令人懷念的陳中霖博士 (1941-2017)

 

 首頁/  English / Japanese Entries/ 本土信徒 / 史話 / 家論述 / 宣教師 / 外國神父修女 / 原住民 日人列傳 / 賴永祥著作 馬偕周邊 / PCT/  劉家雜錄

李淑櫻撰 《太平洋時報》 2018 年1 月11日 台美人 

陳中霖博士1941年9月25日生於屏東縣九如鄉,於2017年12月18日在美國南加州蒙主恩召。陳博士1964年台大農化系畢業,1966年來美後入Ohio州立大學Dairy Technology 於1968年取得碩士學位。同年又進Georgia 州立大學攻讀微生物,在這年與劉秀梅姐結為連理。1973年大兒子出生之後,於1975年遷居洛杉磯,並在UCLA 做後博士研究。之後在USC作Research Scientist。後來發現,如果三更半夜還必須到學校實驗室去探視檢查實驗結果,在時間的分配上有實質的困難,就毅然的離開實驗室的工作,於1979年轉而投入房地產的行業,是比較早期就投入這行業的台美人。夫婦鶼鰈情深,與秀梅姐育有兩子,都非常的優秀、孝順,目前都服務於北加州蘋果電腦公司,特長都是電腦程式設計。中霖長老一直很以他們為榮。
中霖兄曾多次任職洛杉磯台灣基督長老教會的長老及聖歌隊隊長,聖歌隊員在禮拜前練完歌之後輪流禱告就是在他當隊長期間建立的。猶記得1976年到教會參加禮拜時,那時候的駐堂牧師是許錦銘,當時中霖兄就已經任執事了,後受選封立為長老,他盡心盡力的服事,會友們都看在眼裡,每每在連任之後,休息過一年後又被提名再次被選上。另外,在聖歌隊裡,他是一位不可或缺的男高音,唱到High C絕對不是問題。他曾經是翁綠萍老師短暫的門生,雖然不是音樂系,對於音樂卻有著過人的喜愛,上帝也很祝福他,賜給他一副音質優美的好嗓子,他們夫婦都非常投入於歌唱,可謂為典型的夫唱婦隨,聖歌隊之外也一起參加半音合唱團、台灣會館合唱團,倍受肯定,中霖兄常常在演出時擔任男高音獨唱。我曾在文章中提到,男高音在60歲之後,如果不是很專業者、每天仍耐心的努力的拉嗓子,很難保持一個美好的聲韻,中霖長老雖年過七十,仍然可以上台演出男高音獨唱,真的是上帝特別的恩典。
蕭泰然教授和陳中霖博士
與中霖兄嫂認識少說也已超過四十年,我們的大孩子年齡相仿,在教會一起成長,大學同在UCLA,又都是電腦的熱愛者,我常愛說,在教會裡結交的兄姊們遠比我自己的親兄弟姊妹還要親。中霖兄讓我印象最深刻的,就是他的樂觀、笑臉常現。在教會對於手機、面板、電腦這些新科技的求問者,總是以最快與最適當的方法與語言來解釋、幫忙,像是在做一件最快樂的事,一點都不嫌煩,碰到我這樣的電腦白痴,也不會拿來當笑話,讓我非常感動。他也是一個實事求是者,網路中傳來傳去的文章,他會不厭其煩的去求證,之後再將正確結果通告大家,如今他平安的回歸天家,禮拜日在教會中餐時,照信兄說,以前所有在電腦方面的疑難雜症都有中霖兄可以幫我們解決,現在不知要找誰問呢?今天接到慧娜姐的電話,她說,每次有事請教中霖兄,他都很熱誠、很熱心的回覆,在辦理太平洋時報上也從他獲得很大的鼓勵,對於他這麼早就回天家表示無限的婉惜,文政社長也回憶說,中霖兄很會體諒別人,有一次臨時拜託他在一個聚會中演唱,他不假思索的答應幫忙,排除萬難完成所託,至今都還銘記在心。