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泉盛 : 勢不兩立

 

 首頁/  English / Japanese Entries/ 本土信徒 / 史話 / 家論述 / 宣教師 / 外國神父修女 / 原住民 日人列傳 / 賴永祥著作 馬偕周邊 / PCT/  劉家雜錄

宋泉盛撰 《台灣公論報》 2010年10月1日

一個人皈依宗教,做宗教信徒,不是要做好好先生,以為做好好先生是宗教信徒的本份。這種想法在基督徒當中相當普遍。於是,我們不得不想想,「好好先生」是甚麼樣的人。
「好好先生」,第一,是八面玲瓏的人。這種人為人處世圓滑,能討好各種人,沒有是非、善惡的標準。換句話說,八面玲瓏人人際關係好,不會去得罪別人。有些人不會得罪人,往往是因為他沒有是非的標準,不但沒有是非的標準,並且把非說成是,把是說成非。這種人的是非完全由情況而定。台灣這種人很多,造成台灣的政治危機。八面玲瓏的人很投機,沒有原則,看誰優勢,就靠攏過去,沾點光。
基督教會這種八面玲瓏的信徒很多。他們長年被教導,順服是信徒的美德。信徒要順服神,但怎麼順服神?不是很清楚嗎?女人要順服男人,不管男人說的話有沒有道理,做事情是否誠實。對政府信徒要順服,無論執政者如何為非作歹,視人民為草芥,也不要批評。這樣的基督教信徒以為基督徒的本份是逆來順受,為執政者禱告。但如果執政者對你的禱告馬耳東風怎麼辦?胸有成竹的執政者,你怎麼為他禱告?每年舉行的早餐祈禱會會邀請馬先生來參加,你怎麼為他祈禱,他親中的既定政策是不會改變的。說真的,他需要的是順服他的基督徒的選票,而不是他們的祈禱。連這一點點的常識都沒有的基督徒實在對不起耶穌。根本來說,基督教跟殖民台灣的中國國民黨是勢不兩立的。基督教會與二二八事件中,在白色恐怖統治期間屠殺眾多的台灣人的中國國民黨是勢不兩立的。基督教會怎能跟為共產中國統一台灣鋪路、斷然拒絕台灣人民公投ECFA的馬先生以及他的執政集團兩立?
「好好先生」,第二,是「與世無爭」的人。世界上真的有這樣的人嗎?事實告訴我們,世界上沒有這樣的人,一個也沒有!基督徒週日在教堂做禮拜,從周一到周六不是過著「與世有爭」的生活?到市場不是跟其他的所謂「世俗人」一樣與擺攤子的生意人討價還價?有時候討價還價得面紅耳赤?這樣的基督徒﹑傳道人卻強調「與政治無爭」。他們主張,對執政者的所作所為只能服從,不能唱反調,對共產國家如中國人民共和國更是噤若寒蟬。他們不敢說話,是因為被教導的美德順服所誤,還是害怕或有所顧忌?很可能是害怕或有所顧忌。基督教與共產主義本來是勢不兩立的。但是,當前台灣有不少基督徒,以「教會不涉政治」的似是而非的理由,默認共產中國利用國民黨的馬先生企圖併吞台灣的政治操作。他們知道嗎?基督教的信仰應該與專制獨裁的共產中國是水火不相容的,是勢不兩立的。我們真的不知道,他們如何跟不站在專制獨裁者那一邊的統治者的神交代?雖然他們口口聲聲強調神的審判、神的懲罰。但他們可能相信,神不會審判、懲罰站錯邊的基督徒。這不是一廂情願、如意算盤的信仰嗎?保持這種一廂情願、如意算盤的信仰的基督徒可能不是少數。
「好好先生」,第三,是明哲保身的人。從某一方面來說,明哲保身的人是聰明人,是知所進退的人。基督教會裡這樣的聰明人、知所進退的人不少。這樣的信徒明哲保身是有堂皇的理由的。基督教不是愛好和平的宗教嗎?愛好和平當然不能樹敵。耶穌不是說過,「愛你們的仇敵,並且為迫害你們的人禱告」(新約聖經〈馬太福音〉5:43)嗎?怎麼愛法呢?不分是非的愛法?不管善惡的愛法?這肯定不是耶穌愛敵人的方法。他愛敵人的方法是,要他的敵人知道他們錯在甚麼地方。他為迫害他的人禱告的方法是,正面告訴他們,他們是欺騙信眾的說謊者。
許多台灣基督徒對國民黨不敢怒也不敢言,對專制獨裁的共產中國忍氣吞聲、含垢受辱。他們這樣做,無非是籍宗教信仰求得明哲保身的機會。基督信徒和傳導人要徹底明白,在台灣當前鬼計多端的政治社會裡,明哲保身的基督徒愈多,馬先生和他的執政集團會愈囂張。這樣的信仰只能加速台灣被共產中國統治的悲慘命運。
倘若耶穌是一個好好先生、八面玲瓏、與世無爭、順服的信徒、明哲保身的傳道人,羅馬殖民政權不會為難他,當時的猶太教宗教當局也不會視他眼中釘,他當然也不會被釘死在十子架。他偏偏跟壓迫猶太人的羅馬外來政權與既得利益的猶太教當局過意不去。跟兩個集團,一個是羅執政集團,一個是宗教集團,他既不妥協,不拍馬屁、也不做違心之論、不說恭維的話。這也不是台灣的基督徒和傳道人份內的使命嗎?
耶穌不是一個好好先生。每一個間教堂裡前面都掛著醒目的十字架,每一間教堂的屋頂上都豎立著閃閃發光的十字架。面對與共產中國狼狽為奸的中國國民黨而息事寧人的基督教會不是對不起這十字架嗎?台灣的基督教會與它們不是應該勢不兩立嗎?  

 首頁Home/ 本土信徒總檔 / 教會史話總 / 宣教師人物總檔 / 外國神父修女列傳 / 日人列傳總檔 / 原住民信徒 /  諸家論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