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福春先生 (1874-1914) 

 

 

 首頁/  English / Japanese Entries/ 本土信徒 / 史話 / 家論述 / 宣教師 / 外國神父修女 / 原住民 日人列傳 / 賴永祥著作 馬偕周邊 / PCT/  劉家雜錄

楊士養編著,林信堅修訂《信仰偉人列傳》人光出版社,1989年 p.175-180


楊福春先生是彰化二林人,祖先於清末自泉州移居二林,生於主後1874年。他的父親是糊紙匠,福春自幼從父習此藝,因其時糊紙是獲利甚豐的行業,他告訴梅監霧牧師,他當時一個月可賺40元。有一天遇到當地一位名叫江兄(譯音)的 基督徒銀匠傳福音給他聽,福春始知糊紙是逆天且導人入於更迷信的一種行業,於是就向他的父親表明不願再繼續從事此業,他父親把他痛打了一頓,他只好屈從於 父威之下,繼續該業。然而從此他暗中在他糊的紙燈上寫著:「獲罪於天無所禱也。」客人把紙燈拿回來,問他父親寫那句話什麼意思。他父親問他,他只好招認, 因此換來一頓痛打。

那時在彰化的宣教師常常聽到楊福春的事情,就向黃茂盛傳道打聽。黃先生說楊福春實在苦不堪言,常被他父親毒打,又限制他的行動,不准他出門,不准他去參加禮拜。那時二林的江兄和足姊(譯音)以及新結庄的兄姊常商量如何救他,因為想不出恰當的方法而急得大夥兒一起掉眼淚,後來就和黃先生商量,看看楊福春是否能設法逃到彰化,宣教師們願意收容他。有一次他又被父親打成重傷,又把他私藏的聖詩燒掉,他痛心之餘,取出一把柴刀給他父親說:「不必再打了,你可以殺了我,讓我像李哪吒剖骨還父、剜肉還母,我 的靈魂是上帝的,我要回去找祂。」他父親聽了起初笑,後來哭。他說:「任你去賭博、抽鴉片、為非作歹,我絕不讓你入教,這是一條絕路。」

有一天他告訴他父親,他要去10英哩外鎮上,讓日本醫生治病,向父親耍了100錢充路費。他騙了父親,就起身前往20英哩外的彰化。時值寒冬,他的父親因為吸食鴉片,畏寒而未立即趕到彰化追回其子,但宣教師們仍覺得他住在彰化不太妥當,最好住得愈遠愈好,梅牧師於是和他同往牛罵頭 (清水) 設教。 當時沿海一帶自大甲溪至烏日庄街(烏日)沒有任何基督徒。宣教師們為了在牛罵頭設教已經禱告了很久,梅牧師在當地以一年8先令的租金租了一棟民房,已經去佈道5次,每次都暫住數天。梅牧師和楊先生抵達牛罵頭之後,他們整天都在街頭佈道,經過一個星期,在星期六晚上就有兩位青年來拜訪他們。他們說他們想要來拜上帝,第二天就來參加首的主日崇拜,成為教會的核心份子,當天也多了一位在尋找萬物之源的古叔(譯音),他聽了「上帝創造天地」這句話隨即來信主。梅牧師星期一就回去彰化了,一個月之後他又到牛罵頭,他發現有卅多個大人和孩來信主,這是楊先生每天自早到晚勤勞佈道的成果,甚至晚上也不休息,有十多個成人和小孩來福音堂(佈道所)讀聖經、習字母,都是楊先生一個人在教,如果少了一個學生,他就跑去追那個學生來。梅牧師在晚餐之後聽了他們在混聲朗誦聖詩及字母,認為是最甜美的音樂。前面所提到的古叔帶領他的母親、妻子、兒、媳,一共三代的人來信主,第四代也是指日可待了。那晚稍後有一位碩壯、紅面而愛罵人的吃齋的女人也來了,她聽到新的宗教來臨所引起的騷動,她帶了兩個兒子來。幾星期之後,她又介紹了一位住在大約兩英哩之外的一個村莊上的親戚來,後者常被她的丈夫迫害、虐待。如非她丈 夫怕受日本刑警逮捕,他真可能打死他的妻子;她倒是不怕死,她說:「如果我沒被打死,只是打傷,我就能入院(大約是指蘭醫館-彰化基督教醫院 );如果我被打死了,我就能上天堂。被打死與否橫直對我有利。」

因此,一、兩個月內,每主日的崇拜都有廿、卅人參加,梅牧師發覺楊先生的證道愈發有能力,然而最令人欽佩的是他的辛勤傳福音,他整天忙著在每個村莊傳福音,太陽下山以前甭想有辦法在家找到他。即使在日落之後,他也幾乎沒有時間煮飯、吃飯,因為信徒們已經來到福音堂,要學唸字母、聖詩、讀經,他必須教他們、督促遲鈍的人.............。

