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為霖、吳威廉與台灣大會

 —吹皺一池春水的聯合神學校無尾公案

首頁Home | 諸家論述總檔 |翁佳音曾宗盛 | 徐謙信 | 夏文學 | 江玉玲 | 郭東榮 | 郭正昭 | 李加恩 | 林昌華 | 林俊育 | 林暢有 | 盧俊義 | 阮宗興 | 王昭文 | 王成 | 蘇慶輝 | 謝大立 陳俊宏 |鄭仰恩| 張德麟 | 張德謙 |張妙娟

     陳俊宏    
原載20037 1日《台灣文學評論》第三卷第三期,頁140-145


 

與名垂不朽的偕叡理俗稱馬偕¸George L. MacKay, 1844–1901)同一年(1871)¸但稍早抵台的甘為霖(William Campbell, 1841–1920)是英國長老教會派駐台南府城的第一位宣教師¸論資歷比自1867年底起就駐在打狗高雄傳道的李庥(Hugh Ritchie, 1840–1879)淺¸但比起那位素享大名的巴克禮(Thomas Barclay, 1849–1935)來說¸卻不僅是學長¸也可算是老前輩了。

   巴克禮是首屈台南長老大會(1896年成立¸南部中會前身「會正」議長¸同時也是台南神學院(1876)及《台灣教會公報》社(1884)的創辦人。而甘為霖則是台灣南、北兩長老教會的第一個合議機制「台灣大會」的首任議長¸因此他在本土教會史自有其崇高的地位¸更由於開創了全台首所盲人學校─台南「訓瞽堂」(1891, 今台南啟聰學校前身¸而名聞一時¸並曾因此獲頒勳章。

   甘為霖畢生除了傳播福音之外¸也是一位著作等身的歷史家¸所著《荷蘭治下之台灣》Formosa Under the Dutch, 1903)乃集荷據時代有關台灣中西文史料之大成¸而《台灣佈教之成功》An Account of Missionary Success in Formosa, 1889)以及《台灣素描》Sketches From Formosa, 1915)則是治台灣宣教史者手邊不可或缺的參考經典¸另外那本他所整理出來¸只印了一百冊的《台南教士會議事錄》Handbook of the English Presbyterian Mission in South Formosa, 1910)更是當年徐謙信受託編輯台灣基督長老教會《歷史年譜》(1959初版時¸所依據的主要文獻之一。而當代另一位台灣教會史專家¸同時也是本地學者當中¸最早能夠引用西文資料治學的賴永祥¸亦曾透露其台灣史研究之主要脈絡實即上承甘為霖所傳著作與書目。   

   19159月加拿大長老教會屬內¸位於多倫多(Toronto)的諾克斯神學院(Knox College)在為期3天的新建院舍落成慶典當中¸特別頒贈榮譽神學博士學位給他¸以表彰其史學及傳道工作上的貢獻。在他退休回國的前一年(1916)4, 台灣總督府邀請他連續4夜向兩百多名官員及士紳做了4大專題的演講。《歷史年譜》¸增訂版¸頁184, 188)

   台灣史上第一個全島性社團的民主代議組織—「台灣大會」¸成立於19121024日¸這個歷史性的會議舉行於彰化西門街禮拜堂今彰化長老教會所在¸出席代表共計34名¸其中外籍宣教師11本地牧師與長老23名。值得一提的是¸當天有英國長老教會會使¸時任總幹事的白為霖(W. M. MacPhail)¸中國閩南總會會使宛禮文(Abbe Livingston Warnshuis, 在中國有譯為苑禮文, 美國歸正教會駐華宣教師及楊懷德等¸3位普世教會代表亦前來致辭¸祝賀台灣南、北兩長老教會的聯合。

   它在召開了20回會議之後於1942年結束¸總共存在了30年。其實那個在台北神學校召開的最後一屆大會並非自我終結者¸因為當時它還議決即時以台灣大會為南、北兩長老教會合一之「實質型」申請加入日本基督教團。可惜事與願違¸自己反而被動地召開了臨時會議¸另行改組成立所謂的「創立總會」( 1943 )¸並按示加入了戰時的台灣基督教團¸戰後這個不由自主的過渡期組織果然被195137日成立的「總會」所取代。台灣基督長老教會《百年史》¸頁 213307)

