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紹爾的來信

 

 首頁/  English / Japanese Entries/ 本土信徒 / 史話 / 家論述 / 宣教師 / 外國神父修女 / 原住民 日人列傳 / 賴永祥著作 馬偕周邊 / PCT/  劉家雜錄

李加恩牧師
本文作者為台灣基督長老教會派在馬紹爾的宣教師刊載於《台灣教會公報》2331期1996年11月3日 (1996-99) 

使徒行傳最後一章描述保羅在前往羅馬的途中,意外地發生船難,全體船員、旅客漂流到一個島上。因著島主部百流的父親罹患重病被保羅醫治,而使得島上其餘病人也都得了醫治。這段看似保羅宣教途中的插曲裡卻隱藏上帝極大的奧妙與智慧,因為依照保羅宣教的策略和習慣,都以都市為中心,在那兒建立教會,然後再由這些地中海沿岸都市型的教會向四方擴散開來,就因為保羅這種以內陸都會型或海口貿易型港都為宣教重點裡頭,這次意外淪為海上難民,而成功地向人口稀少的海島居民傳遞上帝的福音,證明偏遠荒涼的島國之民亦是上帝所關心的對象,這是使徒保羅宣教額外的一章,也是做事計劃周全的他所始料未及的。
這次奉總會之令到馬紹爾(Marshall Islands)教書及宣教,雖然行程不如上面所述保羅般的戲劇化,但在赴任期間也發生不少事件,在此為文,願與台灣教會的信徒分享。


(1996) 821日下午220分我們全家從高雄小港機場出發到桃園國際機場轉機,預計22日清晨可以到達關島;如此簡單、明瞭的行程卻發生了意外事故,也使我們全家飽受虛驚一場。原來下午5點多由大陸航空公司飛關島的班機,一滑出跑道,飛向太平洋上空,機師即發現輔助起落、伸縮的摺疊機翼自動控制系統出了毛病,當即由桃園上空飛繞數圈,在夕陽薄暮之際準備做緊急降落,機場已獲通知,派出所有消防車及救護車嚴陣以待,以便做危急處理。當機長透過麥克風報告飛機出了毛病必須緊急降落時,我望著台北盆地上空的夕陽,心裡一沉,名古屋華航空難事件自然而然浮現我的腦海;心想為何當一位宣教師必須要通這麼多試煉,這一年來為了等候總會的派令,不能接正式的教會工作,家庭經濟曾經一度陷入困境,心裡的矛盾與焦慮實在不是外人所能瞭解,所幸在這階段,能有總會徐牧師常以積極、肯定的態度多加鼓勵,最後終能成行,不料即使上了飛機,問題還層出不窮,而這次還是生死大關……。想著想著,望著沉睡在座旁緊抱幼兒的牧師娘,我突然靈機一動,向坐在前座的女兒們解釋目前的狀況,並要求他們默禱,在這緊要的關頭也只有將生命交出去,才能坦然接受命運的安排,還好在機長小心翼翼地放慢速度,老練、有智慧地讓飛機多滑出了近百公尺,最後還是讓它停下來,所有機上旅客也鬆了一口氣。空服人員安排旅客在桃園過境旅館過了一夜,預計修理好隔天再飛行,因這次行程變動,航空公司方面規定讓每位旅客可以打一通免費國際電話,向等候接機的家人、朋友報平安,我也把握機會打了一通電話給在華府教書並牧會的葉約翰牧師,葉牧師是我在波士頓安德渥牛頓神學院進修時,他剛好擔任該校的專任講師,因著他傑出的教學模範,讓我稍為有勇氣敢在異鄉嘗試用英文作為教育的工具。

隔天11點飛機已修復完畢,準備再度起飛,我們也在獲得緊急通知下,倉促趕到機場。等大家都安頓好了,飛機在跑道上又出現了問題,這次機長沒有讓飛機飛上藍天,僅在跑道上緊急剎車;再度抱歉,並決定該次班機將取消。這般折騰下,有些旅客已按捺不住發脾氣了,航空公司也緊急從台北調來北區的業務主任,負責說明公司的理賠原則,為了不讓事端擴大,該主任馬上當場宣佈每人將賠償美金二百元,若抵旅遊券可換美金四百元,在全體旅客不滿意還可接受下,有人放棄原訂行程,有人改搭別家航空公司,我們則決定搭乘當天下午由同一家航空公司由台北直飛關島的班機(原訂班機是由台北飛塞班轉關島,行程既遠又費時)。

