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新吉的生命故事

 

 首頁/  English / Japanese Entries/ 本土信徒 / 史話 / 家論述 / 宣教師 / 外國神父修女 / 原住民 日人列傳 / 賴永祥著作 馬偕周邊 / PCT/  劉家雜錄

湯立琳撰 《台灣教會公報》 3570 期 2020年 7月27 日-8月1日 p.11。陳新吉(1941-2020) 曾在中壢長老教會任執事,妻潘惠枝(長老)

雖然在中壢教會聚會十幾年,對同樣是會友的陳新吉卻不太了解。直到與幾位同事在台灣教會公報社觀看陳新吉的紀錄片,才知道為什麼他這樣堅持台灣意識、強調民主自由、戮力人權教育。這是經歷國家暴力的蹂躪與酷刑、是回到家,母親卻已經被恐懼逼瘋、是出獄卻還是受社會排斥,數度想自盡的人生,卻因著不斷信靠上帝而活下來的生命見證。
「我們都無法知道是否會看見明天的太陽,命運是無法掌控的。」1941年出生的陳新吉,22歲時與同學吃一頓飯,就被控涉入「開會」意圖發展台灣獨立組織被抓去關。審問過程中,儘管他表明沒有,還是被刑求、電擊、睡眠剝奪、噪音干擾、赤裸身體、抽打下體,在身心俱疲時,被迫承認。在獄中服刑五年,出獄後生活漂泊、親友疏遠、生活不濟,想就此了結生命,卻因看到太陽如此美麗,心想怎麼可以自殺。如同他於1984年寫的詩:「忘卻吧!忘卻!容我忘卻那無從楔入的世界,縱然心急,但不待嚴冬過去,春即無以到來,毋須甚久,當人們依偎酣睡之際,也許大地已呈現一片花團錦簇的自由花朵。」也許就是這樣的心境提醒著他,絕望之際燃起一點信心,當然,更重要的是他有上帝的陪伴,他常常唱著最喜歡的聖詩〈祈禱之時,此時極好〉。
戒嚴時期,白色恐怖就像傳染病,令大家懼怕,中國國民黨為剷除異已,造成眾多冤案,殘害無數家庭與無辜的生命,尤其斷送許多高知識分子的美好前途。1950年的青島東路三號,大概是現在的台北喜來登飯店之地,陳新吉第一次就被送往這裡,之後才移往現今景美人權國家博物館所在地。人生剛起步之際卻被黑暗的牢籠吞噬。陳新吉出獄後,生活失去目標,甚至還想拜託他們把他關回景美看守所。這讓我想到《刺激1995》電影裡,負責獄內圖書館已超過50年的囚犯布魯克斯,在得知假釋申請被核准時,某天,拿著刀架在獄友脖子試圖要殺了他,想藉此犯罪獲得繼續在獄中的生活,然而並沒有殺成功,最終出獄無法適應外面生活,而選擇自盡。很多更生人因為習慣了獄中制式化的生活,還有因為獄中飽受精神折磨,最終精神異常,無法回歸外面的社會。
看完紀錄片,我憤怒又難過。憤怒是因為無辜人受害,國家暴力的始作俑者至今仍未付上應有代價、甚至也無法負責。難過,是因為回到教會時已經沒有機會再見到他。但是,陳新吉用身軀、人生歲月與整個家庭,告訴我們應該使台灣邁向何方。  

 首頁Home/ 本土信徒總檔 / 教會史話總 / 宣教師人物總檔 / 外國神父修女列傳 / 日人列傳總檔 / 原住民信徒 /  諸家論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