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雅各醫生與平埔族

 

頁Home /本土信徒 / 日人列傳 /宣教師 / 洋神父 / 原住民 /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I-J / K /  L /  M  / N-O / P-Q / R / S / /  V / W  

林昌華撰 「馬雅各醫生」 見於《台灣原住民族歷史語言文化大辭典》


馬雅各醫生(Dr. James Laidlaw Maxwell, 1836-1921)是英國長老教會派駐台灣的第一位宣教師,他在1865年6月16日來到台灣,1871年底離開台灣,1883年再度來台1884年因為清法戰爭加上身體狀況不佳的緣故正式離開台灣,也結束了他宣教師的生涯。回到英國的馬雅各醫生極 力推動醫療宣教工作,先後參與「倫敦醫療宣教協會」(London Medical Missionary Association)以及創立「愛靈頓醫療宣道會」(Islington Medical Mission)等機構。目的是要鼓吹醫生參與海外醫療傳教工作。除此之外,馬雅各也關注台灣的教會與社會問題,特別是吸食鴉片的問題,在1892年於倫敦發表「由醫學角度來看鴉片問題,在倫敦舉行的研討會當中的報告」(The Medical aspect of the opium question: being the report of a discussion)【at a conference held in London】,這篇報告書是為當時極力鼓吹禁絕在中國等地販售鴉片的「鴉片貿易禁戒協會」(The society for the suppression of the opium trade)所寫的。另外他也翻譯羅馬字的新約全書,打算作為當時台灣基督教徒研讀的聖經(因為當時所使用的聖經是以中國古文的翻譯的《文理聖經》,一般沒有受過漢學教育的普羅大眾根本無法閱讀。可惜他所翻譯的聖經並沒有出版,後來是由巴克禮牧師(Thomas Barclay)接續完成這個重要的工作。

與馬雅各醫生有關的兩個原住民族是西拉雅(Siraya)與巴宰(Pazeh)平埔族,他曾經 拜訪前者的村落,而後者則是因為部落頭目生並受到醫生的治療,因而決定接收基督教的信仰。

馬雅各與原住民的關係開始於來台那年,當時他在 台南府城的傳教工作遭逢挫折,聽他的朋友必麒麟(W. A. Pickering)提到有一些對西方人相當友好的西拉雅族住在台南東邊,於是他們相伴一起拜訪那裡的部落,受到原住民以「失散多年親人重新相逢」般的熱 情接待。幾年之後,他與一位英國的攝影師湯姆生(J. Thomson)先生重新拜訪西拉雅原住民的部落。

馬雅各醫生曾經將他的原住民地區的旅行經驗以〈台灣原住民訪問記〉(A visit to the Aborigine of Formosa)的題目發表於1867年的《宣教師會誌》(Missionary Recorder)當中。如今這篇文章已經不容易找到,倒 是湯姆生與必麒麟的紀錄都保留下來。必麒麟的紀錄如此寫道:

「1865年秋天我 還在海關任職時曾經拜訪位於台灣府北方10哩處的新港社,在此我看見了一古老平埔族部落,它存在的時間可以追溯至荷蘭統治的時代,新港曾經被那些仁慈的開拓 者當成主要的宣教據點,如今的村樁也住有當時原住民的子孫,然而這些平埔番的穿戴與中國人相同,並已忘記他們的古老語言了。本村落的頭目是平埔番,是一個小官員因為曾經參與平定太平天國而獲有官職,他由中國帶回來一件戰利品,那就是他藉著箭和弓所擄獲的裹著小腳的中國太太,我和他成為好友,在言談間他告訴 我他族人大部份移往內山,他們散居各處甚至最遠處可達遙遠的東部海岸...。

英國長老教會的醫療宣教師馬雅各醫生是我的朋友,他們剛被無知且懷有偏見的居民趕出台灣府,並且被限制只能在打狗港區傳教,當他聽到我的探險計畫後表達希望與我同行,因為他想心思較為單純的原住民比起那些自滿驕傲的漢人更容易接受福音,我竭誠歡迎馬雅各醫師的同行,不只他的人品的高超,同時也是因為他在解熱和眼科方面的醫術卓越廣受推崇。而這種醫療能力一定會讓心思單純的原住民看成是神奇的力量。」

參考文獻

Maxwell, L. James,The medical aspect of the opium question: being the report of a discussion 【at a conference held in London】on May 1892,Westminster.

King & Son,1982,Pickering W. A

潘稀祺編,2004,《台灣醫療宣教之父~馬雅各醫生傳》,台南:新樓醫院。

 

 首頁Home/ 本土信徒總檔 / 教會史話總 / 宣教師人物總檔 / 外國神父修女列傳 / 日人列傳總檔 / 原住民信徒 /  諸家論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