盧俊義談安慕理牧師夫婦

 

頁Home /本土信徒 / 日人列傳 /宣教師 / 洋神父 / 原住民 /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I-J / K /  L /  M  / N-O / P-Q / R / S / /  V / W  

盧俊義撰 2001/09/02 歐美遊記(二) 值得懷念的安慕理牧師夫婦 2001/09/02


在新加坡停留兩個晚上後,我們在(2001年)7月18日上午搭新航班機前往英國。此趟去英國,最主要目的是要探望安慕理牧師夫婦(Rev. & Mrs. Boris Anderson),他們是我相當懷念的一對恩師,也是影響我心靈與觀念甚多的一對宣教師。在英國進修期間,深受他夫妻兩人照顧甚多。去年(2000年)7月,趁東元入伍之前、悅文前往法國開會之際,我要他們兩人跑一趟英國去探望這一對老人家,沒想到他們回來後,竟然告訴我說替我留下六百英鎊,是希望我能在去年10月撥個時間專程去看看他們,否則恐怕沒有機會再與他們見面了。當時確實令我嚇一跳,一直希望能找個時間去探望他們,卻因時間上沒有辦法如願,而且那時也有個計畫,希望今年暑假能有個休假機會,才與淑英一起去。也因此,去年中就一直祈禱著:懇求上帝看顧這對年老的夫妻,不要在我們去看他們之前,將他們接回天家。距離上次也就是1992年,我趁著去瑞士日內瓦 開會之際,曾去探望他們一次,已經是十年了。時間過得真快,一晃就是十年。
安慕理牧師夫婦,是在1948年正值年輕的時候,從原本在中國福建的廈門古浪嶼改派到台灣來。1948年的台南神學院才剛從戰後復校,百廢待舉。當時被要求擔任院長的黃彰輝牧師與安牧師原本在英國就是好友,這也是黃牧師向英國差會申請安牧師來協助神學教育的主要原因,沒有想到當時的高雄中會有如半途殺出來的程咬金,因為台灣南部教勢發展甚速,迫切需要宣教師協助, 也因此,當高雄中會知道安牧師夫婦受派來台灣之後,就堅持要與台南神學院「均分」安牧師。就這樣,安牧師夫婦除了平時在台南神學院教書之外,禮拜六早上天未亮,就得從台南搭車前往屏東與恆春之間的教會去協助教會事工。安牧師在台南神學院教新約,牧師娘則是一位詩人,除了教英文外,也同時教希臘文。在台南神學院時代,就曾有學生(吳光明教授,前中正大學歷史研究所教授)私底下要她教莎士比亞詩集。這次她送我一本她在1999年所寫並出版的詩集—Sad, Mad, Good, Bad。 安牧師吹橫笛,牧師娘則是彈得一手好鋼琴。夫妻兩人經常合奏,那種鏡頭看起來就會令人感到羨慕萬分。但除非是相當親密的友人,否則他們這對夫妻總是「真人不露相」。已經八十歲的這對年老夫妻,在他們的社區裡,還繼續在「社區學苑」開希臘文的課,教喜歡古典文學的鄉親讀希臘文學作品。安牧師夫婦在宣教工作上 不但深受台灣教會的喜愛、肯定,也受到他的差會(英國長老教會)的重用。當他們還在南神執教時,就已經發出聘書,要他們回去擔任海外宣教部的主任。
跟他們認識,並不是在台南神學院的時代,因我是在1966年進入南神,他們夫妻兩人則是在1964年返回英國。我是在1979年到英國去進修時才認識他們的。介紹我們認識的,是咱總會寫信給安牧師,要當時在英國聯合歸正教會(United Reformed Churches)擔任海外宣教部主任的他多照顧我。我因為申請出境的內政部(其實是警總)認為是不宜放行的對象,從當年的3月提出申請,直到11月初五才放行,我則於11月初九搭國泰班機到香港轉英航出國。當時在英國除了安牧師之外,還有我去的學校雪黎奧克學院(Selley Oak Colleges) 副院長彌迪理牧師(前台南神學院副院長)、黃彰輝牧師(前台南神學院院長)都在等我去的消息。