賴永祥長老史料庫 Elder John Lai's Archives

Marcus Masius 報告書的原稿與翻譯

Marcus Masius (1611-1706,也有記錄為Marinus Mazius), 生於荷蘭Abehoesen,曾經由Zeeland的Walherern中會派遣來台,在1655年搭乘帆船Den Zwarten Bul到達東印度,並且在同年的6月21日由巴達維亞來台灣,在雞籠擔任牧師直到1661年,在荷蘭統治崩潰的那一年的5月16日搭乘賀帆船Graveland逃離台灣。 此報告書經由林昌華牧師發現,由他讀出並翻譯如下: (荷蘭文原稿)

就有關福爾摩沙島北部堡壘,亦即淡水與雞籠的學校的狀況向政務官員Daniel Six報告。

由於政務官員Daniel Six先生的命令我就有關北部城堡的學校的狀況向他說明。所以我自己想(有關這事的完整信息)比較好的是先使用書面的形式,然後再由我親自以口頭來說明。

再者,台灣島的長官Freedrik Coyett也另外指示我說明在此地傳揚基督教的方法,因此我很樂意就前述的有關在此地的學校的狀況向您政務員先生詳細說明,

另外我也想向您說明,我認為要在這個奇異而粗野的民族當中推展這個有益的工作(譯者註:基督教的教化)必須採取的適當方法,以便能夠讓他們有更多的人能夠接受教化。

想必您一定知道關於這裡的學校,目前總共只有兩間學校,而第三間還在籌設當中。一間在淡水,另一間在大雞籠社(Quimauri)而第三間應該是在雞籠這裡。

前兩間裡的學生全部都是巴賽族人的小孩,而第三間應當包括(我們如此希望)荷蘭人的小孩、居住在雞籠的巴賽族人、以及或許一些中國人與巴賽族婦女結婚所生的小孩,也有一些巴賽族的婦女與荷蘭人在雞籠結婚所生的小孩,另外或許還會有一些奴隸在學校內或外學習,這些是可能會來學校的人。

平時在部落內找不到人

關於年長的居民,他們很少人留在家中,至少在大雞籠社是如此,這個社位於河流之後的稻田的當中,那裡出產煤礦,他們前往樹林中砍伐樹木,為公司工作。因此在一個月當中經常只能找到二、三個人甚至幾乎是找不到人。或至少很少人可以在部落中找到,因此在這種情況之下是沒有辦法找到學生到學校上課。因此如果不是藉由公司強制他們,那麼我認為會有人到學校來,然而除了用這種方法來進行學校的教育以外,我也沒有別的方法可想。

關於淡水學校的學生數目

關於淡水學校的學生數目,一般來說是二十多人,在這當中最好的學生只不過能夠背誦一般的禱告詞,學校在這裡已經一段時間,原本是應該要比現在的情況要好才是,但是因為先前反叛的事件造成。此外也是因為過去公司沒有採取強制入學,對於那些將小孩留在家中的情況睜一隻眼閉一隻眼。

大雞籠社的學生數目

大雞籠社孩童的數目是40人,這個數目是固定會來到學校的人數,但是只要是他們讓所有的小孩都到學校來的話,那麼一定會發現遠高於此數目的學生。就我所知,這種情況的原因是此地的一個很錯誤的習慣所造成的,這個習慣產生很嚴重的影響,那就是每一戶只讓一個小孩到學校裡來。在這40個小孩當中有許多人可以流利的背誦一般禱告詞,有三到四位小孩可以朗讀任何我希望他們讀的內容,因此只要孩童的雙親不要求他們輟學的話,就應當會有若干能力很強的學生,他們可以為公司工作,也可以利用他們來為自己服務,因為這裡亟需人手。

學校當中荷蘭語的學習狀況

關於學校所學習語言是荷蘭文,我在此地發現他們語言學習的狀況,除了有足夠重大的理由改變目前的狀況,只能以悽慘來形容。

人們嘗試學習念讀荷蘭文,但是卻無法講荷蘭文也不瞭解它真正的意思,真是極為愚蠢。因為他們的手頭上有聖經,而且可以很快就唸出來,然而他們卻只是背誦他們必須唸讀的部分,他們並不瞭解單字的意義以及它們如何使用以及句子的意義。因此我經常強迫他們學習荷蘭文單字的意思,這是要達目標適當的方法,但是要達到這個目標卻有許多的困難,這是由於教師和孩童雙方都還不習慣之所致,然而這是在此地奠基的工作,若欠缺了語言的教育一切的工作只不過是徒勞而已,並且勞累與花費兩者都會成空。這是如今在在這裡上述學校的狀況。

