難忘的李龍修長老

 

 首頁/  English / Japanese Entries/ 本土信徒 / 史話 / 家論述 / 宣教師 / 外國神父修女 / 原住民 日人列傳 / 賴永祥著作 馬偕周邊 / PCT/  劉家雜錄

蘇慶輝撰 財團法人平安社會福利慈善事業基金會《傳福通訊》43期 2007年6月

神學院畢業之後,曾到過好幾個教會牧會,第一個教會是花蓮美崙教會12年,第二個教會是台北城中教會12年,兩者之間另有3年擔任總會傳道幹事。城中教會希望我傳道幹事一任3年後要回來,所以城中教會,交由內人陳慧如教師負責牧會,在傳道幹事任滿後又回到城中教會。城中教會後,我到日本東京台灣教會牧會9年,然後去美國芝加哥台灣教會4年,洛杉磯開拓教會5年,再回到日本千葉台灣教會3年,之後就辦理退休回來台灣。這中間遇見許多又敬虔又熱心的信徒,其中使我最不能忘記的一位,是城中教會的李龍修長老。

我在城中教會牧會時李長老是50多歲,正當壯年工作狂的時候,他和我同屬新店教會出身,所以有同鄉的親密感。李長老畢業於日本時代的台北帝國大學,是少數台灣人秀才之一,他在南港擁有製造輪胎的橡膠工廠、在土城則有製造網球的工廠,同時又努力經營貿易公司,工作熱心非常忙碌。

城中教會最初是在李長老自家住宅開始聚會的,他想要開拓新的教會,發現台北市行政區堙A連一個教會也沒有的是城中區(後改名中正區),所以決定在城中區開設教會。於是就拚命尋找設立教會的地點,先租用中央市場旁邊李連春先生家聚會,後來在中華路1段9巷10號 找到一間日本式的平房,以前是日本料理店,因為是日產需向國有財產局購買,然後將堶措j間的許多柱子拆掉,改裝成禮拜堂,窄小的二層樓房,樓下是會客室兼會議室,餐室和廚房;二樓是牧師書房和寢室。後來這間房屋便改建為現在的地下一樓地上五樓的大樓,全部做教會用途,不過教堂前被巷道佔去所以窄了很多。記得改建時我在日本,有一天接到李長老的國際電話,說想要在新建的禮拜堂裝管風琴,當時台北市只有雙連教會裝有管風琴,李長老叫我調查某德國廠牌的管風琴使用的風評,因為東京好幾個學校有裝設這種管風琴,我就跑到幾個學校詢問,然後回答李長老,風評不錯,結果新建的禮拜堂,就裝設這德國牌的管風琴。

李長老從來沒有缺席過教會的聚會,不僅是禮拜日的主日禮拜,禮拜日早上8點鐘開始的兒童主日學,他並不是主日學老師,也遵守時間8時以前出席照顧招呼,禮拜日晚上的禮拜也一定出席參加,靜聽牧師的講道,看守禮拜的進行,禮拜二的婦女會,禮拜三的家庭禮拜,禮拜四的家庭訪問,禮拜五的祈禱會,連禮拜六的青年團契、少年團契和聖歌隊練習,他也積極出席參加,婦女會全部是婦女,他是唯一來參加的男士而且勤於表達各種意見,為婦女會的計劃盡力,甚至被人稱為婦女會地下會長;聖歌隊練習時,他不是隊員就坐在遠處,從頭到尾安靜欣賞,偶而練唱結束,也會帶領全體隊員去吃宵夜、慰勞他們。

長老將拜訪會友視為很重要的工作,並且非常喜歡拜訪會友,會友也很高興牧師和長老來探訪。當時在任何時間探訪,從前門從後門進去都沒有關係,不像今日要事先以電話連絡才能訪問。雖然李長老的工廠,公司備有公務車,但是為教會的事工就不用公家車子,清楚分別公私,起初,他坐我的50CC山葉機車一同探訪,後來買了一輛SUBARU小箱型車,做為探訪用車。

城中教會規定每月第一主日為月定奉獻主日,也就是十分之一奉獻日,所以每月最後主日,要將奉獻袋交還給會友,讓大家可以準備下個主日的奉獻,李長老對交還奉獻袋非常在意,有些人當月最後主日沒有參加禮拜,所以一定有好幾個無法發回的奉獻袋,李長老就在那一個禮拜中,以幾個晚上的時間,在聚會後去分發奉獻袋,有時和我一起去分發,還有的時候他一個人,坐計程車去分發。有一 次,我計算他花費的計程車費,比收回來的奉獻款項還多,我就問他何必這樣做,李長老回答說:"信徒奉獻是義務又是權利,教會的長執必須要幫助信徒能順利奉獻,信徒若是手中沒有奉獻袋而不能奉獻,上帝的祝福正因為如此而減少,長執的責任是何等的大啊!"

