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難忘信仰前輩──李信福長老

 

 首頁/  English / Japanese Entries/ 本土信徒 / 史話 / 家論述 / 宣教師 / 外國神父修女 / 原住民 日人列傳 / 賴永祥著作 馬偕周邊 / PCT/  劉家雜錄

盧俊義牧師 《嘉義西門教會週報》1996811
李信福長老,1915-1996,請參見《教會史話》474 李明道李明家昆仲

「盧牧師嗎?我有接到你的信。你中午在嗎?��果方便,我大概在12點左右會到你的辦公室,麻煩你等我一下。」放下電話後我開始在��測這位我不太認識的長老要來辦公室找我,是要送錢來,或是來問我寫給他的信中所提及有關出版宋泉盛��師神學名著之事?我跟他並不太熟悉,但他卻是6位收到我信的人中,最早反應的一位,這一點使我深受感動。真的,大約在1210分,李信福長老到教會公報社來找我。他一進門,就說���「盧牧師,我接到你的信。很好,你要出版宋牧師的書,這是非常好的事,早就��該要做這件事了。這裡是15萬元,你先拿去。 改天我會再拿15萬來。」

我驚訝的有點說不出話來,只能說:「這樣好嗎���你對我又不太認識,要不要等出書之後,才出錢就好。」他說:「你做事,我放心。安心去做吧。你很忙我��道。我也要回辦公室去。」我說:「我們一起吃個午餐後才回去吧。」他一面回說「不用了」,一面走出辦公���。我要送他,他一再堅持不要。但是我還是送他到公報社一樓大門,我問他:「李長老,您怎麼來的?」他說:「我��中興號來的。我現在要去搭車。」我嚇了一跳!他是高雄中小企銀的總經理��!怎麼沒有叫他的司機開車載他來呢?何況他當時已經是77歲的老人家。眼看著他招呼一部計程車坐進去,我要陪他去車站,卻被他回擋在車外,然後跟我搖搖手就離開。後來��才知道他每次來報社找我(前後三次,前兩次是送錢來,第三次是特地來告訴我說:要買《第三眼神���》的書送給每一位原住民���教師)都是搭中興號公車來的。這次參加他的告別禮拜,台南神學院��李麗姃教授告訴我說:「李長老公私分得很清楚,不是公事,他不會用公器。他去神學院參加董事會也是這樣,很少坐公家的座車。」李教授繼續說:「這樣的人在今天的社會已���很難找了�����」

這是1989年的事情;那年我試著要找五、六個人出錢,我想若是每個人出五、六萬元,這樣就有30萬元,我就可以出版宋泉盛牧師的神學名著《第三眼神學(Third Eye Theology)》。這是宋牧師打響世界神學領域的一本重要名著,很多人在談這本書。有好多次我出國開會,總會碰到有人這樣子問我:「你是從台灣來,你認識一位名叫C.S. Song(宋泉盛牧師的英文名)嗎?」我都這樣回答說:「當然認識,他是我的老師。」接下去,問的人會再問說:「你看過他寫的《第三眼神學》嗎?」這個問題就令我傻了,因為我早知道有這本書(1979年出版),但是並沒有看過啊。因此,我如此想:台灣教會應當將他的作品介紹出來,且宋牧師也這麼期盼著有人能將他的書翻譯成中文出版。

1986年,當我將翻譯出版他的著作的計畫告訴宋牧師,他聽後非常高興。當我告訴他經費上有困難時,他告訴我說別管他的版權和版稅問題,只要能翻譯中文出版,原文出版社的版權和版稅問題他會設法。他甚至表示願意親自校譯。事情就這樣決定,我也開始進行這個計畫。出版的經費是一個問題,找誰翻譯又是另一個問題。因為要讀得懂宋牧師的英文確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好不容易地找到一位名叫莊雅棠的兄弟,他當時是在東海大學哲學研究所就讀。我請他先試譯看看,若可以才繼續進行。很幸運的是宋牧師滿意他的翻譯,因此,我就請他繼續這項翻譯的工作,並且是他每完成一章就先寄去美國給宋牧師看。宋牧師校譯完後,我才拿給公報社去出版。換句話說:1989年出版《第三眼神學》這本神學巨著中文版,就是由李信福長老和幾位兄弟(尤其是台南和順教會的社青團契朋友的鼎力支持)共同提供經費,並且大大鼓勵之下才得以順利出版,如今已經翻譯出版宋牧師的著作有:《第三眼神學》、《故事神學》、《孟姜女的眼淚》、《耶穌,被釘十字架的人民》等。年底應該可以出版《耶穌與上帝國》。

如今回想起這件事,真叫我感慨甚多;當時我跟李長老並不熟悉,只有在1986年我擔任台南神學院董事時,曾跟他同在董事會見過兩三次面,僅知他是高雄企銀的總經理。但是,後來有一次我去他在屏東的住家拜訪他時,我們才有時間好好談一些有關台灣教會和神學教育的事。我也從那次談話中才知道他對使徒保羅書信的重視和研究相當重視,更叫我驚訝的是他還看有關研究使徒保羅作品的德文書籍。他問我說:「盧牧師,找找看有沒有人可以翻譯德文的書,我看過幾本有關保羅的不錯著作。若是有人可以翻譯,經費我可以全部負責。」這次去參加他的告別禮拜時,遇到嘉義東門教會張信得牧師夫婦,我才知道原來李長老是張牧師的親哥哥。張牧師告訴我說:「我哥哥研究過希臘文。」我嚇了一跳!心裡想:我們有不少傳道人都常以為一般信徒對神學是外行。啊,不是這樣耶,看吧!像李長老不只是關心神學教育,他還研讀過用德文寫的有關於使徒保羅的研究作品,甚至還會希臘文呢。如今我更相信在一般信徒中,必定還有很多信徒,他們對聖經、神學的研究很在行,且他們是越研究,在信仰態度上是越謙卑,對教會事工是越關心,更熱心參與他們被賦與的責任。1990年,我曾開車載東元、陳南州牧師、張麗淑長老一起去屏東訪問他。令我更驚訝的,他已經是快80歲的老人家了,卻還在研究蝦子,他一再介紹給我們知道有關「斑節蝦」與「熊蝦」的不同。在東港的蝦池邊,他一面講解,一面告訴我們蝦子的生活習性。真教我感動不已,這樣年紀的老人,對研究尚且那樣的執著。因為後來我聽說他為了研究蝦子,確實花去了很可觀的經費。

1991年,為了感謝他對出版宋牧師神學作品的支持,我和舍弟俊泰弄了一個出版社,就取名叫「信福出版社」。我曾寫信告訴他說:「李長老,這是為了感謝您,我唯一可以做的一點點小事。」他卻告訴我說:「盧牧師,您一定不能讓人知道那是為了紀念我,因為我甚麼事都沒有做。」

去年(1995陳南州牧師告訴我說李長老身體已經很衰弱,我們曾計畫要找個時間去屏東看他。但是我卻一拖再拖而沒去成。今(1996)720日,楊啟壽牧師來看我,跟我說李長老已經很危急了。我想等兒童營過後應該撥個時間去屏東看看他老人家。沒想到隔天(21日)他就走了。心裡有無限的懷念和感傷;懷念他對我的信任,感傷他走得那麼快,因為像他這樣的長老在台灣目前的教會已經不多了。
 

 

 首頁Home/ 本土信徒總檔 / 教會史話總 / 宣教師人物總檔 / 外國神父修女列傳 / 日人列傳總檔 / 原住民信徒 /  諸家論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