祖父高長

 

 首頁/  English / Japanese Entries/ 本土信徒 / 史話 / 家論述 / 宣教師 / 外國神父修女 / 原住民 日人列傳 / 賴永祥著作 馬偕周邊 / PCT/  劉家雜錄

 

高俊明撰 《十字架之路─高俊明牧師回憶錄》望春風出版社 2001年 p.26-36;是該書第1部「美好的種子」第1篇。  

後山傳教之行,高長已近六十歲,仍然徒步穿越中央山脈。
有時遇到土匪,有時原住民出草,將屍體拋置路邊。
同行的人氣餒回頭,高長不曾退縮,仍然獨自一人勇敢前行。
他的-生言行,被形容為「火戰車」。
教會的第一個信徒
我的祖父高長,是台灣基督長老教會第一個信徒,第一個傳道者,第一個因傳道而下獄的神職人員。他是一粒小小的、美好的種子。
故事從清國時代講起。1865年5月27日,英國長老教會首任醫療宣教師馬雅各(Dr. James Laidlaw Maxwell)醫生,帶著「主的拯救」來到台灣。6月16日,在府城西門外看西街,創設禮拜堂和醫館,正式在台灣宣教,傳播福音和醫療治病。1868年12月在城內二老口典了一大厝(所謂舊樓),1869年7、8月開設亭仔腳禮拜堂,1902年太平境禮拜堂建竣。
當時民風保守,加上仇外心理,府城民眾對馬雅各醫師的醫術和傳播的洋教,非常排斥,散播種種謠言;6月底開始騷擾禮拜堂和醫館,馬醫師外出時,也遭投石攻擊。 7月9日主日禮拜,民眾衝進禮拜堂,咆哮辱罵,外面的暴民轟轟然,打算拆除禮拜堂。馬醫師立即派人進城,向宮府稟報求援。但縣令並不給予安全保証,反而勸馬醫師離開。7月13日,馬醫師關閉禮拜堂和醫館,在深深的失望中,搭船離開台南,前往高雄旗後。
看西街禮拜堂和醫館,6月16日創設,到7月9日關閉。只短短24天,對高家而言,卻是一段不平凡境遇的開始。因為,祖父高長就是在看西街禮拜堂聽佈道而得到福音的。
從一個賭徒變成傳道者
高長生於1837年,原籍福建泉州府晉江縣永寧城。永寧是個濱海的漁鄉,居民多以討海為生。高家原本富裕,擁有多艘船隻,出海貿易。傳至高長時,家境中 落,祖產散佚殆盡。1864年,高長28歲時,在本鄉已活不下去了。聽說台灣錢淹腳目,決定東渡台灣,尋求新天地。他從廈門搭帆船渡海,抵達安平港,到台南府城尋訪大姐。
高長來台後,先是在大姐夫的雜貨鋪當夥計。後自行創業末果,終日鬥雞走狗,無所事事。有一天,他東挪西湊,弄了一筆錢,買 了紅蠟燭,要去廟裡燒香拜偶像,求神明保佑他晚上賭博贏錢。行經看西街,見有稀稀落落的人群,圍著路旁一名金髮藍眼的外國人。高長心想:「真奇怪,這個外國人,怎麼會講我們的話?」於是揣著錢,停了腳,站在「一旁聽洋教。一聽就感動,越聽越著迷,競忘了要去廟裡求神贏錢之事。
此後,高長常去看西街禮拜堂聽道理,與馬醫師的助手吳文水認識,並介紹給馬醫師。久而久之,馬醫師見他認真,就請他來幫忙,做些煮飯掃地跑腿的工作。閒時,馬醫師教他讀聖經、吟聖詩���高長決定領洗。
1866年8月12日,禮拜天,在旗後新落成的禮拜堂,宣為霖牧師(Rev. William Sutherland Swanon)自廈門受派來台灣,給高長、陳齊、陳清相、陳圖四人施洗,下午舉行聖餐。這四人就是長老教會在台灣最早結的果子。高長領了洗,並向吳文水學習道理。漸漸的,他覺得只是讀聖經、吟聖詩,是不夠的。他說:「我要去傳播道理。」
馬醫師先不贊成,好像是要試探高長的決心,告訴他種種初代傳道者現實上的危險和艱辛。他說:「你不要傳福音,在我這裡幫忙,所得的薪水,比傳道者的謝禮更多,經濟上比較寬裕。」高長說:「不要緊,我不是為了錢,也不是為了生活。我是為了使命,歡喜為耶穌來吃苦。」