也因為這樣,我一到學校,彌牧師馬上就與安牧師聯絡,安牧師就與牧師聯絡。然後我就被安排在1980年元月初三到黃牧師位於英國南部的家去小住,並且因為認識這位享譽普世教會神學界的大師(大家都稱呼他為「Sioki Coe」)。 此次,我受邀在舊金山東灣台灣衛理公會教會去演講,舊金山區衛理公會教區長張瑞雄牧師介紹時就是這樣告訴會友:「有一年,黃彰輝牧師到美國去,告訴我說: 現在有一位從台灣來的年輕牧師盧俊義,相當不錯(特別聲明,這可不是我說的,我只是轉述而已),對台灣的現況認識得很清楚。我就一直記得這個名字。後來有 一次在日本開會,他也是被邀請的一位,才認識了他。」
真正使我感受到安牧師夫婦對台灣濃厚的愛,乃是他們為「美麗島事件」所做的救援工作。「美麗島事件」發生在1079年12月10日。當時所有媒體都說受傷的只有警察,民眾連一個也沒有,並且說除了林義雄等一票民主運動者被逮捕外,還要繼續逮捕至少120人。他們夫婦兩人隨即與「國際特赦組織」聯絡,並且給予更多的幫忙,就是分析該組織從各地發出來的有關台灣消息。我也因此每個禮拜五至日,從伯明罕到倫敦去協助「解讀」相關的文件、資料。安牧師並且從「聯合歸正教會」總會發函給所有與該會有建立關係的教會,請他們關心咱台灣長老教會所遇到的處境。「國際特赦組織」也得到一卷該事件發生時現場暗中錄下來的錄音帶。牧師娘就利用時間將該錄音帶轉譯成英文。後來這卷錄音帶的 英文版也出書—Taiwanese Voice, The Kaohsiung Incident.」 出版這本錄音記錄的是英國基督教協會。我印象最深刻的,是安牧師還被英國國家廣播電台邀請去說明「美麗島事件」發生時的台灣社會景況。這說明了幾點重要的意義:一是證明安牧師雖然已經離開台灣有了15年久,但對台灣的認識還相當清楚。再者:英國女王曾因為聽他在英國國家廣播電台(BBC) 說明有關台灣事務後,邀請他們夫婦共同進餐,這說明了英國當局肯定他的論點是客觀的。三是安牧師夫婦雖然離開台灣那樣久了,可是並沒有忘情,用他在「聯合歸正教會」的職位,發函給所有相關教會,並且促成許多教會舉行「家庭日信徒聯合大聚會」時,設定該日為「關懷台灣前途以及為美麗島事件受難者」紀念日,不但關心那些被逮捕者,也關心著這些受難家庭生活的需要。在「伯明罕大會」舉行「家庭日」時,我得以有機會受邀請在大會中介紹受難被捕者的家庭和背景,更重要的是,就在「美麗島事件」發生後,當「國際特赦組織」還在思慮是否要將此事件列入關懷救援對象時,因安牧師夫婦的努力,在經過快兩個月後,該組織終於發出「緊急行動」(Urgent Action)紅色通知,世界各地關心台灣的人權組織傾全力展開救援行動,這是促成「美麗島事件」雖是軍法審判,但卻必須公開之下開庭的主要背景。可看出他們對台灣人民生命的愛,是在基督裡永遠無法切割的愛!
經過長達十三個小時的飛行,終於抵達倫敦「希哲魯」機場。我們提著行李走出海關,四弟在倫敦讀書的兒子竽光君在機場接我們,並在他的協助下,我們找到住宿的「Foreign Mission Center」,這是一處專門提供給傳道者臨時住宿的地方,離倫敦的「Kings Cross」車站雖然不遠,但我們提著兩個笨重大行李,加上淑英腳根會疼痛,外面又下著毛毛細雨,從「Kings Cross」轉地鐵到僅隔一站的「Highbury & Islington」站下車,走到住宿的旅館,已是經疲力倦,滿身大汗了。  

 首頁Home/ 本土信徒總檔 / 教會史話總 / 宣教師人物總檔 / 外國神父修女列傳 / 日人列傳總檔 / 原住民信徒 /  諸家論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