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淑治 我的生日故事

 

 首頁/  English / Japanese Entries/ 本土信徒 / 史話 / 家論述 / 宣教師 / 外國神父修女 / 原住民 日人列傳 / 賴永祥著作 馬偕周邊 / PCT/  劉家雜錄

陳淑治撰 見於陳淑治臉書(Facebook)2015年10月27日。陳淑治是陳登訓的六女。有弟陳祐陞、陳純陞 ;夫婿為洪志芳 (洪萬成牧師三男)。 

我正確的生日是1947年農曆9月3日,推算當年陽曆是10月16日,但身份証生日是1948年2月15日。
家父(陳登訓)故鄉在南投名間"山頂",阿公很早去逝,阿嬤獨力拉拔四子一女長大,父親排行老二,但大伯在台北讀師範時瘁逝,阿嬤賣地讓父親和三叔丶四叔和姑姑陸續去日本求學,四叔留在日本成家,之後因「滿洲國」(東三省)被中國收回,成為中國人,因背景關係被下放至新疆一畜牧大學教書,兄弟妹分離數十年至1980年左右��四叔受派至日本訪問參觀,父親和姑姑才有機會和他在東京短暫見面相聚。三叔抗日戰爭時在���國作軍中醫官因卡車翻覆遭車上載貨壓死。
父親事母至孝,阿嬤都和我��同住。我出生排行"六女",阿嬤長久對男孫的期待不斷落空,她請四隣朋友幫忙打聽有沒有新生的男嬰可以"交換",終於有一戶警察人家生了三男,願意和我們交換。當日,媒婆抱著男嬰來坐在我們家玄關等母親抱我出來,但母親抱著我不停留淚,問我為何不生為男娃?捨不得抱我出來交給媒婆,最後父親出面和阿嬤說:自己生的孩子還是自己養吧!別人的孩子萬一養不好,會讓人說話。阿嬤很失望的請人回去,但她堅持叫我為"招弟",一直到她去逝。我很幸運,母親果然接連生了兩個弟弟,祐陞和純陞。可能也因此阿嬤很疼我,小時候常帶我回南投"山頂"小住,鄉下無自來水無電燈,大宅院的堂姐會為我們從大水池挑水來倒在水缸裡,每天天黑就要睡覺,用小盞的油燈照明。
所以我被報戶口已經是隔年2月15日的事,原本也要以"招弟"登記,時已在台中女中初一的大姐很有學問的對父親說:這名字很俗氣,不如取同音的"治"前面加個淑,就這樣我有名有姓又有一個身份証的生日。我自小聽說過幼年曾要被交換的故事,但直到高中時代才在父親抽屜的小記事冊中看到他清楚記載每個孩子的生日資料,從母親和姐姐口中笑著述說我年幼的生日故事,其實年紀愈長愈能體會母親當年心中的痛楚。
多年前二個女兒佳穗育穗對母親的生日有個好建議"從10月16日到隔年2月15日就算做媽媽生日週年慶",意思是週年慶中每天都可以送禮物給媽媽,洪先生附和還加碼"從2月15日至10月16日也算吧!"很ASALI。
呵呵!上禮拜六2月14日情人節,我們從教會查經禱告會回三峽途中,心想又是週年慶又是情人節,佳穗一家回去中和阿公阿嬤家,只有我們兩人,總該請我吃飯或至少一碗牛肉麵,快到家時我說買點什麼回家吃嗎?他回答"冰箱𥚃還有些剩菜剩飯要先吃完,放到明天晚上會壞了!" 20150217 

 首頁Home/ 本土信徒總檔 / 教會史話總 / 宣教師人物總檔 / 外國神父修女列傳 / 日人列傳總檔 / 原住民信徒 /  諸家論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