門諾醫院前院長薄柔纜

為主服務的忠心良僕——花蓮門諾醫院前院長薄柔纜醫師

 

頁Home /本土信徒 / 日人列傳 /宣教師 / 洋神父 / 原住民 /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I-J / K /  L /  M  / N-O / P-Q / R / S / /  V / W  

周恬弘撰 《新使者雜誌》25 199312 後記略云:本文諸多內容取材於楚蓉所著的《山高水長——薄柔纜父子兩代中國情》。撰者時任職於花蓮門諾醫院。

薄柔纜醫師於1993年得第三屆醫療奉獻獎有丁玫琦專訪,而於199519日接受李登輝總統頒贈之「紫色大綬景星勳章。」


薄柔纜醫師Dr. Roland P. Brown小檔案
1926
生於中國河北省
1953
到台灣花蓮開始醫療服務
1956-1960
返美專攻胸腔外科
1960
再度返回花蓮,接任門諾醫院院長
1994516
退休返美

◆出身於宣教師家庭
花蓮基督教門諾會醫院(以下簡稱門諾醫院)前任院長薄柔纜醫師(Dr. Roland P. Brown),1926年出生於中國河北省。他的父親薄清潔醫師是美國門諾會的牧師,於1909年偕同新婚妻子馬利亞到中國河南開封從事醫療佈道。薄柔纜醫師是薄家的么兒,排行第五,上有兄姐各兩位,然而早在他出生以前,兩位哥哥都因瘟疫而夭折,他於是成為薄家的獨子。
在薄柔纜僅十個月大時,中國局勢動盪,馬利亞於是帶著兩個女兒及么兒返美避難,後又回到中國與老薄醫師團圓,但是在1941年中國國共內戰,導致政局更為混亂不安,15歲的薄柔纜不得不獨自搭船返美,長期與父母分離。
受到父母的影響,薄柔纜也決定以宣教士為職志來回應上帝的呼召,因為自忖口才不足成為牧師,他選擇以從醫來服務人群,見證主的愛。
醫學院畢業後,在住院受訓期間,薄醫師奉召入伍。由於門諾會堅持和平主義、不拿槍殺人的信念,薄醫師請求軍方改派非軍事任務給他,因此,他選擇來台灣的東部為原住民做醫療服務。
◆來台從事醫療服務
薄醫師於1953年來到花蓮,隨即加入門諾會的山地巡迴醫療隊,主動接近因受阻於山脈溪流而無法就醫的部落,為原住民提供醫療服務。
有一次巡迴醫療隊員背著沈重的醫療器材,徒步十小時到東海岸的鹽寮,準備為病人看病。當地警員卻要求薄醫師拿出執照,否則不准看病,隊員們於是很無奈地在當地留宿一晚,打算隔天一早返回花蓮。不料那位警員在隔日清晨趕到醫療隊的住處,哀求薄醫師治療他的腹痛。薄醫師趁機表示:「我又沒帶執照,怎能替你治病?」警員滿懷悔意地趕緊回答:「你是醫生,當然可以看病。」
◆慎重看待每一位病患
由於當時東部肺結核病猖獗,薄醫師於1956年返美專攻胸腔外科,並於1960年再回到花蓮,接任門諾醫院院長。在他精湛醫術之下,救治了許多肺結核病人。
門諾醫院病歷課課長葉秀錦姐妹曾多年在開刀房擔任薄醫師的助手,她表示,薄醫師的手術做得非常仔細,他要求每一個手術只許成功、不許失敗,因此一個肺切除手術做下來都超過七、八個小時。
早期曾經擔任薄醫師手術助手的門諾醫院前院長高明仁長老也表示,薄醫師開刀絕不求快,但求完美,連縫合傷口也一點都不馬虎。這些作風來自他對每一位病人的尊重。葉秀錦姐妹說,薄醫師跟肺結核病人講話時絕不戴口罩,即使再忙再累,他也是衣著潔淨筆挺,以示對病人的尊重。
雖擁有高超的醫術,薄醫師一點都不自大。葉姐妹記得薄醫師在每一次手術之前,一定要求助手停下工作,帶領他們一起為病人禱告,並祈求上主保守手術的進行順利。