當時尚未有神學院、或聖經學院的專業訓練;他只從馬醫師和其他傳道師那裡,接受簡單的訓練,就到處去傳道理。當時也沒有教會,開拓時期的佈道,十字路口, 人多聚集處,就是講壇,就是傳道所。多年後,大約四、五十年前,我在山地部落巡迴傳道,也是那種情形。只要有一、二十人,就可以打鼓、講道理。
馬醫師為培育本地籍傳道者,成立「信徒造就班」,或稱「傳道者養成班」,即台南神學院的前身。高長在此接受講道、教唱聖詩,和研讀聖經等訓練課程。高長一 生末受漢學教育,不熟悉漢字,只懂羅馬字拼音的台灣話,但讀寫甚佳。
頭迫害事件
1867年7月,吳文水與高長擔任埤頭(鳳山)教會首任傳道師。次年4月11日的「埤頭迫害事件」,是南部教會初期傳教的重大事件,與看西街禮拜堂的迫害 事件相同。
當時台灣民眾因西方列強之武力干涉、簽訂下平等條約、傾銷鴉片等帝國主義行徑,和清國政府腐敗無能,隨之萌生民族屈辱感和怨恨心,轉而對洋人洋教報復。民 眾紛紛謠傳,說馬醫師的西醫手術,「紅毛鬼與落教的,挖墓內死人的目睏,剖心肝取藥。」城內一片譁然,官役也前來禮拜堂捕人。
4月11日,高長遭暴徒毆打受傷,進入官府求助,反而被刑罰,押入虎頭監。所謂虎頭監,就是關上匪、強盜、殺人犯的重刑監牢。官民捉毆高長之後,就群集拆 除禮拜堂。雜物、鋪蓋、衣箱、書本、藥料、醫病器具全都搬走,搗毀禮拜堂的屋頂和牆壁。4月12日,又襲擊信徒陳齊住宅,將其妻子相媳婦剝去外衣,趕赴街 道凌辱。此一劫難,是長老教會在台宣教史上的重大印記,也是初代宣教艱辛歲月的縮影。
高長在虎頭監坐牢50天後,因馬醫師尋求英國駐香港領事的協助,才得以出獄。黑牢歲月的折磨和苦楚,下曾動搖他的信仰。出獄之後,他仍然到處傳福音。據 載,高長「學識有限,但講道甚為熱切,語句淺白易懂;他動於探訪,待人親切,盡忠事奉,頗受宣教師的器重。」
高長的傳道足跡
從1870年年初,高長先後進駐木柵二(高雄內門鄉)教會,培育柑仔林、內門、拔馬(左鎮)、崗仔林和頭社一帶的信徒;1871年6月,被派往竹仔腳(嘉義鹿草鄉)禮拜堂;1974年,38歲的高長,在此與白水溪岩前附近的洪雅平埔族姑娘,18歲的朱鶯結婚。
1976年,高長被派往中部山地教會,是另一平埔族巴宰族人的領域,在此約10年。該處蠻荒偏遠,諸多不便,例如從埔里遷移時,信眾必須攜械送行,有人挑行李,小孩則置於籃內肩挑,傳道娘隨側徒步,只有不便行路時才坐轎,一連走了7天才到台南。那年我父親才4歲。
1886年5月,高長與甘為霖(Rev. William Campbell)牧師同赴澎湖傳道,是澎湖設教傳道之始。
1889年,高長再駐木柵教會長達8年; 1891年初至1892年底,則駐在東部的石牌禮拜堂,即今花蓮富里鄉富里教會。後山之行,高長已近60歲,穿越 中央山脈的路途更是遙遠崎嶇,他不得不把眾多子女安置木柵,單身赴任;經畚箕湖、浸水關,自帶一斗米,爬過大武山,前行至石雨傘。在未知的天候裡,在陌生 的山徑中,著草鞋徒步往返傳教。有時遇到上匪,有時原住民出草,將屍體拋置路邊,同行的人氣餒回頭,高長不曾退縮,仍然獨自一人勇敢前行。有時也在山巔水 湄,遇到友善的人,親切供應膳宿,這就多了傳道理的新據點。
我的堂兄高端方,幼年時常與祖父同榻而眠。他說:「祖父通常半夜兩點就要出門,走遠路去傳道。出門前叫子孫一起祈禱唱詩,祈禱完畢,帶著一本聖經和聖詩, 若干糕餅和治百病的奎寧,一個人在黑黝黝的夜色中,往深山林內出發。行走於連綿的山地部落,祖父沒刀沒槍,沒隨身部屬,只靠著聖經和祈禱,靠著信仰和詩 歌,竟然全村莊的人都信任他。」
