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德偉 我係台灣人,我講台灣話

 

頁Home /本土信徒 / 日人列傳 /宣教師 / 洋神父 / 原住民 /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I-J / K /  L /  M  / N-O / P-Q / R / S / /  V / W  

陳沐心報導,白德偉牧師、晶雅師母口述 《國度復興報》2013年7月29日。圖像 白德偉牧師家族合照。
美籍浸信會宣教師白德偉(David R. Blanton)牧師和太太白晶雅(Janice)的故事。 

初見到白牧師,令人印象深刻的是:這位美南浸信會宣教士口中竟然說出道地的台語。一句「我未曉講國語;我係台灣人,我講台灣話。」立刻語驚四座,讓辦公室裡的員工都為之側目,有些人甚至深感興趣地從座位上站起來,跑去跟他用台語對話。
德偉與晶雅
白德偉(David Blanton)牧師和太太白晶雅(Janice Blanton)師母,在念大學時認識彼此。晶雅師母17歲時已經對宣教產生了負擔,卻在閱讀相關訊息時,發現自己永遠都不可能成為宣教士,因為家中沒有人上過大學,而成為宣教士的條件之一就是:受過大學教育。然而,在牧師和教會經濟的援助下,她突破原生家庭的限制,進入美國Gardner-Webb 大學,也在那裡認識了白德偉。
另一方面,白牧師一直有進入浸信會系統全職服事的預備,他心中期待理想的伴侶也能同有浸信會背景。在上帝奇妙的帶領下,一直是浸信會背景的晶雅進入了白牧師生命中。1978年,白德偉牧師剛在神學院就讀時便與晶雅師母結為連理,婚後育有兩個女兒Shannon和Kara。
成為宣教士的序幕
一般人印象中,認為美國是個以基督教立國的國家,多數人應該都是基督徒,然而事實並不如人們所想的那樣。白牧師說,南部路易斯安那州大部分的人都有天主教背景,但與上帝並沒有真實的生命關係,若向那裡的人談論太多關於耶穌的事,他們會感到相當不自在。白牧師一家就在這樣的情況下,度過了9年,而傳揚福音也在日常生活裡融合成思想模式的一部分。這個階段,上帝預備他們學習去愛這塊未得之地和土地上的人們。早在1986年,白牧師已清楚得知上帝呼召他成為宣教士,但他們夫婦在這一年申請跨文化宣教卻被退件,原因是白牧師在大學和神學院拿的是音樂學位。於是,白牧師又申請神學院就讀道學碩士,這時上帝奇妙地給予他們走對路的應證─短時間內他們的房子就賣出去了。那段期間,白牧師、師母兩個人都沒有工作,又帶著兩個稚齡的女兒,卻經歷到上帝信實地供應他們一切需用。
台灣,跨文化宣教地
1994年,白牧師夫婦再次申請成為宣教士。他們收到的一大封資料袋,並從中選出三個宣教地:優先為盧安達,接下來是巴西,最後才是台灣。當時盧安達爆發嚴重的種族衝突和屠殺,所有的宣教機構都無法派遣宣教士到這個國家,他們知道盧安達宣教之門並沒有開啟。接著是申請去巴西,白牧師在禱告中卻感到上帝的攔阻,而晶雅師母當天回家時也應證,早上她在開車時從神得到不要去巴西的感動;於是,他們停止申請這排行第二順位的國家。上帝的引導如同黎明的光愈照愈明,此時,白牧師夫婦決定到台灣─這個從未聽說過的地方宣教。
前往完全陌生的國家生活並不容易,特別是面對白家兩個才11歲及9歲女兒的教育問題,讓牧師夫婦內心經歷了極大的掙扎。而抵���台灣後,兩個女兒因為不適應台語教會生活而拒絕上教會作禮拜,這種過去從未發生過的��形,令為宣教離開家鄉的師母感到痛心。然而,上帝卻有超過他們所求所想的預備。
白家兩個女兒在台灣所上的Morrison學校,每週舉辦例行性的信仰聚會、聖經課程,補上了教會無法滿足孩子們的不足,而Morrison學校的基督化教育又比一般美國公立學校更好。甚至,牧師夫婦的長女Shannon,後來嫁給了在Morrison中學認識的先生。兩人後來也跟隨白牧師、師母的佳美腳蹤成為宣教士,現在Shannon夫婦正在香港宣教,育有兩個男孩。