楊先生在牛罵頭6個月,後來又茄投(龍井)6個月(茄投的福音堂後來遷往大肚),他在茄投仍然拼命傳福音,很熱心的邀請人來信主,可說當地每個村莊的每一個人都聽過耶穌的信息。

楊先生傳教1年之後才進入大學(台南神學院)深造,在學中因為熱心關顧別人,而被同學取了一個綽號叫「雞母春」。畢業之後,他仍然全力傳福音,如果不是在忙著佈道,就是在教導或探訪信徒,不然就是在讀經,絕不抱怨麻煩或勞碌。他比起從前花更多時間勤讀,準備講壇資料,而會眾再也沒有人埋怨他說:「你改變講道題目,但是每主日的證道內容總是千篇一律,換湯不換藥。」每個人都喜愛楊先生,因為他是那麼單純、無私、胸無城府。他絕不會成為一個博學的人,也不會比其他中國的基督徒更明白教義或更深瞭解罪惡與恩典,然而沒有比他更有愛心、更盡心、盡力傳福音的。梅牧師在他的《異教徒之心》(The Heathen Heart) 一書中說:「如果每一個本國的傳道人像這個人一般的勤奮,在短短一年內,福音會一遍再一遍的被傳至台灣的每個村莊。」這不是隨便說的,有事實為證。

楊先生畢業後回到牛罵頭牧會兩年,在牛罵頭娶了低他一年的同學洪(卯)茂春傳道的妹妹洪不為妻(大概又是宣教師安排的好事,因為宣教師當時為大學及女學-今長榮女中-的學生當月下老人,而洪不女士就是女學出生的)。因為他如此盡心傳福音,如此不屬世,以致他為了結婚而忙碌時,他大不甘願的抱怨浪費了數天時間,不能去傳福音,而的他的新婚妻子在前往他的任所途中著涼生病時,他也埋怨浪費了寶貴的一天,為了等她復原而不能外出傳音。

讀者也許會認為他太過份了,然而楊先生也許自知餘日無多,故趁著白日趕快撒種。離開牛罵頭,他來到台南新樓醫院任專職傳道。1909年他到埔里社,希望引導 那些大部份由寶斗移居該地的漢人來信主,可惜那些人難以引領歸主,而楊先生身體日漸衰弱,乃於1914年來到彰化基督教醫院就醫,他抱病仍盡力向院中病患傳福音,到了11月他的病情轉劇,痛苦不堪。有人來探訪他;竟至流淚。他說:「不要為我掉淚,應該為了人硬心腸而哭。」足姊問他:「現在你要離開妻子、兒女,他們當如何呢?」答曰:「主說,誰是我的母親?誰是我的兄弟?」終於在(1914年)11月因肺炎蒙主恩召歸天,享年40歲。

楊先生有5位子女,但其中兩位夭折。先生娘後來含辛茹苦,攜著幼弱的一女二子在長榮中學作制服、守後門、且養些豬,來維持家計。

長女楊謙美長榮女中畢業,留校擔任音樂與手工藝教員4年之久,嫁給蘇慎終先生,育有5子1女。

其中長子蘇慶輝牧師及夫人陳慧如牧師現為駐日宣教師,在東京台灣教會牧會。

長女蘇聰敏嫁給三重市厚德教會潘靈岳牧師。

次男蘇慶龍現任國光技術工程公司主任工程師。

三男蘇慶瑤22歲即歸天。

四男蘇慶雄現服務於台北市警察局。

五男蘇國雄成大土木系畢業,曾任電力公司工程師,後留美得博士學位,現任美國一工程顧問公司工程主管。

楊先生的兩個兒子楊謙遜、楊謙德赴日分習牙醫、鐘錶。謙遜娶日女為妻,在鳳山開業,1976年別世。謙德早逝,遺2子1女,皆已婚嫁,長男楊光雄,成大肆業,現任職某一公司。次男楊信吉成大電機系畢業,得美國明州大學電機博士,現於美國任職。

由此看來楊福春先生後代外子孫、外孫媳、外孫婿出了三位牧師,孫、外孫出了兩位留美博士,可信上帝並不薄待其子孫,願其子孫也如其祖先信仰堅固、蒙神祝福。  

 首頁Home/ 本土信徒總檔 / 教會史話總 / 宣教師人物總檔 / 外國神父修女列傳 / 日人列傳總檔 / 原住民信徒 /  諸家論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