關於方法上的問題,

就我的判斷,要使這裡有益的工作能夠適當而且快速達到果效並且持續的成長的方法。就我所說的,首先要提供良好的學校教師,他必須要有對於基督教的健全知識、謙卑、敬畏上帝、喜愛並且願意為上帝服務,並且願意在這些盲目的異教徒當中散播基督教神聖的知識以及靈魂的救贖。並且他必須要有一個獻身不怕勞煩的生命。他盡一切的努力嘗試來教導孩童朗讀及一切良好的道德,對上帝的認識以及敬畏上帝,教導他們謹慎並且適度的給予訓練,而他自己也要做一個上述的良好的模範。如果欠缺了這些東西,那麼就不會有適當的引導,那麼這個有益的工作就不會有進展。

另外關於語言的問題

在此地進行這個有益的工作所需要的以及使這個工作能夠持續發展的因素,首先我們就不能不考慮西班牙語在此地流通的問題。由於不再有這種訓練,因此並不是所有的人,而是部分的巴賽人還在講西班牙話,並且在這個時間西班牙語也隨著時間而逐漸的在消失當中,加上瘟疫的使得的大多數的原住民過世,部分是由於當地人他們對於這個語言的瞭解並不正確而且不完全,並且說話的方式並不一致,至少在這種消退的情況底下正巧可以作為學習基督教的機會。

第三,大部分小孩,一般來講完全不會講西班牙語,因為這些小孩從第一年到後來的幾年來,講話的對象是年長的人,不論是在家中,在街上或是在田中,他們所說的話就只有他們的母語而已,因為他們自母親的乳養開始就不曾聽到別的話。

關於巴賽語學習的問題

至於有關他們的自己的語言方面,為了要擴展這個有益的工作較為有益和經濟的事,就是假若我們當中有些人能夠竭盡所能的學習他們的語言,能夠清楚且完��的使用這個語言來教導他們基督教,藉著如此的服事希望上帝能夠打開他們的眼睛,�������他們願意歸信,由黑暗歸入光明,由撒旦的權勢歸向上帝,來使他們的罪惡得到赦免。然後或��可以將他們所接受的對基督的信心傳給他們的後代, 然而這只是理想而已,尚未有一位基督教的牧師有那樣的頭腦與力量來學習。也沒有每日使用它。其他的問題是要談論信仰這麼困難的表達形式,於是忐忑不安,不知道他們是否能夠達到他的目標,於是他在大部分的情形是在不安而且緩慢的情況下,在這個擴張的工作當中灰心喪志。

而其他的人,在此地的學校服務許多年,並且堅忍的勞力勞心在樹林間以及在田野當中,並且不斷的與原住民談話,除了要完成目標以外不做其他的事情,這樣可以知道是必然會達成目標的,那是多麼有效的學習方式啊。

另外第三,(我曾經由在五月離開的翻譯員Hermen Westhof處得知)他們的語言非常的困難不容易學習,同樣的這裡的居民所用的語言也非常多樣,對我來說是幾乎不可能學會的。因此我只能將語言學習的事放一邊。而盡力將應該進行的事務完成,加上在此處還有語言(荷蘭文)書寫訓練的教育,另外我還必須訓練人來擔任教育的工作就如同台灣其他的地方一樣。

因此我認為要讓教化的工作能夠持續下去的一個比較適當的方法,那就藉著是要求孩童不斷的練習荷蘭文來使這個語言在此地生根。

第一, 藉著長時間的說話練習,來使得習於學習荷蘭文。

第二, 西班牙語對於它的學習者有如此寬廣的影響,我們的語言不也是能夠如此嗎?

藉由荷蘭語普及之後,第三,對公司的好處就是或許比較容易獲得較好的翻譯員。而這是比要訓練我們的本國人要好得多。

第四個是對於這個工作本身的利益,因為就另外一方面(學習當地的語言)來講,直到目前為止這個工作顯然是並沒有很順利的持續著,就如同台灣的其他地方一樣,那裡的荷蘭人學習當地人的語言,van onder ses niet een ,那裡的牧師在服務數年後離開,然而那些用台灣的語言來建立教會的地方,明顯的這個扎根的工作的成果是非常的有限。

更進一步來說,那還是只傳教者較為幸運的地方,如果傳教人過世或者應聘離開該地時,同樣的他也是沒有什麼值得鼓舞的成果留下來,因為如果另一個人想要流利的使用當地的語言,那麼他就必須要盡最大的努力來學習該地的語言,以便在接續先前工作者的成果,然而他所承接的還是這個有益的工作當中先前工作者的不幸,而這個與教化工作所期待的目標是背道而馳的,唯一能夠改變這種情況的是,如果他決定讓這麼許多的孩童學習荷蘭語的話。或者,至少在適當的時間透過稍許的訓練(主席先生在他的書信中很和善以及清楚的表達)在適當的時間藉著課程,關懷、規則以及足夠的協助,無疑的他所獲致的成果將會比荷蘭最好的學校教師來得更為豐碩。而他的同胞也很欣然相信並且強烈的認為他們自己也有相同的能力。

