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信彰牧師在新城歸正教會

 

 首頁/  English / Japanese Entries/ 本土信徒 / 史話 / 家論述 / 宣教師 / 外國神父修女 / 原住民 日人列傳 / 賴永祥著作 馬偕周邊 / PCT/  劉家雜錄

永遠作不完的使命   李信彰牧師
1980年8月美國歸正教會皇后中會開展亞洲人褔音事工,並邀請李信彰牧師從恩惠教會來到新城為亞洲宣教開拓牧師。在1980年9月7日,李信彰牧師就帶領部份恩惠教會的信徒及其他地區信徒,來新城成立臺語部。李信彰牧師在新城歸正教會(Reformed Church of New Town, 85-15 Broadway, Elmhurst, NY 11373),一直到1997年退休。
在《新城教會二十週年特刊》有李信彰牧師撰「永遠作不完的使命」一文。

     短暫七十多年的經歷中學習不少功課其中之一是: Anything Can Happen To Anybody At Anyplace & Anytime. - 不管何時何地在任何人身上都可能發生任何的事。這是天父奇妙手的作為我們這些如塵土、如蟲的人實在無法測度的。新城教會台語部開設的經過也是如此而來的。

     1731年由初期荷蘭移民創設的新城教會經過270年來已由一片農地變成街道由一小群的荷蘭農民村莊變成世界各地移民混合的都市由沒有水道、電燈、電話、汽車、地鐵的古老農業社會變成今天的人口密集、繁華的都市一直不斷的演變到現在的Asian Town,自然白人的教會也受社區極大的影響、

    由於人口的變動使在任多年的David Boyce(柏大衛牧師在向上帝祈禱、深入考慮後來探視當時在Woodside恩惠教會牧會的我商量關於開拓亞洲人教會的事工。 我記得很清楚,David Boyce牧師說「再過二十年新城教會一定會和恩惠教會一樣地-白人都會走光了。」由新城教會分設於18681880年獻堂的恩惠教會的白人信徒已經剩下沒有幾戶了。

     1978年夏天我剛從東京教會到恩惠教會走馬上任。雖然曾經去過美國西岸唸過神學院(1963);也到過中部的芝加哥開會(1966),但是從來沒有來過東岸。對紐約市的認識是一片空白起先都不明白急變中移民社會的動態尤其是台灣移民的心態當時正處於一片慌亂中因我剛到任不久美國就宣布要跟台灣斷交而與中國大陸建交。

     其實類似的事件我在東京牧會也曾經驗過當時日本政府為要和中國大陸政府建交(1971就片面跟台灣政府斷交這對我們日本僑民是一大振動而由僑民建立的教會也因此連帶受到極大的打擊。隨著大使館的關閉好多僑民心感不安就匆忙地離開東京自然地教會就面臨危機但是上帝的奇妙手卻在這危機時插手掌管整個局面賜予生機更讓我們教會的兄弟姊妹更加倍用心、同心、更團結大家在流淚傷痛中反而興建起一個更漂亮的新教堂。

     1950年時我還沒有聽過"留學""移民"這兩個名詞。戰後的台灣因政府、環境太壞、民生經濟太窮困、新舊政府的換朝與交替尚未上軌道時大家只想平安度日、有口飯吃就夠好了也顧不得其他的了。1960年開始才聽說有"美國留學潮",到了1970年便開始移民出國潮。一到1980年台美斷交就是台灣政府斷交曲的開始),加上白色恐怖政策使台灣移民潮一湧而出。我回想我們新城教會台灣部的開設剛好就是順著這批移民浪潮而產生的。

     我們都知道要成就事工需要三個因素天時、地利、人和但是是天父上帝在掌權。

     恩惠教堂面積不大在移民潮湧進大紐約市時實在無法容納得下來到教會的群眾尤其是1979年美國電視台來採訪台灣人教會對台美斷交的那個主日禮拜造成空前大爆滿由此更突顯了這個事實。當時兄姊就考慮用甚麼方法來安排這些群眾於是就有了, 1)教會擴建、2)另找大教堂、3)分設教會這三個提案。

     但因我到任恩惠教會時人生地不熟又因新移民的心態亂亂的、台美斷交等等因素因此對將來教會要走的方向各人見仁見智一時實在無法有共識。

     正當此時美國歸正教會在紐約大會中設立了一筆基金通過了要在紐約開拓亞洲人教會的方案。 因為Queens是移民的大集中區自然Queens(皇后區中會極力推動在皇后區開拓新移民的教會。柏大衛牧師為了挽救新城教會曾經提供教堂給韓國人、印度人、菲律賓人聚會但都沒有達到理想的結果後來的西班牙裔和印尼人聚會也是如此。後來他來恩惠教會邀請我們參加討論有關這新開設移民教會方案教會計推派曾欽崇長老參加成為委員一同研究亞洲人教會 - 族類選定與開拓地點。

     長話短說於是在柏大衛牧師和曾欽崇長老兩人的合作與努力之下就選定在新城教會開拓一個台灣人新移民的教會我就因中會的委派成為亞洲事工開拓牧師-Asian Ministry的工人1980824日開始在新城教會地下室信心廳開始禮拜成人、孩子大約共有40~50人。當時新城已有400多人的韓國衛理會在使用教堂而白人兄姐卻不到60人。

