許再枝醫師 獲第24屆醫療奉獻獎

 

 首頁/  English / Japanese Entries/ 本土信徒 / 史話 / 家論述 / 宣教師 / 外國神父修女 / 原住民 日人列傳 / 賴永祥著作 馬偕周邊 / PCT/  劉家雜錄

凌筠婷∕專訪 「許再枝 執著行醫一甲子 鄉民的守護仙」 錄自中華民國歷屆醫療奉獻獎/第24屆(2014年)。
 [按 許再枝醫師,1921年生,2016年8月12日去世 ]

許再枝 小檔案
1921年,生於彰化縣田中鎮
1935年,到嘉義縣水上鄉叔父陳坤源開設的「中央診所」見習
1942年,通過日治時期的醫師執照考試「醫務衛生技術考試」,並到臺北帝國大學醫學院進行為期6個月的訓練
1944年,與詹蔭結婚。通過總督府軍醫考試後,赴菲律賓103海軍醫院服役三年半
1948年,考取中華民國政府醫師執照,至臺南陸軍第四總院內科服役半年
1952年,在彰化縣埔心鄉開設第一間診所「再枝診所」
2012年,91歲歇業退休
2014年,獲第24屆醫療奉獻獎
2016年,8月12日去世,享年95 歲

許再枝看診不分時段,只要聽到病患呼喚,飯也可以不吃;他「隨call隨到」,騎車行遍鄉內大街小巷,照顧行動不便的病患。即使颱風來襲,也毫不猶豫地抱著醫藥箱、穿著雨衣涉水而去,他說:「病人的痛苦不能等」。
「只要病人健康,我就開心」今年93歲的許再枝行醫60年,是彰化縣埔心鄉人口中的「再枝仙」,他開設埔心鄉第一間西醫診所「再枝診所」,古老的木製診所招牌、木製候診椅、看診室、掛號櫃檯至今都還在,許再枝捨不得改建,前年因他年事已高,經過子孫不斷勸說和政府強制要求他歇業,他才甘願退休,媳婦許張秀妍笑著說:「剛退休的那一陣子,他還常常嚷著要幫人看病呢!」
改朝換代仍行醫 畢身奉獻鄉民
許再枝在彰化縣田中鎮出生,但大半輩子卻都奉獻給埔心鄉。他生長於貧困的務農家庭,眼見農民生活辛苦卻無好的醫療資源,便立志當醫生。14歲時,他就到嘉義縣水上鄉「中央診所」,跟著日本醫科大學畢業的叔父陳坤源習醫,在診所一住就是7年。許再枝說,當時為了學得叔父的醫術,從打針、包藥到打掃都做,上班時間辛苦不說,下班後因買不起原文書,只好向叔父借來在診所內苦讀,遇到問題就厚著臉皮纏著叔父,從不懂問到懂。這種精神讓他21歲時就考過當時的醫務衛生技術考試,還到當時的臺北帝國大學,也就是現在的臺灣大學醫學院受訓半年,「這在當時可是一件很了不起的事呢!」
許再枝在中央診所工作時認識妻子詹蔭,23歲結婚後沒多久,卻被日本政府徵召去當兵,為了不上前線,他考過軍醫考試,被送往菲律賓馬尼拉103海軍醫院服役,面對戰地送回的傷兵和熱帶病患者,他說:「當時連死人都要背,沒時間害怕」。詹蔭獨自回到彰化縣埔心鄉娘家等許再枝回家,她說:「當時資訊不發達,真的很怕他發生意外」,一等就是三年半。
二次世界大戰結束後他回到臺灣,政府已經改朝換代,日本政府發的醫師證照失效。他重新考取中華民國政府醫師執照後,又被派到臺南陸軍第四總院內科服役半年,才在1915年回到埔心鄉,與妻子攜手開設當地第一間診所「再枝診所」,他負責看診,詹蔭負責包藥。為了能為鄉民提供最快的服務,許再枝在診所內裝設了全鄉第一支電話,買了全鄉第一輛電動車和第一輛機車,許再枝因為醫術高超,夫妻倆又待人和善,獲得埔心當地居民極高的評價。
體諒病患苦痛 醫病沒有時限
