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茂生 : 好結束,入天國

 

 首頁/  English / Japanese Entries/ 本土信徒 / 史話 / 家論述 / 宣教師 / 外國神父修女 / 原住民 日人列傳 / 賴永祥著作 馬偕周邊 / PCT/  劉家雜錄

胡茂生講 胡忠一記錄 「好結束,入天國」 2011年10月16日(最後一次)在南門教會講道 經節讀 彌迦6:7-8;馬太7:15-21 。

本日經節,彌迦6:7-8「耶和華豈喜悅千千的公羊,或是萬萬的油河嗎?我豈可為自己的罪過獻我的長子嗎?為心中的罪惡獻我身所生的嗎?世人哪,耶和華已指示你何為善。他向你所要的是什麼呢?只要你行公義,好憐憫,存謙卑的心,與你的神同行。」上帝明白告訴我們,祂只要我們行公義,好憐憫,存謙卑的心,與祂同行,好好的結束,進入天國。
黃昏時,夕陽的景色非常美麗,菲律賓馬尼拉飯店面對馬尼拉灣,超浪漫豪華,每天聚集很多遊客等著看夕陽美景,菲律賓航空公司也以太陽即將下山的光芒作為機尾的標誌。在美國明尼蘇達州的大沙漠中,有一座很大的水池,每當夕陽西下之前,總是聚集很多遊客享受大水池上的日落美景。
撒迦利亞書14:1-7「耶和華的日子臨近,你的財物必被搶掠、在你中間分散。…那時,耶和華必出去與那些國爭戰,…耶和華我的上帝必降臨…。那日、必沒有光,三光必退縮。那日、必是耶和華所知道的。不是白晝、也不是黑夜、到了晚上才有光明。」「夕暮れ時に光がある」(黃昏時有光)這句話,充滿聖靈的感動與安慰以及上帝國的大法則。在窮途末路的危機中,耶和華來,帶來奇蹟的勝利。那勝利之日的特徵「光、寒冷和霜都消失。白天和夜晚都沒有光,唯獨黃昏時才有光」,那是上帝的光。
1925年9月,我有幸出生在台南善化茄拔的虔誠基督教家庭,成為第三代基督徒,我們全家10餘人一起耕種19甲 地。5歲時,母親教我唱「台灣台灣咱台灣」,我的兄弟與妹妹從小都會唱這首歌。自耕農的父親是單純的清教徒,愛主勝過愛自己,即使自家沒得吃,仍然想盡辦法籌錢奉獻,他每天晚上帶領全家人做家庭禮拜,每週六的家庭禮拜,我們必唱聖詩「安然又過一禮拜」,並於齊聲念完主禱文後,結束禮拜。每個禮拜天全家大小必定守安息日(牛豬羊狗雞鴨鵝等畜禽亦然),週日大清早,父母親總會備妥午餐,用牛車載全家人到3公里外的善化教會去做禮拜,我們參加上午及下午兩場禮拜,並參與團契活動,中午全家人在教會一起享用自己帶去的午餐,並與其他家庭分享,全家人與眾會友和樂融融。
父親雖未受過正式教育,但勤讀聖經(羅馬拼音),也非常重視子女的宗教教育與正式教育
日治時期,全村與我同輩者能念小學或高等科就已經相當不錯,我有幸成為當時村裡3位大學生之一。
1941年12月8日,在「新高山登れ1208」(12月8日登上新高山)的暗號下,由屬虎的淵田美津雄中校率戰機偷襲夏威夷珍珠港,並以「虎虎虎」作為偷襲成功的暗號,揭開太平洋戰爭序幕。但好景不常,1943年,日軍已喪失制空權與制海權。1944年底,在「學徒兵出陣」的至上國策下,我於大學在學期間被徵召入伍,並被編入剛從中國滿州調到新竹湖口的山砲兵第九師團「武1546部隊」,準備出擊荷屬東帝汶。入伍當天,父親與1941年8月17日 為我施行堅信禮的善化教會盧賞牧師在善化火車站為我送行,並在月台上為我齊唱聖詩「境遇好壞是主所定,上帝在照顧你。站主翼下穩當免驚,上帝在照顧你,上帝在照顧你,各日在顧,各日導路,上帝在照顧你,上帝在照顧你。」這雖已是67年前的陳年往事,但該情景迄今依然歷歷在目。