     剛開始的台語禮拜沒有聖經、聖詩、奉獻袋、禮拜堂名稱只能在教會地下室信心廳一隅乖乖地、但卻歡歡喜喜地開始聚會。就在這樣天時與人合中我們慢慢地在地下室扎根了詳細經過請參考曾欽崇長老的"老樹新牙")

     基於在東京國際基督教會牧會的經驗即教會中有日本人、白人、台灣人和中國大陸、東南亞各地的移民、留學生好像大雜燴般的會友組合就難免發生種族、語言、政治背景等等的問題。於是一開始我們就採用 -

           三不政策 在教會中不談 1)種族、2)政治、3)商利。(No Racial / No Politics / No Commercial issues)

           三要政策:  1)要敬拜上帝學習主的話查經。2)主內的兄弟姊妹要彼此交通與關懷。3)要研究聖經祈禱向外傳福音拯救靈魂。

   所以新城20年來在天時地利人和再加上教會的三要和三不政策的堅持下蒙受上帝憐憫成長到今天惟一的目的乃是要榮耀上帝傳福音拯救失喪的人們 - Our sole purpose is to glorify God and save people.

   萬事起頭難其實剛開始就有不少問題來參觀、看熱鬧作禮拜的人不少意思只是來看看後來就走的也不是少數。教會人口的移動是常事只有我們一小群同心地在地下室堮I頭苦幹、等候「出頭天」的日子而已。 但是「地下信心廳」時代就如同初代教會在地洞婸E會一般地非常蒙福

     天父實在沒有虧待我們這一小群同心的兄姊首先是韓國人因不願意加入歸正教會遂與白人教會告別搬走了。這時埋在地下室的"蕃薯"發芽了來參加崇拜的人數也增加到70信心廳時代滿足了白人教會容許我們可以上一層樓到交誼廳舉行崇拜了。 從此上帝月月增添人數給我們直到超過100人時中會便停止開拓基金的補助轉用到開拓韓國教會了。新開拓至自立教會的經過細節請再參考曾欽崇長老的"老樹新芽"一篇。

     再過兩年後在新城教會長大的台語教會面臨的新問題是否要成立一個新的台灣人教會要取甚麼名稱這是當時兄姊所關心的大事。經過多次的祈禱與白人教會長執會的討論結果我們願意接受白人教會的意見採用Church Immersion - 以浸入式加入白人教會。長執各半數 - 長老9人、執事9統一會計就是所有奉獻全部由長老Lu Matson管理。 就這樣大家和睦同居教會就興旺起來了

教會的名稱不變仍然使用Newtown所繙成的 - 新城教會其意取我們這些新移民來的台灣人就好像是盼望中的新耶路撒冷城21:1,2)一般。

     回顧20年來在我們台語部的腳蹤中處處都能看見上帝奇妙手的作為。無論是歡喜或是哀哭總是有天父的美意12區的家庭聚會的同心小組中首先於1985年在FairLawn, NJ成立了第一分堂 - 紐澤西台語歸正教會接著又成立台美佈道所後來成長為現在建堂中的台美歸正教會Bayside為第二分堂。同時在Long Island又成立第三分堂就是今日的長島新城歸正教會。

     1990年除了分堂三處之外在新城母堂英語部因老一代的白人信徒漸漸地減少台語部第二代講英語的年青人漸漸增多逐漸形成現在英語部的狀況。

     1995年教會又遇見另一危機就是要分設華語與否的挑戰。當時因大陸移民增多Elmhurst實在看見有這個需要但在新城附近已有四間華語教會了又加上政治上文化背景又正處於大陸要解放統一台灣的問題引起許多不同說法。在這難題中我們也看見主的恩手憐憫我們當時有一部份同工主張與以上三間分堂一樣地在另一地點開拓華語部第四分堂。不過現在英台華三部都能擠在一起不分裂是難能可貴的其間經過不少不能成眠的深夜祈禱才有了現今的華語部的設立。

     接著我們擴建交誼廳後面主日學教室增建一層樓修改走廊加上輪椅走道又購得教會後面四間房子作為牧師館與辦公室。

     回顧過往現在我個人的感想是我們的天父是施恩新城的主因著各位兄弟姊妹的同心合意興旺福音使我們能由一小群人到分設三堂分會三部禮拜購得四間鄰屋與擴建並英語部華語部事工的維持開設的費用等等都看到天父豐富的供應我看到20年來台語部所發生的一切事乃是上帝的奇妙、不可思議作為也只能以"感謝讚美主"這句話來表達其他沒有可說的了。

     這是一個永不滅的異象主若許可我們新城要來的20年還要再分堂並且不限是台語部的專享英語部、華語部都要"繁殖",因為沒有後代的教會只會消滅約翰福音十五章說到凡不結果子的信徒/教會是不會蒙主的悅納與賜福的新城還有許多作不完的工上帝說「要生養眾多遍滿全地」創一28)這不只是指人口而已跟亞伯拉罕同樣信靠上帝的子孫一樣要如同天上的星星海邊沙粒一樣增多的我們永作不完的使命仍是「往普天下去」傳這永不改變的福音直到地極直到主再來的日子! 

 

 首頁Home/ 本土信徒總檔 / 教會史話總 / 宣教師人物總檔 / 外國神父修女列傳 / 日人列傳總檔 / 原住民信徒 /  諸家論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