懷念蘭大弼醫生——追憶蘭醫生二三事

 

頁Home /本土信徒 / 日人列傳 /宣教師 / 洋神父 / 原住民 /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I-J / K /  L /  M  / N-O / P-Q / R / S / /  V / W  

 

施榮茂撰 2010年3月19日寫於麻豆新樓醫院。見於「康熙帝國」部落格 (2010年4月10日)。 

(2010年3月4日高雄甲仙大地震時,我正在麻豆新樓醫院10樓的禮拜堂作晨間的禮拜。禮拜結束即得到蘭醫生兩天前逝世的消息,內心非常不捨。腦海隨即浮現自1973年我認識蘭醫生以來,他與我有關連的點點滴滴。限於篇幅,我只提兩三事聊表我對這位像父親的長者、又是醫療先輩的宣教師的追思與懷念:
1974年間的一個主日早晨,我在內科病房值班,突然望見蘭醫生端著一盆水,前臂掛著一條毛巾,往五樓病房一端的病室走過去。我好奇的尾隨去看個究竟。原來他在幫一位頸椎受傷、全身動彈不得、安置在翻轉床、無人照顧的青年病人,清洗滿屁股的糞屎,我看了趕緊找人去幫忙。身為醫院院長的蘭醫生,又是外國人, 竟無視自己的身段,照著聖經的訓示,默默地作著服事「至微小」的病患。因為這個榜樣,我也學習蘭醫生憐憫體貼弱勢者。1978年某夜我在病房值班時,看見自台南市來彰基住院洗腎的一位病人家屬,她白天在台南工作,晚上趕到彰基病房來陪伴住院的丈夫。在寒冷的夜晚,比我年長的她,只蓋著單薄的外衣縮著身軀, 睡在鋪在先生病床旁邊地上的報紙。我就拿了一條棉被給她取暖,因我這舉動感動她,不久全家都歸信耶穌,而且這位女士後來成為台南中會後甲教會的長老,她就是很多牧長都熟識的洪玉長老。
1982年我自彰基離職返鄉高雄,為了就近照顧已退休的父母而開業診所。一兩年之後,一個週間的上午,突然接到蘭醫生說要與蘭醫生娘高仁愛醫生來拜訪我家的電話。原來他們自退休後歸鄉的英國,來南台灣的墾丁旅遊,那天近中午的時刻,果然就見到他們來訪。我招待他們在我診所斜對面的日本料理餐館用餐。老闆娘問我們:有否吃生魚片?蘭醫生回說:要!並說:他枉費在台灣住了28年,一直因著怕生食易感染寄生蟲,而不敢吃這麼好吃的生魚片。與他相同理由不敢吃生魚片的我,從此也開始吃起生魚片,而且不沾芥末也不沾醬油,是品嚐完全原味的生魚片。蘭醫生不破壞我與家內高興見到他們的氣氛,竟沒讓我們知道當時蘭醫生娘已罹患卵巢癌,這也是我們最後一次見到她。那天下午我陪他們去高雄醫學院看那幅李石樵先生「切膚之愛」的畫作,懷念老蘭醫生與蘭醫生媽及周金耀牧師的遺愛。
1996年我正受派籌備開拓新樓醫院麻豆分院的期間,蘭醫生曾來台南探訪我們,我陪他去台南基督教墓園看望七位外籍宣教士之墓,懷念那些偉大的宣教先驅。 晚上去我高雄福音街的住家過夜,也會見我岳父(翁居甲長老)與我的家人。次年我任新樓醫院麻豆分院院長職時,他也曾來麻豆分院參觀與勉勵。2004年,我初任台南神學院董事職,坐在台上觀禮南神院長頒發榮譽人文學博士學位給他,當場也聆聽他的演講,他仍以一貫的謙卑態度,表明他不敢領受這學位,但他願意代表其已故的父母親及夫人來接受這榮譽。蘭醫生一生體貼與謙讓的態度、慈悲與憐憫的心懷、勤儉又好客的舉止、及常對後進的提攜與勉勵,都是我們做基督徒的人,實踐聖經訓示 永遠的表率。  

 首頁Home/ 本土信徒總檔 / 教會史話總 / 宣教師人物總檔 / 外國神父修女列傳 / 日人列傳總檔 / 原住民信徒 /  諸家論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