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克禮函告夫人病重.去世

 

頁Home /本土信徒 / 日人列傳 /宣教師 / 洋神父 / 原住民 /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I-J / K /  L /  M  / N-O / P-Q / R / S / /  V / W  

巴克禮牧師函 1900年6月22、24日及7月14日在在上海發 譯自英國倫敦大學亞非學院(SOAS)的史料珍藏館(special archives)所收藏,巴克禮牧師手寫報告宣道狀況的書信(張瑞雄牧師收集回來)。譯文見於《台灣教會公報》 3121期 2011年 12月19-25日 p.23。巴克禮夫人病重,終於7月11日在上海去世了。


1909年,6月22、24日,中國,上海

我親愛的戴爾(Dale)先生 :

真對不起,我已記不得上次是什麼時候給您寫信的,還沒感謝您和夫人的憐憫,來自各方好友的同情信,讓我感到溫馨,我太太確實也承擔得起大家對她的恭 維。 或許您早已聽到,大約3週前醫生診斷她腦部有腫瘤。

6月5日開刀,手術雖然嚴重,但我太太也順利過關。可是1週後,她又陷入昏迷。14日星期日那天,醫生說沒望,大概拖不了幾天。可是我太太又振作起 來,2、3天前我們又萌生希望。可是昨天和今天的情況大不如前,傷口積血過多,對腦部造成壓力。醫生說,在這種情況下,即使體力恢復,也不算是好處,因腦 還是好不起來。

一個人有必要抓住生命不放嗎?現在我太太可說已全沒意識,她可能認得我,但不能說話,不能做任何動作。在我明天公告之前,可能會有新訊息。

6月24日禮拜四,我太太情況全無改變,很是失望。雖然她可能拖延一段時間,醫生始終抱持無望,我們就等看看吧。

謹呈並祝福大家平安 Thomas Barclay

 ----------------------------------------------------------------------------------------------------------

1909年7月14日,中國,上海

敬愛的戴爾先生:

大概從上月24日,我就沒寫信跟您連絡。您可能已經從別人聽到消息,心理上也有了準備,我的夫人於上週日7月11日晚上7點半過世了。這是她自第一次病魔來襲以後,經過了11個月餘與病魔奮戰的結局。最後一段治療並沒有機會使她恢復──她只有逐漸消沈下去,眼睛沒有再睜開醒來。生命最後半個小時,看到 她呼吸一直在顫抖著,我真希望她沒有痛苦,之後一切都靜止了。

她的葬禮於主日下午在此地的美麗墓園舉行,Bondfield博士主禮了她的葬禮。

我很快會再寫信給您,也得寫很多的信出去。我可能在此地休養一些時日,然後向南方繼續我的旅程。

謝謝您的來信,關心我夫人手術的情形。(謝謝您關於手術期間給我安慰的信。)

真誠的Thomas Barclay

 

 首頁Home/ 本土信徒總檔 / 教會史話總 / 宣教師人物總檔 / 外國神父修女列傳 / 日人列傳總檔 / 原住民信徒 /  諸家論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