戰後國民生活普遍很苦,患者沒錢看病,許再枝就讓病患賒帳,卻從未催還,大兒子許駿慧說:「欠款帳本厚厚一本,但爸爸根本沒在看」。鄉民為了感謝他,常常送來家中種的農作物、自製菜餚,許駿慧說,許再枝根本沒空吃,「全都進了我們這群孩子的肚子」。
許張秀妍說,許再枝看診不分時段,常常沒空吃飯,「下午一、兩點好不容易扒了一口午飯,聽到病患呼喚就又丟下碗跑去看診」,許再枝也「隨call隨到」,他騎車行遍鄉內大街小巷,照顧行動不便無法到診所就醫的病患。休診後常有人背著發燒的小孩來敲門,他一樣起床看診;更曾有人半夜跑來請許再枝去幫難產的產婦接生,許再枝也都立刻披上衣服出門;即使颱風來襲,許再枝也毫不猶豫地抱著醫藥箱、穿著雨衣涉水而去,他說:「病人的痛苦不能等」。
許再枝看診60年,埔心鄉許多居民都是被他從小看到大,他內科、小兒科全包,遇到大病時立刻幫病患轉診到大醫院去,絕不拖延,遇到不願轉診的病患還會苦口婆心勸導。鄉民邱景豐說,他和許再枝的孫子是同學,從小生病都是到再枝診所報到,現在他成了爸爸,還是只相信再枝診所,「我女兒發燒,別家診所都看不好,還是抱來給許醫師看才退燒」,現在那個小女孩,已經念大學。
鄉民們為了感謝許再枝的付出,當許再枝買了羅厝村的地要將舊屋搬來重建時,鄉民們自動在他的老家集結,將老屋拆解後以徒步方式運送到新建地,許再枝指著屋內的樑柱說:「這些都是村民幫我搬的,真的很感動」。
當醫生是一生的幸福
許再枝和詹蔭育有三男五女,卻沒有人繼承衣缽學醫,許再枝笑說:「他們看我常在飯桌上打瞌睡,覺得當醫生太苦了」,但他的孩子們也都各有一番成就,有人開工廠當老闆,也有人當校長,其中一個女婿是退休中將,許再枝驕傲地把和子女的合照掛在客廳裡,說:「只要不做歹事,做什麼都很好」。
許張秀妍嫁入許家30年,從未看過公婆吵架,她說,公婆農曆生日同一天,兩人個性一樣溫和,夫妻互相愛護、禮讓,詹蔭說:「他不菸、不酒又顧家,是個好老公」。這樣的身教,讓子女也有樣學樣,婆媳、妯娌問題全都沒在他們家發生,如今枝繁葉茂,每年子孫齊聚一堂過年、過節,人數龐大到逼近60人,「我們可是五代同堂大家庭」,但許再枝每一個子孫都記得清清楚楚,現在一歲多的玄孫女,最愛找「太祖」玩。
許再枝生活簡樸,唯一的興趣就是養花蒔草,鄉民得知後就送來一盆盆的蘭花、樹苗,讓許再枝的後院猶如小植物園,許再枝不但整理得乾淨整潔,修剪下的樹枝、樹葉還堅持要全堆在一起曬乾,他說:「可以當柴燒熱水」。即使在電器發達的今天,家中已經不再燒柴火,許再枝的後院還是有一堆曬得乾透的樹葉,許張秀妍說:「公公堅持要做堆肥,不可以隨便丟棄」。
因為成長過程辛苦,許再枝堅持每一樣東西都不可浪費,家中的木頭櫥櫃處處都有他修理過的痕跡,過去看診用的公事包他也捨不得丟,老舊的野狼機車雖然已經報廢,但他還是珍惜地擺放在倉庫中做為紀念。雖然生活節儉,但許再枝卻樂於將積蓄捐出去造橋鋪路,或是捐助公益,2013年還獲得埔心鄉公所的好人好事表揚,但他都說:「那沒有什麼啦!」
許再枝笑著說,他沒有生意頭腦,所以即使在臺灣經濟起飛時,也從未想過棄醫從商;他不懂得應酬,所以即使曾有人看中他的人氣聲望,邀請他從政,他也從未動搖。他說,除了當醫生,其它的他都不懂,只想踏踏實實地生活,退休後的他,過著簡單的生活也很滿足,他說:「我很幸福也很快樂」。
………………

 首頁Home/ 本土信徒總檔 / 教會史話總 / 宣教師人物總檔 / 外國神父修女列傳 / 日人列傳總檔 / 原住民信徒 /  諸家論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