1945年初,我通過預備軍官考試,成為砲兵聯隊僅有的二位台灣籍軍官。1945年5月底,我所屬的部隊全體開往基隆港,步兵聯隊3千多名官兵受命先行出擊,我們砲兵被編在第二梯次待命。但步兵聯隊出發不久,即傳來該艦隊被美軍潛水艇擊沈,全員葬身海底的噩耗。6月初,我們砲兵聯隊1千2百多名官兵奉命前往支援菲律賓雷特灣,但因日軍已山窮水盡,調派不出船艦運兵出海作戰,我��白天只好躲在基隆港附近山洞的倉庫內,晚上再整隊到基隆港邊出操訓練,每天過著驚恐、徬徨與無助的日子。6月間,沖繩島戰況激烈,我們再度接獲命令前往支援,但也因無船可調度,所以我����再度從死裡逃生。戰爭期間,我看盡人生的無常與性命的脆弱,多次向上帝禱告說,只要讓我活著回來,我將立志當牧師,為主所用。
1945年,美國杜魯門總統為早日結束戰爭,遂採取非常手段,美軍分別於8月6日 在廣島、8月9日 在長崎投下原子彈,造成日本重��傷亡。8月15日 ,部隊長命令我們全體官兵集合到苗栗後龍小學聽天皇宣讀「終戰詔書」。
1945年8月底,領取65元退伍金後,逕返故鄉茄拔,立即有人找我一起���入三民主義青年團,但發現那是中國國民黨的組織,與志趣不合而未加入。1945年10月,與同時退伍的軍中袍澤合夥經營餐廳,專門向已被解除武裝,等待被遣送回國的日本兵做生意。後來,為實踐戰爭期間向上帝的承諾,與父親商量投考神學院,並獲其贊同。
1946年9月3日,進入台灣神學院神學本科就讀,當時共有5位同學一起入學,後來因為神學院課業非常繁重,除宗教課程外,必須念希臘文、希伯來文、英文,所以中途陸續有4位同學念不下去,到最後全班只剩我一個人以第一名,也是最後一名畢業。
1950年7月1日,受到恩師兼證婚人的孫雅各牧師推薦及北部大會傳道局的指派,擔任馬偕紀念醫院第一任宗教部主任。
1952年7月1日,奉派赴宜蘭頭城教會牧會,當時頭城教會有30幾位會友聚會,禮拜堂前半做禮拜,後半為床鋪及狹小空間,牧師娘出身醫生家庭,儘管生活刻苦,兩人仍盡全力牧會。1955年7月26日 ,在蘇澳教會受七星中會封立為牧師。
1957年1月15日,我與牧師娘牽著忠信,抱著忠仰,懷著6個月大的美俐到南昌街1段74巷12號教會舊址上任。美俐出生後,牧師館空間不夠,我只好睡進被櫥。1962年11月18日 ,教會再移到重慶南路現址。
在南門牧會期間,與全體長執共同努力,共開拓中央、南光、雙和、中和及國際日語等5間教會。1995年12月31日 ,在南門教會退休並就任名譽牧師。擔任名譽牧師以來,每一季輪講道一次,自1955年受封為牧師迄今,講道已屆55年,由於明年即將邁入88歲,自認應該從講壇退下來,所以今天是最後一次站在講壇上講道。
1995年自南門教會退休後,我每週一與週五到馬偕醫院當志工,巡迴各樓層探訪牧師家屬、馬偕職員、癌症末期與安寧病房。同時,在85歲之前,每週二到基督教長老會總會事務所擔任志工,關懷退休牧師及其家屬。此外,在12間松年大學授課,其中為「社會新知」課程,作了一首「資深公民的自省」的詩,如下:
閒閒沒代誌 坐咧就哈肺 倒咧睏袂去 見講講過去
講了就袂記 有時話畓重 繼續講袂停 話給人插入
使人歹收拾 有時若搬戲 上台毋落去 高齡無創意
使人大受氣 若是給人請 毋通嫌鹹淡 吃飽叫魯力
人才請你值 老人無自覺 就給人棄拭 時常讀聖經
心神就菁英 老人要乖巧 毋通飫飽吵 毋通坐閒閒
人就大歡迎 生涯真滿足 善終的結束 最後入天國
高齡者絕不是「老廢仔」,而是資深公民,應該全力遵趁上帝的教示,只要行公義,心存憐憫、謙卑,與主同行,就能獲得從主來的平安喜樂與善終的祝福,並蒙主之名進入基督的王國。(紀錄為胡牧師姪子:現任南門教會執事 胡忠一 博士)

 首頁Home/ 本土信徒總檔 / 教會史話總 / 宣教師人物總檔 / 外國神父修女列傳 / 日人列傳總檔 / 原住民信徒 /  諸家論述