領受祝福,祝福滿溢
回首過往,白牧師認為女兒們能在台灣Morrison學校接受教育,是他們宣教生涯裡上帝賜予的最大祝福。此外,接待從美國來的短宣隊也是極大的福氣,藉著這樣的事工,他們看見上帝在這些隊員生命裡工作。短宣隊中有些人不斷返回台灣短期宣教,甚至也有人後來竟成為長期宣教士。而牧師夫婦剛到台灣學習語言時,遇到許多友善、樂意幫助他們的台灣人,也是他們所領受的祝福之一。
不僅是領受祝福。上帝也藉著白牧師和師母的服事,傳遞祝福到許多人的生命中。學台語是很湊巧、也不容易的事,在美國時宣教機構已委派白牧師夫婦從學習國語轉成學台語,他們使用長老會的羅馬字系統學習台語,一直到現在他們仍在學習台語,而這對他們與萬華配搭「恩典之家」和接觸基層很有幫助。除此以外,他們每年也固定到許多中小學的英文課裡,以說故事和帶活動的方式教導西方節日,如:聖誕節、復活節等節慶,每年在這Holidays in Schools事工中,向幾千名小朋友介紹聖經故事裡的耶穌。除了向小朋友、年輕人講聖經故事,他們也教導板橋一群中學老師英文聖經,同時也一對一地教人英文聖經,並在特別節日開放家庭邀請人們來聽福音。
多年前,晶雅師母在運動時認識了一名補習班老師,開始教她英文聖經,而這使得白師母和牧師的教導事工進入了一般社區。他們得到補習班負責人同意,破天荒地在板橋美語補習班開起了暑期兒童聖經營和每週聖經課程,完全以聖經內容教導一般小孩和高中生英文,並為他們批改作業。
平靜風浪的主耶穌
2010年裡有一天,晶雅師母原本已計畫有堂課要上《好撒瑪利亞人》的故事,但在為美語補習班的聖經教學預備禱告時,師母竟感覺到主要她調整並教導《耶穌平靜風浪》的故事。教課的那週,晶雅師母的侄子自殺,和她自己被診斷出罹患乳癌的消息陸續傳來;然而,上帝早已在師母準備教案時,預備了她的心能以面對人生的風暴。
雖然接到這些壞消息,師母心中卻充滿了上帝所賜、出人意外的平安。當週上課時,晶雅師母向學生們作見證,雖然她正遭遇危難,然而上帝卻早已藉著備課過程將平安置放在她心中。另一方面,「有許多人為我們回美國的醫療過程,和有智慧處理各項事務禱告,而當我們尋求上帝該如何進行時,祂就在路上一步步引導我們。」師母說。
上帝不僅為晶雅師母在美國預備了一位很好的腫瘤醫學專家;返美後,也預備了房子和車子給白牧師夫婦居住及使用。師母說:「當手術進行時,我內心經驗到前所未有的平靜安穩,並確知上帝與我同在,保護看顧我。手術後我也不覺得疼痛,身體相當快速地復原。之後的化療雖不好受,但無論情況是好或壞,我仍把握每次作禮拜的機會敬拜讚美神。」
台灣,心之所繫
在做完放射線治療後,師母的健康狀況逐漸恢復,於是醫師准許她再度前往台灣。睽違了十個月之後,白牧師夫婦於2011年7月份再度回到他們心裡掛念的宣教地。當筆者問及治療後,晶雅師母怎麼不多留在美國休息一陣子時,她的回答很簡單:「因為我們的心在台灣,我們心中就是有負擔和熱情,想向台灣這塊土地上的人們傳講耶穌。」
白牧師夫婦也衷心盼望在台灣的基督徒,能承擔起在本地傳福音的使命。雖然台灣基督徒不像白牧師和師母,需要回應上帝呼召長期到異國宣教,但每個基督徒實質上都是宣教士,當把握機會向自己的家人、朋友、同事分享個人見證、傳福音,並訓練門徒完成大使命。
事實上,上帝不只呼召了白德偉與晶雅一對夫婦來台灣宣教,單單美南浸信會一個差會的台灣隊(Taiwan Team),就有18位美國宣教士遍佈台灣的北中南部。得知這件事讓我恍然大悟,原來念念不忘台灣百姓的不是別人,正是上帝自己。於是,祂呼召了白牧師夫婦,還有古往今來的外國傳教士如馬偕、藍大衛、馬雅各…,與造物主同感一靈─為了愛與拯救台灣土地上的靈魂,心繫在這個離自己家鄉遙遠的海島上。

 首頁Home/ 本土信徒總檔 / 教會史話總 / 宣教師人物總檔 / 外國神父修女列傳 / 日人列傳總檔 / 原住民信徒 /  諸家論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