雖說塞翁失馬焉知禍福,我們全家五人,在換抵旅遊券後可得美金二千元,正好可以補助女兒明年回台灣渡假的機票,正高興之際還來不及發現好戲還在後頭上演呢!原來我們全家的行李被留置在台北原飛機上,來不及轉到我們所坐的飛機上來,當發現這個窘境時,人已在關島,而第二天一大早我們就要轉機到馬紹爾,如此急迫之際,為了不讓在馬紹爾等著接機的神學院院長Rev. Johnny撲了個空,我當即決定,人先到目的地再說,行李留待以後班機再掛來。就這樣我們一到馬紹爾首都馬喬羅(Majuro),第一件事是到當地的超級市場購買出外的便服和換洗衣褲,因為要等行李到時,已是三天後的事情了!還好兒子吃的奶粉雖沒有帶在身邊,卻有航空公司在前一天緊急補給的不同牌的奶粉及尿片,讓我這懵懵懂懂的幼兒,勉強度過了這三天。

雖然旅途不盡順利,但人一到馬喬羅後,心情變的篤定多了,特別當地教會將我們要住的宿舍全部粉刷一遍,玻璃窗戶及外面的鐵絲網全部更換,並在當中一間臥室預留冷氣機的氣窗,一切看來與之前我的第一印象完全不同。雖說馬紹爾人的文明不及台灣,但款待客人卻不落後他民族,從他們為宣教師所預備的房間(當我們到時,房間床已舖好,並留下當地的草席,讓客人覺得太熱時舖在地上睡),當即讓我學習到一個功課:自己原以為被派到落後國家當宣教師,就是準備去受苦;但換來的是所住的空間比自己在台南的宿舍大三分之一,屋裡屋外打掃的整整齊齊,每天可以呼吸從太平洋上飄來的新鮮空氣,半年的雨季也使得島民清潔的飲水不虞匱乏,雖然衣、食、住、行各方面的消費比美國、台灣來得貴,但在節省儉用之下,也可學習到簡樸的美德。我這個長久住在台灣那種資本主義消費者的習慣心態,一到這兒,也自動收斂不少。讓我更驚訝的是,馬紹爾和台灣一樣是島國,一樣面對西方文明的挑戰,但在這個太平洋上靠近赤道的小國家裡,卻還謹守著古老傳統的習尚、母系社會的土地繼承、部落酋長式的中央集權。(民主時代總統的行政權、舊日國王貴族的餘威及教會制度化階級是當地的權力結構中心),少有個人主義的群體文化性格,還相當明顯烙印在每一個馬紹爾人身上,這些社會文化層面的問題,或許留待一個空間讓我思考:福音在十九世紀傳達此地後,到底這個人口的94%是教徒的基督教國家,是怎樣去過濾和吸收由西方傳教士帶入的福音和文化精髓,但是至少讓我看出,全球各地國家中,馬紹爾人可以使傳統舊部落社會及新時代民主政治相容不悖地並存在一起;這若不是智慧極高的民族,才可以辦得到的事情,不然就是極笨的民族,但上述事情,讓我又覺得他們辦事情時並不笨,而且集中力量遵行聖經的教訓:「熱情款待出外人」。就這幾天的觀察,讓我覺得台灣教會的信徒在民主時代,有人迷失在權力鬥爭及個人主義的洪流中,失去了舊日謙讓、順服的美德。

在馬紹爾群島上當宣教師的我,心裡黯然覺得舒暢起來,因為我可以將為了要處理解決複雜人際關係的難題所耗費的時間,拿來全心投入馬紹爾當地的神學教育;在慶幸之餘,讓我又覺得臉紅,自己是不是已經無法適應在台灣的牧會生涯,才逃到此地,有點像魯賓遜般地生存。總之保羅在哥林多前書九章16節所說:「我傳福音原沒有可誇的,因為我是不得已的。若不傳福音,我便有禍了。我若甘心做這事,就有賞賜;若不甘心,責任卻已託付我了。」責任已經交待給我了,不甘心樂意也不行,台灣基督長老教會所差派出去的海外宣教師,就在如此這般緊張、刺激又稍有一點戲劇化的腳本中展開新的生活。



          

 首頁Home/ 本土信徒總檔 / 教會史話總 / 宣教師人物總檔 / 外國神父修女列傳 / 日人列傳總檔 / 原住民信徒 /  諸家論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