薄醫師一心以病人生命為重的信仰可從一個事件上看出來。約十年前,花蓮發生一起警匪槍戰,警察與歹徒都受傷,被送到門諾醫院急診,由薄醫師診治。當時薄醫師先救治那位歹徒,之後才醫治警察。隔天警局向薄醫師表示不滿,薄醫師得悉後表示,在他眼裡,沒有好人、壞人之分,只有病人,當一個病人有生命危險,另一個病人只是皮肉之傷,他當然以救命為優先。
◆嚴格要求自己和醫院員工
由於對於病人的生命看得如此重要,薄醫師對自己及醫院員工的要求也非常高。高明仁長老回憶與薄醫師在開刀房共事那段日子時說,與薄醫師開刀實在很累,又經常超過晚餐時間,可是再怎麼累,下刀之後,他就可以回家休息。可是薄醫師都是回家趕緊吃個飯,便又奔回醫院觀察病人手術之後的情況,有時甚至整夜陪在病人旁邊。
員工們對薄醫師的嚴格要求更是印象深刻。葉姐妹說,每次跟薄醫師開刀壓力都很大,薄醫師會出其不意問他們一些問題,督促他們不斷充實學習。手術過程中,對第一次犯錯,他會詳加指導,但若助手再錯,便會受到薄醫師嚴厲的指責。
亞洲水泥花蓮廠員工蔡賜鐘先生十多年前,因遭蒸汽燙傷送進門諾醫院,接受薄醫師的治療。他記得當時在無菌室裡,有一天因天氣悶熱,一位護士未穿戴完整防護裝備,恰好被進來察訪的薄醫師看見,無菌室護理長因而被他嚴厲地訓斥了一頓。
在薄醫師的帶領下,門諾醫院的醫生也一點都馬虎不得,甚至醫生間流傳一個不成文的規定:夜間值班的醫生可不能不穿鞋睡覺,因為萬一有急診病人,薄醫師很可能比值班醫師還早趕到急診室。這也稍稍顯露出薄醫師對醫務的投入情況。
不過嚴格的薄醫師也有極為溫柔體貼的一面。葉姐妹說,薄醫師疼愛他們像自己的兒女,重要節日都會邀他們到家裡作客、聊天。葉姐妹回憶,有一次在開刀時,一位實習醫師竟一邊拉鉤一邊打瞌睡,碰到薄醫師,她心裡為這位實習醫師緊張不已,不料薄醫師卻一句話也沒說。後來她才知道這位實習醫師當天已連續做了幾個手術,薄醫師能體諒他身體的疲憊,因此未責備他。
更有一次,薄醫師在為一位患乳癌病人開刀前夕,發現該名先生早逝的婦女家中有位稚女無人照顧,薄醫師夫婦便把她的女兒接到家裡照料,讓這位太太安心住院治療。
◆一生為主盡忠服務
儘管做了這麼多,薄柔纜院長從不到處宣傳他的成就,40年來一本「為主服務」的信念,默默為東部的原住民與貧民——這些社會上的弱勢者服務。最惡劣的衛生環 境和物質從未令他怯步,但最讓他感到無奈的是台灣的許多醫生「去美國很近,來花蓮很遠」,其實這不也是一般台灣人的寫照嗎?但值得感謝的是受到這句話的衝擊,在美國行醫25年的著名腦神經外科醫師黃勝雄,毅然放棄美金百萬元以上的年薪,回到台灣花蓮門諾醫院,接下薄院長的棒子,繼續帶領這所為主所用的醫院,去服務花東同胞。
1994年5月16日,薄醫師夫婦正式退休,回到美國堪薩斯州定居,展開另一階段的人生。不過他們對台灣的思念,對門諾醫院的關切之情,卻未因距離而稍退。他們不管受邀到何處旅行演講,總是不斷呼籲別人捐款支持門諾醫院現在正在進行的新醫療大樓擴建。
筆者未曾與薄醫師夫婦謀面,對他們卻一點也不覺陌生,除了時常收到他們寄來的捐款支票之外,院內老員工嘴中也時常透露對他們的感念,他們為主忠心的模範仍鮮活在這間醫院裡。

 

 

 首頁Home/ 本土信徒總檔 / 教會史話總 / 宣教師人物總檔 / 外國神父修女列傳 / 日人列傳總檔 / 原住民信徒 /  諸家論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