,出任普世教協世界神學教育基金會副總幹事、總幹事,專責推動亞洲地區之神學教育,並擔任東南亞神學教育協會之主席,及世界長老會聯盟(即現今之世界歸正教會聯盟之前身)常務委員。他是世界公認的神學教育家,是位努力推動「公同」教會的好牧長,在他努力推動下,我總會加入了普世教協、亞洲教協。


自決運動


他對台灣在國際政治地位及未來前途所做的努力,已使他成為今天海內外台灣人所共同尊敬的長輩。台灣政府對他總是嚴加注意,他不畏懼也不躲避。已年老退休的他,為了台灣前途問題,奔波世界各地,沒有休息過,即使為此而背負更多的政治壓力、擔子,他總是承受下來而沒有任何一句怨言。一九七二年三月十九日,他與黃武東、宋泉盛、林宗義等四位以發起人名義,邀請美加各地代衷共21名,發起「台灣人基督徙自決運動」(FormosanChristianforSelf-Determination)以爭取台灣人民決定自己命運的神聖權利和自由。他是原則相當清楚的人,政府曾派前駐美大使沈劍虹去找他、約他,恩威利誘,他視之如草芥,從不妥協原有的主張與立場。相對於我們今天的世代,講大聲話的人比比皆是,勇於任事有擔當的卻很少。盲目跟進跑街頭巷尾的一大堆,能挑大樑組織群眾出牌的卻是鳳毛麟爪。


心繫台灣


從一九六五年到今年,前後廿二年時間,有關單位一直不准他返回故鄉台灣,是恨他、氣他、討厭他,但是也敬佩他、佩服他、「愛」他又想利用他。今年特別讓他回來,是解嚴後第一批被允准回來的頭痛人物。但他在台灣期間,沒有一句半語的怨言,他一直笑笑向大家問好,感謝上帝的憐憫也謝謝大家。他就是這樣的一位牧師。 ■

 

 首頁Home/ 本土信徒總檔 / 教會史話總 / 宣教師人物總檔 / 外國神父修女列傳 / 日人列傳總檔 / 原住民信徒 /  諸家論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