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明有德牧師 (Rev. Hugh MacMillan) 

 

頁Home /本土信徒 / 日人列傳 /宣教師 / 洋神父 / 原住民 /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I-J / K /  L /  M  / N-O / P-Q / R / S / /  V / W  

 摘自徐名芳寫記《雜菜麵 上》2007年 p. 235 及 p. 307-309

徐名芳牧師讀台灣神學院時,經濟上的困難,後來得明有德牧師 (Rev. Hugh Alexander MacMillan) 的關懷愛心的支援下得繼續無憂到畢業(他於1955年畢業),徐牧師有感而述其經過及明牧師其人其事,如下:


四年的學長知道我有經濟上的困難,他說他來想辦法,過不久他對我說明有德牧師有事要找你。明牧師係加拿大籍的宣教師,他和師母教我們預科班的英文,早二年在台南的夏令會時已認識,並讀神學院之事曾經向他商量過。明牧師要我做一些騰寫板印刷的工作,是在特製的鋼板上用臘紙,以鐵筆一字一字刻用油印,對新人類是陌生的東西。有一部油印機,我還留著可用,但科技發達也許送到博物館,也許嫌占位吧。有工作我高興跳躍,原來學長知我的困境時向明牧師說出,而這份工作給我作,他是明牧師的助手有幾年,願意一部份工作讓我,使我得到經濟上的一份來源。

聖誕節過後回神學院,神學院已做聖誕節及新年的放假,我就到明牧師的宣教師宿舎準備青年團契的事工,他在YMCA教英文也是理事之一。青年團契的春令會是在農曆新年過後,在氣候温暖的南台灣開。第二學期開始時,學長告訴我,他6月就要畢業爲寫畢業論文忙,將在明牧師的工作完全退出 ,讓我一個人去做。我非常感謝他的關懷,將自己的經濟來源犠牲讓我來得其。 原來他在寒假時(2月)讓我在明牧師那邊試一試工作, 若明牧師無異議給我機會。他是卓信得牧師,他在聖經公會事奉時到過曼谷郊外玫瑰花園開會時接他到曼谷來辦事的短促時間及後沒有再見到此恩人,祈上主保佑祝福他。


五年的神學院生活費等,除初期短暫在短缺裡過日,但如前述得神奇妙的開路走過來。後來得明有德牧師的關懷愛心的支援下得繼續無憂到畢業。 明牧師要我作工得工讀時有明說「不能豐富地支給,有工作時會叫你過來幫助• • •」。起初是無定時,沒有規定的工作,後来青年工作Y.M.C.A.或樂生園(療養病院)。師母的ー些工作等。家裡有男工人、女佣人各一位跟牧師作工生活已有幾十年,明牧師從加拿大來台灣事奉前後有46年。1959年(?)退休回加拿大,次年爲Y.M.C.A.的工作再来台服務3年。他原想埋骨於台灣, 但爲加拿大的規則,不得不回加拿大過退休生活,我們在彰化與全台灣青年團契夏令會時在山岡的樹蔭下坐談時,將他的心意告訴我。我也表示若在台灣生活,我可在身邊照顧等,我們之間如親子情,實際是這樣此,有乙次英國来訪的人面前介紹我說「我的子」,使客人駭怪爲什麼藍眼人有黑瞳人的子。 明牧師是蘇格蘭人,所以非常的節儉,但對台灣教會青年事工,痳瘋病院 付出不少有形無形的投入,但自己的生活是樸素,例如女佣人「阿時」正在用熨斗熨補訂再補綴的一塊布,我說「阿時姊!爲什麼連抹布也拿來熨」,她說「名芳小聲ー點,這是你爸爸的睡衣」的話如電流從顏走到腳尖。家裡用的家俱許多已用數十年的,幾套盤碗、茶杯等很美如新,蘇格蘭人嗜好下午茶,有乙次我不小心差ー點就破損茶杯,牧師娘曾經教導我:「家裡用的東西, 雖然貴ー些,買好的好好的用,比買便宜貨不久就壞或破較好」還有「台灣人的孩子們爲什麼常拉肚子,因爲只吃一様東西過多,而傷害了消化器官無法接收。」這兩件事傳承到我家的生活,並有機會告訴年青夫妻。