另外,在合唱團裡,他也常自動的幫忙視譜比較慢的團員,與他在教會的聖歌隊一樣,他都會錄下各部的旋律作為幫助。就我所知,中霖兄是太平洋時報的死忠加換帖的忠實讀者,他覺得慧娜姐與文政兄辦得這麼認真、辦得這麼好的報紙,應該多訂幾份報給親朋知,他也認真的這麼做了。惠美長老說,不只這樣,中霖兄是非常有本土意識的台美人。的確,他的三個孫子中,有一個刻意的取名「陳英文」,她是在蔡英文總統第一次競選總統那年出生的。在聚談中最被稱道的印象,就是他常常是在沒有被要求的情況下主動的去做、去幫忙,如雪玉姐說的,當年她先生去世的葬禮,她也沒有想到要去找人來幫忙攝影留下一些紀念,中霖兄知道了,馬上回到車上拿出新買的相機拍照全程,還製成CD送給她,她說,在忙碌中她沒有時間流下一滴眼淚,等她忙完事後看了CD,忍不住淚崩,每次想到,都非常感恩,中霖兄是這樣默默地去做他認為該做的,不必人去要求他。除了他對於有所求的人在申請移民的填寫表格、需要證明書的啦、路上行車出事的啦、做保證、擔保……等等(不勝枚舉)的幫忙之外,艷齡姐與武雄兄/美卿姐也都異口同聲的說,中霖兄是一位事親至孝的人, 他們夫婦一向非常勤儉刻己,對於雙方的父母與兄弟姐妹卻都同樣的敞開心懷盡心照顧。他們屏東幫的親朋們也視他為最可靠的親友,只要有他在,就凡事攏免驚,至於對秀梅姐與兒子、孫子的疼愛更是無微不至,這些都是大家有目共睹的。與他們住相鄰近的貞純姐,在中霖兄生病期間常常煮東西過去分享,在末段時間,雖然他自己幾乎無法吞食,還是高興的接受與秀梅姐分享,從這也可看出他對秀梅姐的關愛。他在台大的同學廖大修教授感慨的說:「當我從台灣退休後回到奧克拉荷馬,是中霖兄鼓勵我搬來洛杉磯,感謝他的好意撮合了我與貞純的良緣,又因為住相近,把我們也當成了家人看待,約有4、5年的時間我們都共乘一部車去做禮拜」。
自從一年多前獲知中霖兄身體不適後,教會的兄姊們持續的為他祈求上帝施恩,留下他與我們繼續的用歌聲頌讚祂,然而舊約聖經傳道書第三章中卻這樣的提醒我們說「凡事都有定期,天下萬務都有定時;生有時,死有時。栽種有時,拔出所栽種的也有時。殺戮有時,醫治有時。拆毀有時,建造有時。哭有時,笑有時。哀慟有時,跳舞有時……」是否上帝體諒、恩待他,不忍心讓他承受太多的病痛,就接他回去了?百思不得其解。上帝的攝理,現在我們或許無法理解,相信總有一天,當頭對面的時刻,我們就能清楚知道。
中霖兄的離去,讓所有認識他的人非常不捨,特別是秀梅姐,中霖兄一直在她身邊喝護著,這一走,一定更加不捨。好哩佳在,在基督裡有一個大的盼望,就是將來還會再相見,這個別離,只是短暫的別離。這幾天與秀梅姐談話中,讓我覺得,她雖然不捨、見物如見人,一想到,心就會揪結隱隱作痛,卻能以充滿堅定的信仰來勇敢面對。我相信上帝正用雙手抱著她在走這個路段,就像那幅畫──「沙灘上的腳印」。  

 首頁Home/ 本土信徒總檔 / 教會史話總 / 宣教師人物總檔 / 外國神父修女列傳 / 日人列傳總檔 / 原住民信徒 /  諸家論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