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克禮傳奇的解構──巴克禮行神蹟?

 

頁Home /本土信徒 / 日人列傳 /宣教師 / 洋神父 / 原住民 /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I-J / K /  L /  M  / N-O / P-Q / R / S / /  V / W  

陳俊宏撰《台灣教會公報2687期 2003年8月25-31日 p.11


出身台灣中部基督徒世家的 ‚潘稀祺 ( 打必里‧大宇 ) 牧師近著《為愛航向福爾摩沙 - 巴克禮博士傳》( 台南 , 人光 , 2003 ) ‚為荒廢已久的「­巴克禮研究」點燃了火炬 , 希望台灣神學界以此書內容來重新出發 , 開啟一股浩浩蕩蕩的學術潮流 , 為教會造就出一些「巴克禮人」。

潘牧師謙稱是「在短短三個月的時間裡 」‚完成這本傳記 ‚並嘆道 :「真是一件不可思議的事。」( 頁 252,〈後記〉) 他或許沒將長久以來所下的工夫 ‚如日積月累的資料蒐集 ‚一併計算 ; 否則豈只不可思議 ‚真可算是神蹟一樁了。

神蹟大略可分兩類 ‚一類是只有自己一個人體驗到的 ‚別人不能也不可輕易置喙 ; 另外一類是除了自己以外 ‚還有其他人也可以為它作見證。馬偕牧師 ( George L. MacKay, 1844 - 1901 ) 初抵淡水那天 ‚聽到了那句只有他才聽到的天音 :「這地方就是了。」( This is the land. ) ( From Far Formosa, 1895, pp. 32, 330 ) ; 還有巴克禮牧師 ( Thomas Barclay, 1849 - 1935 ) 在去世前幾天 ‚親眼目睹主耶穌出現在他房間門邊 ‚而且還出聲問他 :「你現在要進來嗎 ?」( Do you want to come in now ? ) ( Barclay of Formosa, 1936, p. 198 ) 上述所舉兩例皆屬第一類神蹟。

潘牧師在這本新書裡收錄了有關巴克禮 ‚有次向台灣東部今加拉板地方的排灣族原住民 ‚行了一件第二類神蹟的一則口傳軼事。在這則口述史話裡 ‚作者記道 :

「……他 ( 巴克禮 ) 用手取下他的左眼。看見這奇事的原住民大感驚訝 ‚立刻雙膝跪下說 : 『志馬斯 !』( 排灣話是『神』之意 )」( 頁 209 )

軼事、史話一類固非正史 ‚聽聽可以 ‚本來就不必當信史那般認真看待 ; 但上則資料來源卻是東部教會的傳道師、長老父子倆 ‚而且前者還是那件神蹟的目擊者 ‚那就不能等閒視之 ‚採錄之時或許應予斟酌 ; 而教會出版機構的責任編輯也不妨嚴格把關才好。

其實它的內容和一位蘇格蘭裔的「老台灣」( 台灣通 ) ‚漢名叫必麒麟 ( William A. Pickering ) 的英國人士 ‚所寫的一本書《老台灣》( Pioneering in Formosa, 1898 ) 的第十六章裡 ‚所記載一則有關當 ( 1867 ) 年美國駐廈門領事李仙得將軍 ( General Charles W. Le Gendre ) 在台灣南部 ‚今車城一帶 ( Liong-kiao ) 辦理一件外交事件時 ‚所發生的一段出名的小插曲 ‚不僅雷同而且非常相像。

按必麒麟所述 ‚李仙得曾經在美國南北戰爭 ( 1861–1865 ) 中負傷 ; 而失去了一隻眼睛 ‚因此醫生幫他裝上了玻璃眼球。當他和台灣南部十八番社總頭目卓杞篤 ( Tok-e-tok ) 談判弄僵時 ‚以事先和必麒麟套好的詭計 ‚由他以粗獷的美國腔英語叫嚷一陣 ‚接著使力蹬腳 ‚然後用手突然從臉上掏出了那顆玻璃義眼 ‚再重重地拍置桌面 ‚就這樣當場把那些天真的 ‚原住民們統統給震懾住了 ‚果然乖乖地和他們簽訂了一紙不平等條約。( p. 200 )

這個小故事相信那時在外國人的圈子裡 ‚已成了茶餘飯後的笑料 ; 然而十口相傳之後 ‚也許就成了今日台灣南部教會信徒口中所津津樂道的 ‚充滿傳奇性的巴克禮生涯當中 , 一項已經無法求證的神蹟了。

至少 ‚這項繪影形聲的精彩傳聞總算是白紙黑字地保存了下來 ‚但是可信度到底有多少 ? 還得先請專家考證一番 ‚才能拍板下定論 ; 不過 ‚首先應該查證的是 , 巴克禮到底是不是獨眼牧師 ? 並且 ‚是否還有其他可靠文獻 ‚最好如巴克禮日記原本 ‚記載這事 ? 是的話 ‚可信度就高啦 !  

 首頁Home/ 本土信徒總檔 / 教會史話總 / 宣教師人物總檔 / 外國神父修女列傳 / 日人列傳總檔 / 原住民信徒 /  諸家論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