明牧師有乙部加拿大製豬肝紅色的腳踏車,輕、堅、快,他以腳踏車到離有二公里多的YMC A或禮拜五的紀念喬治英文班都用腳踏車来回。外國寄來的信封或牛皮紙信封常拆開反面再用,我也幫過忙。到泰國時有樣照樣做,到郵政局被駁回,話說現在,在美國常用超級市場的紙袋反過來做大信封或寄郵包用都過關。有時工作忙到用餐時間,或畢業後自郷下上台北時一 些教會事務時會寄宿牧師樓,如自己的家牧師夫婦留我一起用餐,有幾次聽 到是昨天剩下的。以台幣四十元對美金一元的匯兌所得,一般人是否奢靡的生活,看兩佬有理智科學的生活,能進入內奧窺知爲台灣人物心都獻出。雖沒有公開大型的活動,也爲了原住民援助開理髮店,捐出的是理髮用具ー套, 理髮椅(簡便的)一個普通椅ー,大鏡一等,並教原住民在地取材建一個小的房開理髪店,設計圖由我繪畫,條件是定要養成一位理髮匠。

他也常受騙, 看到書桌上放鉛筆小匣放滿自來水筆(鋼筆)品質不同,有一天問起爲什麼有那麼多支,他笑著說常有人會來說是某教會會友,因沒有錢搭車回家請先借一些錢作車費回家後定會寄還。起初幾次言爲真,但太多次就想出,真的有困難不伸出幫助不行,但已受騙多次。好缺車費到什麼站,牧師知大概多少錢 就給,但是先借給你的,回家後讓牧師寫信來,我將收留爲據的鋼筆還你,但沒有一個人有回信來,大部分是不會說台灣話的人,牧師雖年紀大也學北京話。鋼筆就這樣多起來。傳道者不應該用「苦」之字,實際若沒有明牧師夫妻的支援休想完成神學院的生活。

6月舉行畢業典禮是舊制度末代畢業生,沒有四方帽、學位,但也要有像様子的畢業禮。幾位同學商量後決定男生以西裝,唯一的女生是沒有問題, 這個決定傳給我時我說沒有西裝,有一套是冬天的也是姐姐結婚時要我穿西裝參加婚禮訂做給我,六月的台灣怎麼穿冬天衣裳參加典禮,我沒有錢,決定只用白襯衫參加,可能爲此事大家討論不給我知道。但有三位說老徐沒有西裝應給各人由決定才對,班長及1位女生、18位男生,若是我一個人 沒有西裝是否難看,我沒有辦法。將要踏出神學院之門的最後ー關 爲衣裳使別人不悅,受評,要怎樣就怎樣吧,在眾多的生活方式和人生道路中,每個人都有十足的自由選擇權,若不是犯法侵害別人的自由,我沒有辦法,若是 只我一锢人和別人不一樣對不起請原諒。

畢業典禮的前一天,院長(孫雅各牧師 Rev. James L. Dickson) 叫我到牧師樓,院長曾經帶我到客庄教會舉行電映佈道,美國客人来在學院講座後的簽名留念的紀念布帛的圖是我畫和幾次替他照相。院長告訴我明天的畢業禮進行時 有幾個重要鏡頭要我照相,我猜想也許院長知我沒有西裝可參加禮式,雖不是院方的規定制服,但爲我解圍,我充當攝影師穿工作衣,我心中感謝院長的保庇。畢業禮開始記得我在內有四、五位沒有穿西裝,照相機有兩個,一個是固定位置,一個是我拿著隨我移動,只最後畢業領畢業證書和畢業生代表說謝辭時歸列隊。禮完在中庭全體會照紀念寫真時,不給我助學金,要我改寫論文的教授來我身旁,可能他解釋我爲_己照相而說「什麼體統畢業生還走來走去照相」的話做畢業禮物。

畢業要離開台北到被派的任地客家教會工作前,明牧師夫妻訂做乙套夏天的西裝贈給我,也是我出生第一件的夏天西裝。

 

 

 

 首頁Home/ 本土信徒總檔 / 教會史話總 / 宣教師人物總檔 / 外國神父修女列傳 / 日人列傳總檔 / 原住民信徒 /  諸家論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