   令人感到不解的是¸於公元2001年的那個日子¸當這個總會大事慶祝自己成立50週年時¸在一整天的慶生會活動¸居然沒有任何人提起台灣大會¸就好像這個前身未曾存在過似的¸難怪事後南、北兩神學院的合一又成了一時的熱門話題也難怪¸這個剛過了50歲生日的總會¸竟沒察覺到次(2002)年也更應該慶祝的主體「台灣基督長老教會」的90歲生日—意義重大的「設教」90週年紀念日。

   「台灣大會」的成立其實應歸首功於加拿大籍宣教師吳威廉(William Gauld, 1861–1923)的幕後籌劃與奔走。另一位同樣來自加拿大的宣教師¸明有德(Hugh MacMillan, 1892–1970)在所撰《海外的建造家》Builder Abroad, 1956)那本吳威廉小傳¸為此作證並特別提起一件巧合來證明他的組織恩賜¸明有德從台北長老中會北部中會前身¸1904成立的議事錄媯o現到¸就在191144日那天的會議¸吳威廉和他的同工們決議在九月間與南部教會代表會商時¸提議讓對方多派幾名議員參加「台灣大會」的籌創協調會¸並同時建議該次會期訂在次(1912)年的37日¸假彰化市召開¸那天果然決定了同年1024日首回台灣大會的成立。他說奇妙的是¸44(39)年後¸就在他們當年所提議的那個決定性會期同樣的37日那天¸台灣南、北兩長老教會在體制上終於成立了「總會」(1951)¸而且就在他當年所蓋台北神學校的禮堂媔}議。24, 25)

   台灣大會存在期間, 的確發揮了整合與協商的功能¸南、北兩教會的代表不僅共同確立了「台灣基督長老教會」這個金字招牌(1913) ; 也為其第一個整合成功的事業果實起了沿用迄今的名稱 《台灣教會公報》(1932)《百年史》¸頁216¸ 219)

   擔任過總會首任議長與首任總幹事的¸黃武東(1909–1994) 曾評估道

  

「這大會起初是聯誼性的¸後來就發展到有相當決策性的機構¸如聖詩的編印及主日學的事工¸都是大會決定的。」《百年史》¸頁299)

 

   台灣大會未竟的少數重大事工目標之一¸便是那樁南、北神學校的機體合一它可說是一件決策無力¸過程曲折的「有頭無尾」公案¸除了吹皺一池春水¸似乎沒有留下任何足資榮神益人的成績來。《百年史》¸頁232237)

   吳威廉在教會組織工作上的貢獻¸除成立北部中會外¸就要算台灣大會了¸1911年底他率領淡水教士會到台南新樓¸與台南教士會召開聯席會議¸奠定了日後合一的基礎。但是¸他在爾後那件聯合神學校決議案的執行上¸卻不幸造成了南、北之間長久難以彌補的罅隙。

   雖然兩教士會當年協議結果¸根據甘為霖的筆錄¸是以台中為未來聯合神學校之校址¸不過出乎人意料之外的是¸在1915年召開的第四屆台灣大會會議上¸卻票決了以台北為校址¸並託南、北兩教士會在該地建築校舍。根據這一決定¸北部教士會任命吳威廉設計新建聯合神學校校舍。《百年史》¸頁159160)

   也許問題就出在這¸「海外的建造家」吳威廉僅憑一個教士會的付託¸便把台灣大會的議決案逕行付諸實現了。當(1918)年春季落成的那棟堂皇的「台北神學校」紅磚造新校舍¸大門口掛的招牌實際上寫著「台灣基督長老教會神學校」。但是¸它卻完全不像當(1912)年「馬偕紀念醫院」開張時那般風光¸竟沒舉行任何落成慶典活動¸為什麼楊士養(18981975)寫得含蓄¸他說

 

