具領導魅力的鄭連明牧師

 

 首頁/  English / Japanese Entries/ 本土信徒 / 史話 / 家論述 / 宣教師 / 外國神父修女 / 原住民 日人列傳 / 賴永祥著作 馬偕周邊 / PCT/  劉家雜錄

駱維仁撰 《啟蒙人心的信仰導師 :,鄭連明牧師/教授別世三十週年紀念文集》
鄭仰恩, 鄭仰生, 鄭愛玲彙編 信福出版社 2009年1月 p.150-153。撰者為前聯合聖經公會翻譯顧問。

1954年我進台灣神學院時,連明兄高我兩屆,雖沒有機會一起上課,卻常利用課餘之際一起打籃球、桌球、足球。1960年我首次出國到普林斯頓神學院就讀神學士(B.D.),很幸運的是連明兄在哥倫比亞神學院畢業完成第一個神學碩士(M.Th.)的學位,再到普林斯頓作一年的研究學者,彼此有機會相處。一般人對他的認識,大概都止於他是一位優秀的學生,卓越的學者,成功的牧師;而我因與他有一些近身的往來,因此想以三件與連明兄相處的往事,從不同的角度來肯定並證明,他是位擁有與生俱來、富有魅力與恩賜(charismatic)的領導者。
一、參加大專籃球比賽
當時每年都有一次全國大專的籃球比賽,台神卻從沒有資格參賽。等我進台神的那一年,卻因為連明兄等人帶頭爭取,我們終於有參賽的機會。我們這群平時一起打球的學長學弟們也都為著這麼一次風光的比賽戰戰兢兢。當時的對手是強勁的海軍軍官學校。沒想到比賽才一開始,我們就遭滑鐵盧之災,被對方打得落花流水。
比賽中更出現了一件令人難忘的趣事。這畢竟是第一次的參賽,緊張的程度不在話下。正當比賽進行到你死我活之際,有一位個子不高的隊友,好不容易搶到了球,拼死運球直衝,在無人阻攔的情況下把球投進籃。忽然間傳來一陣驚叫,因緊張之餘他把球投進對方的籃,替他們添了兩分。
一般人之常情,這位隊友該被大家責備,但是連明兄並沒有這樣做。他走向這位學弟,沒有一句抱怨,而只是拍拍他的肩膀;這使這位隊友即時恢復了差一點就崩潰的自尊心。這是能幹的領導者才會使出的舉動,曉得幾時堅持,幾時鬆懈;幾時稱讚,幾時譴責。
二、參加足球比賽
50年前美國到處都流行的是美式足球。在普林斯頓附近有一間Riders College (現已成為University),卻愛踢足球 (Soccer) ,學生自組足球隊。他們得知神學院有一些外國學生也愛踢足球,就主動找到連明兄表示他們有意思做一場友誼賽;連明兄一口就答應,於是一下子就啟動了號召力,召集了一些國際學生組隊應戰。沒有經過篩選或任命,連明兄自然地就充當隊長兼教練。令人意外的,我們以一比O獲勝;而這一球是連明兄踢進去的。
三、認識Dr. David Hugh Jones
當時的普林斯頓神學院有兩團聖歌隊,一是混聲的教堂合唱團 (chapel choir) ;另一團是男生巡迴合唱團 (touring choir ),每星期都要到附近的教會去訪問,在禮拜時獻詩並介紹神學院,通常每週六就岀發,晚上睡在個別教友的家堙C連明兄從開學時就加入這個合唱團;他是團中唯一的外國學生,替台灣贏得了許多朋友。
他一發現我沒參加就自動說服我,學弟對學長總是抱著三分敬畏的心,因此就隨學長參加合唱團。可是參加兩次,我就因功課的壓力和不習慣住在陌生人家奡N退下來,連明兄也尊重我的決定,不勉強我,他則一直參加到學期末。這經驗讓我有機會認識了Dr. David Hugh Jones;他是教會音樂的教授,也是當年美國長老教會使用的聖詩的主編。
第二年,在好奇的心態下選了Dr. Jones的「對位法」的課。第一次上課才發現只有我一個學生,之後每個星期就是一對一的授課。為了繳交作業,我寫了幾首簡單的曲子,包括Longfellow的 "Evening Prayer"。在完全沒有告知的情況下,他把這首拿去「聖詩學協會」作參賽作品(協會每年都會挑選兩首曲子作為當年的代表作),刊登在協會的季刊上,這成為我這一生中第一件發表的作品與文章,真該感謝連明兄當年牽的線。
我能夠有機會與連明兄在台神認識,更在出國留學時期一起共處,實在感到相當的幸運。以上的觀察都是不為人知的生活細節,卻藉由這些細節深深地感受到他有得天獨厚的領導恩賜,是我們學不來的。他一直與我們同在,他的恩賜那麼清楚、完整、傳神地遺傳給他的兒子 - 仰恩;我們為他感到驕傲,也為台灣教會感到慶幸。
我們也不應該忽略鄭牧師娘的貢獻;她的犧牲,她的勞苦,促成連明兄的恩賜得以傳承。日本人喜歡用 "未亡人" 來稱呼已故的人的夫人;在牧師娘的身上,我領悟到這句話更深一層的涵義。

 首頁Home/ 本土信徒總檔 / 教會史話總 / 宣教師人物總檔 / 外國神父修女列傳 / 日人列傳總檔 / 原住民信徒 /  諸家論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