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靜枝姊的訃音和告別禮拜

 

 首頁/  English / Japanese Entries/ 本土信徒 / 史話 / 家論述 / 宣教師 / 外國神父修女 / 原住民 日人列傳 / 賴永祥著作 馬偕周邊 / PCT/  劉家雜錄

盧俊義撰 「杜靜枝姊的訃音和告別禮拜」《嘉義西門教會週報》1995年4月23日。杜靜枝訃音見於《靜思集》杜靜枝著 ;陳南州編.--台北市:永望文化, 1996年 p.85-86 (請見陳南州:告訴您杜靜枝走了


牧會迄今,遇到會友家裡有親人去世時,常會被問到寫訃音的事;有些會友照一般坊間的形式印,有的會友與我談過後,就依照自己想法印訃音。不過,絕大部份的人是照著坊間已有形式印發。
這一期週報我特別刊出陳南州牧師為他的妻子杜靜枝姊的去世而發出的訃音。雖然台南富強教會已在4月16日下午2點為靜枝姊舉行過告別禮拜,我仍然把這紙訃文刊出,主要的目的是讓大家知道,為自己所愛的親人別世寫訃音通知,並不是要如同古老傳承下來的形式,因為訃音最重要的,是讓人知道什麼人離開了我們,什麼時間、地點要舉行告別禮拜,只要這些清楚就可以了。
一般訃音很重視逝者家族的排名,若遇到去世的人在官場或事業上稍有地位、名望,訃文上不只是親族名單而已,還得再排上所謂治喪委員會的名單,排這份名單可真不簡單,考慮到政治地位或社會名望。人,很喜歡看這些,這是一般習俗,無可厚非。我唯一的感覺是虛榮有餘,這與我們現今社會的流俗很契合。
但是,這種虛榮的流行在最近幾年也侵入了教會;特別是為牧師或長老舉行的所謂「教會葬」或「中會葬」、「總會葬」告別禮拜時,也免不了這種排名、順位的事。我常常告訴大家的一件事,這種虛榮並不會真正安慰哀傷的家族,也不會為基督教信仰帶來什麼見證,反而只會帶來信仰的墮落和虛偽而已,因為基督教的信仰並不是在看這些。
陳南州牧師為靜枝姊發出的這份訃音,只要國小三年級以上學生都看得懂,清楚、明白地說出靜枝姊在什麼時間回到天家, 並將在何時、何地舉行告別追思禮拜。這份訃音最大的特點是陳牧師代表他自己和兒女向所有關愛過靜枝姊的人致謝,特別是在靜枝姊生病治療的二年多時間裡,一直不停地照顧她的雙方家庭的兄弟姊妹。這一點確實很不一樣。
靜枝姊告別追思禮拜那一天,出席的人很多,富強教會夏文學牧師說估計有六百人出席參加。早在4月8日入木禮拜時,就有二百多人參加。那時有人就想到告別禮拜若在富強教會舉行,可能場地會不敷使用。但是,陳牧師堅持,理由是富強教會是他們一家人參加禮拜的教會,他們認為在富強教會舉行告別禮拜最好。
我一向很反對結婚禮拜或告別禮拜時,講台上排了一大堆牧師,有的讀聖經,有的祈禱等等,這些都是不必要的。尤其是在牧師講道後,又安排人講什麼祝詞或慰詞的節目。依我看,那並不符合信仰原則,在神學上是講不通的;因為我們相信上帝的話才是人生命最大的祝福或安慰。如果牧師傳講聖經上帝的話的信息,不能給結婚的男女雙方當事人感受到祝福,或使哀傷的家庭得著安慰,這是牧師要切切反省的地方。設若聖經上帝的話不能成為祝福或安慰時,還要人的話來祝福或安慰,這豈不是變成人的話比上帝在聖經裡的話更有力量?這在神學上、信仰上是說不通的。尤其是在安排這種講祝詞或慰詞節目時,負責講的人常是帶有什麼社會地位或教會組織上的名位,說穿了就是虛榮而已。
這次靜枝姊的告別追思禮拜,聽說也有人希望多排一些牧師上台去擔當參與主持禮拜的節目。但陳牧師仍舊堅持只要一個司會,一個講道就好。他特別敬重夏文學牧師,希望夏牧師料理一切就可。夏牧師夫婦是很客氣的牧長,他覺得或許有比他夫婦更親近陳牧師一家人的牧長,由這樣的牧長來講道更有意義,他說他可以負責司會的工作。陳牧師接納了這個意見。陳牧師想到過去有過好幾年時間,他們與楊啟壽牧師在玉山神學院同工、同鄰居,也是好朋友。因此,就請楊啟壽牧師講道,夏牧師主理並主持在墓園的安葬禮拜。整個禮拜的進行給我的感覺非常好。富強教會的聖歌隊所唱的詩也適當,對禮拜的進行很有幫助。
讓禮拜的事回歸到禮拜,這種信仰態度是很重要的。這也是為什麼我在我們教會主持婚喪禮拜時,要大家盡量簡樸的原因,因為我們是在舉行禮拜,既然是禮拜,就要減少不必要的人為虛榮。
靜枝姊最令我感佩的一件事,是自始至終都反對國中生能力分班。雖然她一直是學校師生肯定的優秀好老師,但卻都自願教後段班學生。她曾告訴我說:「國中生最需要老師鼓勵、疼、關心,他們功課不一定好,但他們並不是壞人。」我受她影響,每次有機會去為國中生或家長或老師專題演講時,我就會想起靜枝姊的話。去年12月13日,我在嘉義國中為市內各國中輔導人員專題演講時,就是鼓勵老師們若是真的愛台灣,要改變台灣,就志願去教後段班的學生。結果李俶蘭老師(葉慶章長老娘) 告訴我說,已有老師受感動願意放下身段去教後段班了。
從南州兄發靜枝姊的訃音,想起她對我影響的事,順筆記下上列追思故事一筆。
附記:最使我感到意外的,是30年前來台南神學院教舊約的美籍宣教師萬勞蘭牧師夫婦,此次是他在離開25年後,第一次返台參加總會年會,也提前趕來參加靜枝姊的告別追思禮拜。我真沒想到,離開那麼久了,他們夫婦仍然認得我。  

 首頁Home/ 本土信徒總檔 / 教會史話總 / 宣教師人物總檔 / 外國神父修女列傳 / 日人列傳總檔 / 原住民信徒 /  諸家論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