數念老蘭醫生(楊雲龍)

老蘭醫生 我所數念信仰上的師友

 

頁Home /本土信徒 / 日人列傳 /宣教師 / 洋神父 / 原住民 /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I-J / K /  L /  M  / N-O / P-Q / R / S / /  V / W  

 

楊雲龍撰 「我所數念信仰上的師友」《台灣教會公報》 995號1966年12月1日 P.10-11 [原文是白話字]


我所數念的先生是老蘭醫生(蘭大衛,Dr. David Landsborouh,1870-1957)。時間是我抵抵畢業醫學,得著萬真珠姑娘(Miss Margaret Barnett) 介紹入彰化醫館,跟tè老蘭醫生實地學習訓練醫術,對 án-ni chiah 佮伊接觸。
蘭醫生真謙卑,也真尊重人的人格,伊的待人接物, hōu任何人都t感覺是用溫柔,用疼心,用禮貌teh 接接人;無論貧富,不論階級,男婦老幼,凡若見伊的面都感覺真可愛,真歡喜thang親近。伊是先進的英國人,也是醫生,但是攏無優越感,也無驕傲氣;阮做伊的部下,看伊並無自尊是院長,是指導者;我若請教伊,就用謙卑的態度相佮研究,尊重人的人格佮資格: Nāi 的學生有時做錯誤,也毋-bat當面責備,攏用溫柔指導; 護士若錯誤,就真輕聲kā伊教,講:後擺 ài細膩òu! Bat一擺, teh手術一個婦人人,破腹,學生teh kā伊鼻迷藥hōu伊睏,因為失斟酌,有過量,致到失事死去, 蘭醫生也無責備伊, kan-ta搖頭,嘴cha̍p lè cha̍p lè nā-tiān,這是伊真受氣的表現,若聽蘭醫生的嘴teh cha̍p lè, teh搖頭, án-ni是伊的大受氣。
蘭醫生有真客氣,服務別人的精神真強, thang講是一個模範的醫生,伊的醫師道德是眾人所公認的,也有真高度的標準,伊為著病人的艱苦做伊本身的艱苦,為著傷重病人廢寢食,時常an- ni做,也beh做工的事先, beh手術的進前,用真迫切虔誠的心祈禱, thang知伊攏對祈禱求主的幫贊做伊的氣力,無掠家己最gâu。  
疼病人的身體當做家己的身體。
伊有實行仁愛hōu眾人,尤其是hōu病人真感動,就是伊的疼的吸引力真大。
逐擺回診病房,伊就佮有khah好的病人講笑,也佮艱苦憂愁的講安慰同情的話,也佮病人坐做伙, 親像兄弟姊妹的心情,對外科的病人換藥的時,就àⁿ落去鼻 hit-的孔嘴的味, thang 判定有khah好á無?照我的觀感,這也是疼的表現,疼病人的身體當做家己的身體,這也是醫師道德的最高表示的一面。
一chām出名的事實。
有一個真出名,也thang鼓勵thang 數念的事例,就是現時佇高雄鹽埕教會的周金耀牧師,伊佇細漢的時,受蘭醫生佮醫生娘的愛顧,疼伊ná做家己的囝,周牧師腳有病, 爛到攏無皮,boē好,醫生娘就將伊的皮割起來,hōu周牧師補皮到完全, 蘭醫生kā伊手術真好勢。這也thang講捨己成仁的好模範, thang知蘭醫生,醫生娘的同心合作來成全最高度的仁術仁的表現佮鼓勵。 Chiah-的是teh證實信仰生活的實在, hōu咱thang學習。老蘭醫生佇信仰生活上每禮拜兩日,拜二拜三的聚會, á是佇病院內的禮拜聚會,熱心事主。我想,信仰m̄是理論, in m̄是kan-ta講:親像拍鑼, 拍啦鈸, kan-ta聲teh tân nā-tiāⁿ,ài有實際行動來表現。
我teh讀醫學的時, teh 教阮修身科的老師,是高木友枝。伊教我講:beh學醫生ài事先學做人, án-ni我覺得對蘭醫生學醫術,學做人,也學tè伊行信仰生活的道路。因為我對蘭醫生m̄-nā學習,也有伊的影響力teh鼓勵我,我佇鹽水港 teh行醫的時, m̄-nā日時無閒,暝時也時常有病人來叫起來兩三擺,雖然工作忙,真倦 ài睏, m̄-kú我想病人的確是比我khah艱苦, chiah透暝來chô-chak我, án-ni就koh吞忍來應付病人的要求。 蘭醫生80 外歲佇英國過身,總是佇我的印象中佮伊的影響力 hōu我thang學, thang 數念的真濟。
實行主的教示。
伊真正有守主的教示,也有實行佇世間做光,做鹽,榮耀上帝。伊佇台灣的中部開拓醫療傳道,貢獻協助中部的傳道事工不少,也開拓領導貢獻醫界,就是用西洋醫學,醫療,醫術做先鋒來造福人群, thang講是人應該稱讚, á是立石碑來數念chiah好(有口皆碑)。台南市最初的開業西醫, 顏振聲醫師, 高再得醫師,攏是對老蘭醫生學習的。 實在伊是西醫的最先輩,是先鋒隊。結尾來講:老蘭醫生m̄-nā我ài 數念, m̄-nā會友,就是台灣人攏應該著數念,也來學伊的好德。
父囝事業相接續。
我ài koh寫老蘭醫生有偉大的貢獻來成全今仔日彰化病院, 親像 án-ni,老蘭醫生對青年時來彰化建設醫館,一生盡瘁, kuí十年久親像一日, 費盡心力,犧牲折磨建立一個不動的病院的基礎,了後就交代hōu伊的囝。少年的蘭醫生(蘭大弼,Dr. David Landsborough IV,1914-2010)來thang繼承, thang講是父作之,子述之,也是子承父業,真thang感心佮數念。老蘭醫生m̄-nā獻身一世人佇彰化醫館的工作, koh獻伊的囝來繼承伊的事業。
伊當初來台灣, 對象是文化真kē,智識未開的島民,自然衛生攏m̄-bat,也無守; 風土病,瘟疫真縱橫,是佇這款歹的環境中來行醫治病,破除迷信,領導開發衛生環境, m̄是容易,而且對傳道界,醫學界是恩人。

 首頁Home/ 本土信徒總檔 / 教會史話總 / 宣教師人物總檔 / 外國神父修女列傳 / 日人列傳總檔 / 原住民信徒 /  諸家論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