高端方曾聽祖父形容那段後山之旅,他說:「一山接一山,好像永遠走不完。在末闢的山徑,倚樹休息祈禱;猛一張望,看見不遠處的樹枝上,懸著十幾個失去首級 的屍體……」。
祖父並不怯步,他說:「我做上帝的工,上帝給我力量。」五里以南的東部教會,處處有祖父的漫漫履痕。《太平境教會九十年史》作者黃茂卿長老,以「火戰車」 形容高長一生的言行。
高家第二代非牧即醫
高長有5男3女:長男高金聲是永寧同宗之子,幼年父母雙亡,無以為生,8歲時隨親戚渡海來台,投靠高長夫婦,被收為養子。他相高長的次男高篤行,都是牧 師。三男高再得、四男高再祝、五男高再福都是醫師。
三名女兒都在長老教女學接受教育,後嫁為人婦。長女高阿金嫁黃信期傳道師,次女高秀圓嫁吳秋微醫師,三女高秀理嫁李墨(李秉文)醫師。高家第二代,非牧即 醫。
高長視養子如親生兒,高金聲就讀長老教中學(今長榮中學),高長曾對他說:「鐵啊,」高金聲本名高鐵,高長都叫他鐵啊:「你若為主做工,傳上帝的道理,我 願意做你的奴僕,一輩子侍奉你。」
高金聲從長老教中學畢業俊,18歲人大學(今台南神學院),受巴克禮牧師(Rev. Thomas Barclay)夫婦之喜愛與栽培。畢業後,獲教士會的贊助,保送福州英華書院深造,是台灣第一位公費留學生。1901年返台,任教台南神學院。
二男高篤行是牧師。三男高再得,就是我的父親,隨彰化基督敦醫院蘭大街醫師習醫,回台南開設再生堂醫院。四男高再祝畢業於台灣總督府醫學校(今台大醫學院),在高雄岡山鎮開設建安醫院,並創設岡山教會,任該教會長老二十幾年,曾遠至廈門佈道。五男高再福也畢業於台灣總督府醫學校,在高雄楠梓開設醫院,亦名建安。
祖母朱鶯逝世於1899年,享年43歲;此後高長打理內外,直到退休。因收入微薄,產女眾多,高家三名較長的兒子高金聲、高篤行、高再得,一就業,就分擔財務重擔。教師和傳道薪水有限,所需大都由高再得負擔;之後則是高再祝,高再福繼之。幫助弟妹姪輩完成學業和婚姻,遵循高長的教誨:「兄弟姐妹要相親相 愛,相互幫助。」「做醫師的,應該幫助做牧師的家庭。」
一生貧與苦 獻身榮耀主
基於這樣的庭訓,高家男大房和男二房的第三代,有四位是得到三位叔叔的贊助,得以赴日習醫。其中男大房長男高天成,由高再得贊助; 次男高永寧,由高再祝贊助; 三男高太平與男二房四男高端模,由高再福贊助;這也是第三代從事醫療濟世的開端。另外二房長女高錦花,由高再得贊助,赴日習音樂,日後成為著名鋼琴家。
高長從28歲信主到受洗,視福音為寶貝,盡心為主獻身做工,視此為最榮耀的事。高長逝世於1921年9月16日,享年76歲。1921年《教會報》描 寫:「不是子孫會給他光榮,他只是一直歡喜為主的教會付出,來榮耀咱的主,反而咱從他得來光彩。」
高長一生貧苦,有人勸他:「你的孩子多,應該買些土地,留給子孫。」他說:「我無須留土地給子孫,高家的寶貝,就是耶穌基督。信耶穌的人,就是我的好子 孫;如果不信耶穌,我就不認他是我的子孫。」祖父常對子孫說:「我沒有留下金銀財寶給你們,我所留給你們的產業,就是主耶穌,和一本聖經。」  

 首頁Home/ 本土信徒總檔 / 教會史話總 / 宣教師人物總檔 / 外國神父修女列傳 / 日人列傳總檔 / 原住民信徒 /  諸家論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