  1915年台灣大會4議決台北為南北聯合神學校之地址¸並託南北兩教士會建築校舍。但未見實行。」《百年史》¸頁178)

 

   事實上¸次(1916)年的第5回大會立即就此失控現象¸踩了緊急煞車¸重新做出決議以擱挫聯合神學校之開辦問題《歷史年譜》¸增訂版¸頁188),算是亡羊補牢吧

   甘為霖顯然一路抗爭到底¸加拿大諾克斯神學院當( 1915 )年特別頒贈榮譽神學博士學位給他這個英國人¸也許就是吳威廉為了安撫他而建議的¸但是他不僅沒親自去領¸並且選在「台北神學校」新校舍奠基( 1917之前¸申請退休離台返國。《歷史年譜》¸增訂版¸頁192¸194)而這所身分不明的機構在落成兩年後(1920)也才正名為台北神學校。

   其實¸早在1912年初加拿大長老教會便收到甘為霖所記有關兩教士會所達共識¸擬將「聯合神學校」校舍建於台中之備忘錄性質的照會。只是¸後來竟連台南教士會媕Y¸也有人主張將聯合神學校設在台北¸而且還是第四屆台灣大會中那項有關議案的提議人呢! (《百年史》¸頁233)

   值得注意的是¸1915年該案付諸表決時¸35名議員當中只有4人選擇台中¸卻有25人選了台北¸其餘6人選台南。而該屆大會議長巴克禮其實對聯合神學校的構想自始就不甚熱衷¸這點從他就1925年那次歷時只有兩年的短暫聯合¸對南部中會所做的報告內容堨i以窺見一二。《歷史年譜》¸增訂版¸頁224)

   1926年的第13屆台灣大會終於以和會方式¸坦誠地檢討了11年前所議定神學校聯合未果原因¸結果發現實係南、北教會各有苦衷。經充分討論後¸重新議定改以台中為校址¸總算是回歸到當年兩教士會所獲共識的原點¸但是苦衷依舊¸聯合之舉仍遲遲未能開鑼。一直到了1932年的第16屆台灣大會召開時¸甘脆議定時機未到不便決行¸姑且成立一個「神學校合一部」繼續研究¸依時向大會提出報告了事。

   後來隨著時局吃緊¸台南教士會決定關閉其神學校¸因此在太平洋戰爭爆發

前夕(1940)¸南、北兩所神學校終於實現了聯合¸這個不得以的第二次合一維持了有7年半之久。終戰後¸194841日台南神學校在悲情氛圍中於原址復校¸但在此之前不久¸台北神學校改名為台灣神學院¸並於1956年舉校喬遷士林嶺頭¸撤離了那處令人尷尬了38年之久的校址今台北市中山北路二段錦州街口台泥大樓位置。從此¸在中部共同經營一所神學院的願景¸又成了一場南、北心靈上的角力迄今似乎還看不到結局的拔河。

   然而值得玩味的是¸甘為霖為何特別屬意台中它究竟有什麼優越的條件 也許歷史家的看法往往與眾不同。馬偕在他的回憶錄《台灣遙寄》From Far Formosa, 1895 )¸曾對台灣地理環境先天上的南北隔閡做了一段描述¸最後一句是這麼寫的

 

   「淡水與台灣府台南的宣教師們或許幾年才能碰頭一次¸而且就像兩條夜行的船隻擦身而過¸只能互道平安¸匆匆幾句。」324)

 

   莫非甘為霖已經發覺到為了避免教會地緣政治的南北兩極化¸兩所神學校必須及早聯合¸而且最好就設在台中

   今日¸巴克禮和馬偕似乎已經分別成了南、北兩所神學院¸龕堥煽L頭頂光環備受崇拜的開山祖師 而當年推動教會整合¸兩校合一最力的始作俑者¸甘為霖、吳威廉兩位不僅久久得不到掌聲¸連畢生血汗也和台灣大會的業績一般¸再也無人投以懷念的花朵。

   (2001)99日是甘為霖去世80週年紀念日而今(2003)613日那天¸正好也是吳威廉在台去世滿80週年的日子¸但壯志未酬¸還有誰在乎記不記念他們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