這是我所見容易並且清楚的方法的意見,這可以讓工作適當的持續下去並且花費不大而成果豐碩,這個方法也不必要求運送以昂貴的花費所出版的問答書和講道書等,而來這裡的教師也不會因為學習語言而沮喪,反而受到鼓舞,因而帶來使他們即刻努力認真工作的效果,因為他們見到一個簡單並且清楚的方法。

第三,就是Cabessen 的頭人急切的請求讓他們村落中的每一戶的孩童到學校來上課,他們急切的盼望此事不要落空。他們長時間以來就希望能夠藉由教會和學校的教育讓他們得到基督教的知識,因此他們可以懺悔罪,並且讓全村的人都能接受神聖的洗禮,然後在村中設立教堂,讓他們不只是有基督徒的空名而已,而是真正有真理同在。

第四,,每一所學校的學校教師都擁有公司的權威,因此希望公司也能給予教師足夠的權威前往Cabessen,以便對每一位孩童進行適當的教育以及訓練,導正他們對學校教師以及學校的錯誤行為與風俗習慣,並且使得此地的成年人與孩童不再重施故技。

最後關於此地的學校教師的人事問題

淡水的學校教師 Siimon de Miulenaer,我請他擔任翻譯員,因此必須要有另外一位熟習那裡的人前���接替。

關於大雞籠社的學校教師 Jan Harmansz. 我暫時將他留在大雞籠社直到學校放假他的任期到期為止。因為目前不容易找到其他人來代替他照顧孩童,而且孩童較熟悉他,第三因為我交付與他在我不在當地的時候照顧學校的責任,就如同其他的地方一樣。第四,他是被交付責任的人,但是他卻是一個無法值得信賴的人,因為他在當地有許多敗德的風聲,因此步入非常危險的境地並且犯罪。盼望此後此地的老幼能夠靠自己有所進展並堅強起來。

關於雞籠的學校教師,我急切的期望能夠允許我將他解職,第一是因為他是一個骯髒的酗酒者。第二,他很少或幾乎沒有詢問我指示他該做的事。第三,他對他的工作沒有喜愛或熱情。因此多次曠職,兩三個禮拜到一個月外出不在他的工作上。我曾經在口頭上向他解釋為什麼我向行政官Comissarie P.S.K.Pieter van Borsselen要求將他派駐在雞籠的原因,就是要他隨時注意他的言行。但是他自派遣到當地一直到現在這段時間以來,他都沒有什麼進步,於是我不再鼓勵他而是訓斥他必須要對他的工作忠實,所以他就躲開一段時間,如果要藉著行政的力量來規範他,就他長時間所犯的惡事來看實在是不值得,公司只不過是在浪費金錢而已。

這裡還有第四,非常遺憾的他竟然數度誇口他的雅米紐斯的宗教,例如有人問他為何禮拜天不去教會?他回答說,他不是屬於那個宗教,寧可坐在骯髒巴賽人喝酒的地方。

更有甚者,??來到我的家中來批評我 以及批評其他???我在雞籠所說讓他解職????

他將前往疾病慰問使處,想要以謊言來掩蓋真理。然而我的確相信,至少他欠缺能力,對我們的魯莽行為的這些意見和理由,我急切的向您請求,允許我將他解職,然後再找另外一個人來取代他的位置,因為這個有益的工作不需要這種欠缺意願以及無賴的人,是的,不再需要他來做這工作,因為工作是需要有足夠意願的人才能從事。如今這個工作是需要去尋找能夠合作以及努力的人。因此類似的事不應再度發生,而我在這裡的服務工作,不曉得是否有權威以及力量來管理學校教師,因為當一個人對我有異見的時候,其他人也會要求我去關懷他們的工作,由於如此便會阻礙了這裡的工作的進展。

如今透過派駐優秀以及適當的人選來工作,這裡的人應當遵照我的意見,他們不會再舉手來反對我,也不會有意願再接受這種誇大,但是結果卻是令人沮喪的事情。

這是如今在北部城堡當中學校的情形與狀況,另外也是我認為要推展這個有益工作使它能夠適當成果豐碩以及持續成長的方法。

這是我懇切並且誠摯的請求,將這些事情留在您的心裡,經由您的力量與權威來審視學校的狀況,並且能夠使得這個有益的工作能夠得到鼓舞,並且公司的內部願意討論如何在這些盲目的異教徒當中拓展基督教會,進而拯救他們的靈魂,阿們。

您在主內順服並且謙卑的僕人

Marcus Masius


此網站由李秀卿女士撰寫程式建置並義務作維護。如果您對本網站有任何建議或指正之處,請 聯絡我們。謝謝!

Copyright (C) 2007 年1月 [賴永祥長老史料庫 ]
修訂日期: 2015 年 08 月 16 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