記得有一年年底,李長老對我說:"牧師,明年第一個主日,請安排我講道,好不好?" 長老要求在主日禮拜講道,是非常稀罕的事,我覺得很驚訝,就問他:"你要講甚麼?"他回答說:"牧師客氣,不大喜歡講奉獻,我想在年初,鼓勵大家奉獻。"那主日禮拜的講道,李長老誠懇地解說奉獻的重要性,他不客氣強調,說:"你們的收入受上帝祝福增加了,但是對上帝的奉獻卻沒有增加,豈不是偷竊上帝之物嗎?"果然,那年的奉獻增加很多。

李長老的貿易公司,和日本的公司有合作關係,所以每年需要去日本出差好幾回,出差都選擇週間去,才不會妨礙作禮拜,並且一定要回到所屬的城中教會參加主日禮拜,萬不得已,禮拜日必須停留在日本時,他就會事先要我介紹那邊的教會,讓他可以前去教會參加禮拜。回來台灣就將教會的週報給我看,好像要證明他確實有做禮拜,而且李長老出差前,必定問我:"牧師,你有沒有想要讀的日本書籍。若有,給我書單,我會買回來給你。"他到日本沒有時間自己到書店去買書,還會託人帶我所寫的書單去書店買,而將這些書帶回來台灣送給我。他常用各種方法,鼓勵牧師,幫助教師進修,從不吝惜。

李長老好幾次對我說,傳道人在一個教會牧養太久,做"鎮長"是不好的。可能是看見台北市的有些教會,傳道人一駐四、五十年有感而說的。不要做"鎮長"這句話,常在我心中,在城中教會4任12年的任期快屆滿時,有一晚,忽然接到日本東京打來的電話,邀請我去東京台灣教會牧會,因為這件事情出於突然,我無法立刻回覆,因此請求讓我祈禱、考慮一個禮拜再回答。這中間李長老的不要做"鎮長"的話,也一直在我心堙A我又想到,在城中教會已經12年,是該離開換新傳道人的時候了,於是我就答覆東京"我願意去"。沒有想到李長老知道這消息,立刻強烈地反對,甚至動員家母叫我要留在城中教會,不要去日本,最後又在西門町餐廳邀宴,除了我們夫婦,又邀請台灣神學院院長謝穎男牧師和教務長高金田牧師作陪,希望阻止我去東京牧會,但是我已經答應了不好反悔。最後在他和眾弟兄姐妹惋惜中,離開城中去東京。不過,李長老出差來日時,常常忙中抽空來探訪我們。

我和慧如牧師在國外, 日本和美國做宣教師20年,連在台灣牧會宣教24年,一共44年,年齡達69歲時,就申請退休回來台灣,那時我們在台灣沒有居所,就到處流浪,還好李長老的二公子德惠長老同情我們,和城中教會牧師長執商量,讓我們一家可以居住城中教會別館,我想這事多少有李長老的主意,深深感謝城中教會,也感謝李長老父子。

李長老不僅為建設城中教會努力,他還幫助弱小教會、開拓新教會,從台北去宜蘭途中,有一鄉村小鎮坪林,連續好幾年在那裡租房子,勉強開辦佈道所維持主日禮拜,傳道人大多不喜歡去那裡任職,雖然如此,李長老還是繼續不斷地,為它奉獻,請囑託長老謝約拿長老去主持主日禮拜,持續好幾年之久。他又看見土城他的網球工廠附近沒有教會,就多次帶領城中教會牧師和長執去考察,鼓勵大家一同開拓教會,他一個人有能力勝任開拓教會,然而他想,最好還是讓教會全員來負責才好,為此努力尋找可以做會堂和牧師館的地方,也不惜為此奉獻,這個教會取名為"城光教會",城中教會一直支援了十多年,直到城光教會獨立。

李龍修長老確實是主耶穌基督忠心的僕人,相信現在已經在天上得主稱讚,"你這又良善,又忠心的僕人。"並得主頒發榮耀冠冕,阿們。

 

 首頁Home/ 本土信徒總檔 / 教會史話總 / 宣教師人物總檔 / 外國神父修女列傳 / 日人列傳總檔 / 原住民信徒 /  諸家論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